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发改委明年将主攻行政垄断

  • 发布时间:2014-12-04 02:33:22  来源:西宁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2015年,破除行政垄断或打开局面。

  12月1日,在“2014竞争合规和行政性垄断国际研讨会”上,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表示,破除行政垄断将是该局2015年的首要任务,民众将会看到此类案件增多。

  据中新网报道,许昆林呼吁政府退出在一般竞争领域直接投资、拨款,直接干预企业生产经营的活动,为企业营造规范的市场秩序和公平的竞争环境,促进其健康发展。

  区别于经济垄断的主体主要是各类市场主体,行政垄断的主体主要是指行政机关。行政垄断并非法律术语,但《反垄断法》第五章对行政垄断作了列举性规定,主要是指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破除行政垄断是对公权力的限制,相对破除经济垄断,其阻力更大,但也是大势所趋。

  他认为,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明年主攻行政垄断,是配合全面深化改革,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理清政府和市场关系,以及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要求。

  行政垄断主要有两类:

  块块垄断和条条垄断

  在上述研讨会上,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副局长刘烨称,行政性垄断问题成因比较复杂,它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经济发展中形成的。如今,行政性垄断,直接影响到统一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市场的建立,危害非常严重。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韩强对记者说,目前国内通信、交通、药品等领域都存在行政垄断。

  上述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指出,目前国内的行政垄断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俗称的“块块垄断”,即行政部门利用公权力分割市场,搞地方保护主义;一类是“条条垄断”,即上级行政机关要求下属行政机关,指定一家企业销售某种产品,外地厂商或经销商不得经销该种产品。

  《反垄断法》在第五章列举了10种行政机关不得滥用行政权力进行垄断的行为。例如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不得滥用行政权力对外地商品设定歧视性收费项目、实行歧视性收费标准,或者规定歧视性价格等。

  上述专家称,《反垄断法》列举的10种行政机关“不可为”的行为,目前在各个领域都有所表现,“行政垄断比比皆是,行政机关一旦出手,别的市场主体是竞争不过的。”

  刘烨强调,中国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计划经济时代,改革开放以后,原来体制下政府和企业之间管理格局正被打破,以市场为导向的新型政府和市场关系逐步建立。对于政府而言,应加强其行为的合规,为公平竞争创造良好的环境。

  “明年会作出具体安排”

  实际上,中国“反垄断第一案”正是一起行政垄断案件。

  2008年,北京四家防伪企业将国家质检总局诉至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四家企业在诉状中指出,从2005年4月开始,国家质检总局不断推广一家名为“中信国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经营的中国产品质量电子监管网业务,要求生产企业在所生产产品包装上加印监管码,供消费者在该网站查询。此后更改“推广”为强制推行。

  在诉状递交一个多月后,法院作出不予受理的裁定,理由是起诉人所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由于2008年是中国《反垄断法》实施的第一年,该案亦被称为中国“反垄断第一案”。

  上述专家直言,《反垄断法》实施六年来,破除行政垄断的阻力一直比较大。

  据《法制日报》报道,2013年8月28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一桩争执达十年的工业盐经营案作出终审判决:工业盐不属于盐业公司专营范围,撤销原广东省食盐专卖局(即现在的广东省盐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返还十年前没收的原告上海富仓贸易有限公司工业盐1164吨。

  报道称,这是继2002年上海丰祥公司诉上海市盐务局违法扣押其经营的工业盐官司胜诉以来,全国数百起类似案件中唯一由地方高院判决民企胜诉的案例。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在国务院新闻办的反垄断专题吹风会上,许昆林通报了河北交通厅行政垄断案件。

  据悉,河北省交通厅、物价局、财政厅规定河北省客运企业享受过路过桥费半价优惠,而其他省份企业在当地则不能享受这一优惠。

  许昆林当时表示,国家发改委已向河北省人民政府发出执法建议函,建议立即责令三部门改正错误。此后,河北省物价局、河北省交通厅表示,已向河北省政府上报了整改方案,恢复本地车辆和外地车辆同等收费价格。

  有参与《反垄断法》起草的专家评价称,河北省交通厅行政垄断案件是国家发改委高调公布的第一起反行政垄断案件,破除行政垄断可谓迈出了大步伐。

  许昆林在上述研讨会上披露了正在责令整改的两起行政性垄断案件,涉及云南省通信管理局和山东省交通厅。他说,类似行政垄断的案子还有很多,相关部门2015年会作出具体安排。

  韩强认为,国家正在从各方面破除行政垄断,比如自贸区负面清单,也是一种破除行政垄断的方式。

  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副局长刘烨称,如今,行政性垄断,直接影响到统一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市场的建立,危害非常严重。

  本报综合消息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