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天

财经 > 新闻 > 调查报告 > 正文

字号:  

人大报告:预计2015年全年GDP实际增速为6.9%

  • 发布时间:2015-11-23 08:51:2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章轲  责任编辑:王斌

  2016年将是中国经济持续探底的一年,经过2015~2016年全面培育新的增长源和新的动力机制,中国宏观经济预计将在2017年后期出现稳定的反弹,并逐步步入中高速的稳态增长轨道之中。

  中国人民大学等多家学术研究机构组建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课题组最新研究得出上述结论。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在昨日召开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报告会(2015-2016)发布会”上表示,“探底进程中的中国宏观经济”,是对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新阶段的一个总结和展望。

  当日发布的报告显示,预计2015年全年GDP实际增速为6.9%,较2014年下滑0.4个百分点;预计2016年GDP实际增速为6.6%,比2015年进一步下滑0.3个百分点。

  2015年:艰难期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刘元春代表课题组发布了《2015-2016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探底进程中的中国宏观经济》报告。

  刘元春介绍,2015年是中国宏观经济新常态步入新阶段的一年,是全面步入其艰难期的一年,也是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分化、微观变异、动荡加剧的一年。

  课题组认为,GDP增速的“破7”,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的“零增长”,GDP平减指数、企业利润和政府性收入的“负增长”,“衰退式顺差”的快速增长以及“衰退式泡沫”的此起彼伏,都标志着中国宏观经济于2015年步入深度下滑期和风险集中释放期。

  刘元春认为,随着第二季度中国“稳增长”政策的全面加码,中国宏观经济将于第四季度短期趋稳。但宏观经济内生性收缩力量不断强化,去产能与去库存不断持续、基层财政困难陆续显化、部分行业和企业盈亏点逆转,“微刺激”效果递减等因素,“稳增长”政策难以从根本上改变本轮“不对称W形”周期调整的路径。

  从供给角度来看,在工业萧条的持续冲击下,第二产业回落幅度进一步加大,第三产业逆势上扬,增长较为强劲。预计2015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为5.9%,较2014年下降1.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速为8.2%,比2014年上升0.4个百分点,第一产业在各类农业政策的作用下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其增加值增速为4.0%。

  从总需求角度来看,三大需求都呈现疲软,其中投资和出口增速的回落较为明显。在供求失衡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2015年价格水平回落明显。预计全年CPI增速为1.4%,较2014年下滑0.6个百分点,远低于3%的政策目标。

  在房地产萧条、工业萧条以及进出口大幅度下滑的作用下,中国政府性收入2015年预计出现-2.2%的增长,政府财政压力全面上扬。

  低迷中的繁荣

  值得注意的是,本轮经济探底与以往下行期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萧条期有本质性的区别。

  课题组认为,中国宏观经济出现了大量的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动力,在低迷中有繁荣,在疲软中有新气象,在旧动力衰竭中有新动力,在不断探底的进程中开始铸造下一轮中高速增长的基础。

  “中国宏观经济的持续探底,决定了2016年必须对宏观经济政策进行再定位。”刘元春说。课题组为此提出了几方面的建议:高度重视世界经济在大停滞和大分化进程中对中国经济的冲击;2016年应当借助经济探底的契机,重新审视和评估现有的改革,在大破大立之中寻找到大改革的突破口,并根据该突破口来重新梳理改革方案,寻找改革的可行路径;高度重视2016年面临的两大类风险和四大核心领域。一方面要利用供给侧调整政策和需求管理政策阻断内生性下滑的各种强化机制,防止微观主体行为出现整体性变异;另一方面在强化监管的基础上关注可能出现的各种“衰退式泡沫”。

  需求与供给的改革

  “各位除了简单地就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报告进行评论外,还有一个问答题和一个抢答题,题目都是我出的。”11月22日上午,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第36期”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对五位嘉宾说。

  他们分别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中国银行原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和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闫衍。

  王一鸣分析,从需求侧来看,市场的需求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过去几年是住和行为主导的一种需求。但是随着城镇居民户均住房和汽车拥有量数量的增加,房地产和汽车行业也在发生变化。”2000~2013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年均24%,今年1~10月是2%,投资明显在放缓。汽车业过去年均增长17.9%,今年1~10月是-0.3%,与市场需求是有关联的。

  在他看来,经济放缓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供给侧已经越来越不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

  王一鸣认为,供给侧改革的目的,主要是要提高要素和资源的优化再配置,提高效率。“要建立一个有效的过剩产能的退出机制,特别是要能够有效地解决那些僵尸企业。僵尸企业占用了大量的资源、劳动力、土地,甚至银行的贷款,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让要素和资源重新流动起来、重新再配置呢?这是很关键的一环。”

  曹远征表示,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相当重要。中国经济探底的前提是世界经济能够探底。“上一轮科技革命的动力机制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没有新的科技进步,那么低迷的状态可能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有人认为这个时期要超过十年以上,要做长期的准备。”曹远征说。

  与上述报告的观点有所不同,高培勇预测,未来五年宏观经济的基调是扩张性的,而且此扩张不是年度性扩张,而是周期性的扩张。“一方面要认识到经济形势的严峻性,与此同时,还要有一个底线思维。”

  在谈到财政时,高培勇分析称,虽然今年的财政赤字从数字上看比去年有所扩张,但“考虑到财政性存款有四万亿,它的扩张性就要被打上折扣了”。对于在财政收入下滑的情况下,是否还有减税空间的问题,高培勇表示,“减税永远有空间,关键是你想要什么?”

  “中国经济的问题到底是周期性问题多,还是结构性的问题多?我个人觉得,目前来看周期性问题有,结构性问题也有,但结构性的问题还是更多一些。”祝宝良说,一方面,中国的钢铁等五大产业的产能严重过剩,另外,很多产业的发展又严重不足。从需求上看,一方面高收入群体到海外去大量扫货,指甲刀都给买回来了;一方面是国内的服务业发展不够。

  闫衍表示,近些年地方政府债务率持续上升,地方债已经达到15.4万亿元,今年可能要突破16万亿元。债务问题将成为中国经济持续下滑过程中面临的大问题。对于当下正在进行的“去杠杆”过程,闫衍表示,从短期来看,“去杠杆”不利于债务问题的解决,应该“稳杠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