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1日 星期二

财经 > 新闻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字号:  

人大代表吐槽“五险一金” 称缴纳比例过高须降低

  • 发布时间:2015-03-09 14:03:02  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姚毅婧  责任编辑:朱苑桢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接受国际在线记者专访 姚毅婧 摄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姚毅婧):“你的工资扣了五险一金,还剩下多少?”近日,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接受国际在线记者专访时,还没等记者开口,就抛出了这样的问题。在他看来,目前全国各地社会保险缴费增速偏快,社保缴费比率畸高,“一些收入较低者缴费后工资已所剩无几,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

  谢子龙建议,降低“五险一金”缴纳比例,有效平衡国家、单位和个人的负担,真正的福利社会才会慢慢建立并逐渐得到完善。

  中国社保费率“赶欧超美”

  根据目前我国社保政策的相关规定,社保五项(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的缴费比例,企业为29.5%-30%,其中养老20%、医疗6%、失业2%、工伤1%、生育0.5%-1%;个人累计达到11%左右。

  谢子龙直言,虽然我国各地缴纳社保费率的比例略有不同,但绝大部分省市的缴纳比例都在工资总额的40%以上,有的地区社保缴费比例甚至达到工资的50%。

  他对此做了详细对比研究,发现在全球125个国家中,费率高于40%的只有11个国家,其它10个均为欧洲国家。“中国是经济转型国家,社保费率超40%,高于德国、美国,也高于同处亚洲的日本、韩国。如果加上12%的住房公积金,企业“五险一金”的缴费率多数已达到52.5%。占工资一半以上的“五险一金”缴费费率,已经成为企业与职工的不可承受之重。”

  “我所有的建议,都不是空穴来风,必须经过深入的调查,我才敢提出来”,正如谢子龙所言,针对企业和职工缴纳的“五险一金”,他各算过一笔详细的账。

  降低职工可支配收入 不利于拉动内需

  “对于仅靠工资生活的工薪阶层来说,压力非常之大。”谢子龙算道,以长沙市某餐厅经理为例,其月均工资为2500元,需要拿出8%的养老保险、2%的医疗保险、1%的失业保险以及12%的住房公积金,总计575元,最终拿到手1925元。

  财政部公布的历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显示,我国的社保缴费基数呈连年上涨的态势,根据我国现行相关规定,社保缴费以上一年平均工资的60%至300%为缴纳基数。这意味着社会平均工资的增加,缴费基数也会随之上浮,从而导致职工工资上涨空间被过高社保费率冲减。

  他接着算,“根据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布数据显示,2013年社保缴费基数最低标准为2002元,2014年上调至2195元,涨幅近10%。也就是说,即便月工资不到2000元,企业和职工也得按照2195元的缴费基数下限缴纳社保,由此导致实发工资不升反降。”

  在谢子龙看来,过高的社保费率、增长过快的社保费基让企业员工的可支配收入减少了,不利于国家实施扩大内需的政策顺利执行和经济的持续发展。

  加重企业的负担 不利于扩大就业

  “对企业而言,过高的社保费率增加了企业经营困难,减弱企业活力。”谢子龙再举例,以某零售企业单位缴费情况为例,2013年有职工5187人,按月平均工资3932元/月基数计算,单位交保险金29.8%为1160元,个人交保险金11%为432.5元,如此下来,企业要支付5104元,企业和个人合计交保险1592.5元,占工资40.5%,企业和个人负担过重。”

  谢子龙摇了摇头称,中小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普遍没有核心技术,生产的大多是低附加值产品,市场竞争激烈,利润空间本来就很小。而过高的“五险一金”缴纳比例却占了净利润的相当一部分,甚至是一半左右,企业的活力低,盈利能力差,维持生存都成困难。

  应降低社保费率 增加政策灵活性

  谢子龙呼吁,尽快降低社保费率。“建议人社部等相关部门广集民智、集中攻关,尽快制定一个符合国情、统筹各方、切实可行的顶层设计。”

  当前我国财政用于社会保障的支出比例低,社保基金的主要来源主要依赖企业缴费,其次是职工缴费。谢子龙建议,各级政府践行“公共财政”理念,中央和地方财政应适当安排资金,增加社保支出,补贴企业和个人养老保险缴费,并积极拓展社保基金的其它收入来源。

  对于企业,谢子龙认为,还应增加“五险一金”缴费政策的灵活性。“根据企业年平均工资与当地平均工资的差异,实行两种社保费率标准,尤其对小企业和劳动密集型企业,适当降低社保费率,并且结合经济运行状态调整费率,比如遭遇大的冲击、出现普遍经营困难时,启动临时性社会保险费减免缓交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