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4日 星期天

财经 > 基金 > 私募动态 > 正文

字号:  

高毅资产邱国鹭:2016年投资机会与黑天鹅

  • 发布时间:2015-12-21 08:50: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我关注的公司有几个条件:一是有未来,有成长性,否则很容易有价值陷阱;二是行业格局很清晰,赢家的先发优势很明显,后来者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三是估值合理。” “公司,现在基本上就没有处于合理估值区间的好公司。在热门行业稍微做一点事并加以宣传,在一级市场值8亿的公司在A股市场就会估到80亿,有些人追热点炒一下就卖掉,但我们不做这样的游戏

  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一直是投资界的焦点人物。2008年底,在A股最低迷的时刻,邱国鹭从华尔街次贷风暴的狂风骤雨中归来,出任南方基金投资总监,2014年,邱国鹭投身私募,着手打造平台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高毅资产。多年来,他坚持倡导价值投资,在尚不成熟缺乏理性的A股市场,各种概念股反复被爆炒,邱国鹭的价值投资之路是否顺畅?2016年A股市场的投资机会在哪里?高毅资产的发展状况与未来方向如何?中国基金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邱国鹭,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2016看好消费品

  和汽车家电

  中国基金报记者:请谈谈2016年的投资机会?

  邱国鹭:中财办提出明年要打四大歼灭战,一是去落后产能;二是切实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三是房地产去库存;四是防范金融风险。许多人对防范金融风险的理解就是不让股市下跌,其实防范风险既要防急跌也要防没有根据的投机炒作行为,因为有爆炒就会有暴跌。监管层在防范市场暴涨暴跌方面是做了很多事情,包括对杠杆和配资的控制、对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行为的打击。2016年的市场波动幅度会大大小于2015年,过去几个季度这样剧烈的暴涨暴跌的可能性不会太高,我对此还是比较乐观。

  我关注的公司有几个条件:一是有未来,有成长性,否则很容易有价值陷阱;二是行业格局很清晰,赢家的先发优势很明显,后来者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三是估值合理。

  中国基金报记者:具体有哪些行业?

  邱国鹭:一是消费品,现在估值很合理,只要中国经济继续以5%以上的速度发展,消费升级是势不可挡的。过去几年,虽然有八项规定对奢侈消费的打击,中高端消费品销售增长情况仍非常好,而像方便面火腿肠这种低端的产品却比较差。

  如白酒最坏的年份也已经过去了,行业洗牌之后,剩下的活得更好,而且估值很低,涨到现在才15倍PE,投资价值非常明显。消费升级会走向品牌消费品,比如以前老百姓(603883,股吧)喝散装酒,现在要喝有品牌的,14亿人的国家,能形成全国性的品牌,价值很高。

  二是汽车家电,制造业的估值、消费品的属性,尽管中国的铁路货运、用电量都在下降,社会消费零售总额过去几个月却一直在稳步回升中,下半年汽车销量也在逐月回升,而有些汽车股一度跌到五倍的估值,龙头家电股一度也跌到很低,而且这些公司现金流都很充裕。

  中国基金报记者:保险公司业绩很好,你怎么看?

  邱国鹭:保险是一个很朝阳的行业,估值却是夕阳行业,市场没有充分体现到它的好,中国保险的深度还远远没有被挖掘,中国人均GDP刚到7000美元-8000美元,对保险的需求刚刚开始起来。虽然现在看还很遥远,但是未来如果开征遗产税,保险需求会大爆发。

  中国基金报记者:会考虑配置医药行业吗?

  邱国鹭:医疗我也配了一点,但目前整体估值比较高。之前大家只看到医保覆盖面的增长,这两年医保招标的压力都体现出来了,最近降价降得很厉害,整个行业的日子不太好过,因为医保总体比较缺钱,很多要靠地方政府的,现在卖地的收入少了,地方财政也比较紧张。另一个是价格联动的招标体制,一个省招标降价,各个省跟进,价格压得比较低。

  中国基金报记者:会买新兴行业的股票吗?

  邱国鹭:关键要找得到质地好、估值合理的新兴产业公司,但是现在基本上就没有处于合理估值区间的好公司。在热门行业稍微做一点事并加以宣传,在一级市场估值8亿的公司在A股就会估到80亿,当然,市场上有些人认为反正追热点,炒一下就卖掉,但我们不做这样的游戏。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多年来一直比较喜欢银行股,现在还看好吗?

  邱国鹭:原来大家都担心坏账,我不担心,因为银行的利差和坏账拨备足够覆盖可能的坏账,地方债务的置换也大大降低了坏账风险。我现在主要担心金融脱媒,今年很多企业都自己直接去发债券,利率都很低,一直以来,中国都是间接融资占八成,直接融资占两成,间接融资是通过银行完成,所以银行很赚钱,现在银行的优质客户开始直接走向资本市场,对银行的长期负面影响会比较大。

  中国基金报记者:房地产明年会怎样?

  邱国鹭:上面讲到中财办提出今年的四大歼灭战之一就是房地产去库存,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是没有库存问题的,三四线城市库存去不掉,因此去库存的主战场应该在二线城市,省会加计划单列市有四十几个城市,其中较好的二十几个城市2016年应该表现不错,像苏州、长沙、成都、重庆、武汉等有服务业又有产业集群的城市,能解决就业问题,有人口流入,房价会有长远支撑。最后不会14亿人都挤在北上广深,肯定还有二三十个城市群,这就是我们认为房地产的机会。中国将来大概率会走大都会的模式,日本、韩国也一样。

  房地产大公司机会更大。2013年底买某龙头地产公司时我算过一笔账,大地产公司拿地可能会比小公司价格低10%,融资成本低5%,同样的楼盘可以卖的比别人贵10%,竞争优势非常明显。现在港股的部分龙头地产股比较便宜,四五倍估值,但必须精挑细选,不同地产公司因为土地储备和在建项目所处的城市不同会有很大的分化。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看好港股?

  邱国鹭:港股处在几十年的估值最低点,真的能找一些很低估的股票,而且,港股是大公司贵,中小公司便宜,港股中小股票与A股比价优势非常明显,只是流动性较差,不太适合大资金,除非有较长的锁定期。

  黑天鹅大概率不会在中国

  中国基金报记者:2016年有没有可能出现黑天鹅?

  邱国鹭:当然有可能,但我觉得黑天鹅事件大概率不会在中国发生。

  我认为中国这个经济体的抗风险能力比大家想的要强得多,问题也没有大家想得那么严重,监管机关跟中央政府手中掌握的牌很多,我们是一个比较多样化的经济体,即使今年基建等跟地产相关的上游行业困难比较大,但服务业、包括就业的创造都不错的。你看北上广深,飞机高铁都是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6点多到深圳机场(000089,股吧)赶第一班机就有很多人在排队了,说明还是有人在做事。可能有点小泡沫,但整个经济体基本健康。肯定不会是日本垮掉的20年,中国经济会下一个台阶,大家都在争论增速是到5%还是6%,但即使走到经济增速的下限,也不会是垮掉的十年二十年。

  中国基金报记者:那黑天鹅有可能出在什么地方?

  邱国鹭:我比较担心的是像俄罗斯、巴西这一类的资源国,油价现在跌到三十几块钱,低于很多国家的生产成本,大宗商品也非常低迷,资源国的货币对美元也跌了很多,虽然短期看,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跟贸易顺差还可以,我却担心突然的挤兑效应和恶化。资源国是全球最弱的一环,当然风险也可能在你完全想不到的地方爆发。

  中国一半的出口在发展中国家,其中有很多是资源国,所以要密切关注这些国家的动向。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对中国比较乐观?

  邱国鹭:我们已经对防范系统性风险非常重视,大家盯着你看的时候,是不会出风险的。

  不要低估中国政府调控经济的能力,2015年经济领域最重大的决策之一是地方债的资产置换,就是用中央3%的债来替代地方政府的9%,利息成本了下降2/3,这是风险最小的去杠杆方式。还有较早的地产调控,如果不调控,地产泡沫会很大的,虽然政府有时会使用一些非市场化手段,比如房地产限购,大家整天骂,但事后看还是有效果的,我觉得有时候市场和行政相结合是可以的,比较高效。

  对价值投资很有信心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一直倡导价值投资,近年来各种高估值的小股票涨了又涨,而价值股相对表现差强人意,大家都在担心你的风格能否适应市场?有没有过动摇?

  邱国鹭:大家都说价值投资在A股行不通,把时间拉长一点,就看得很清楚了。举个例子,高毅资产的首席投资官邓晓峰是个坚定的价值投资者,他在管理博时主题基金将近8年的时间内,累计业绩排名同类普通股票型基金第一名;他管理社保基金的账户近十年,实现了29.1%的年化收益;他任职期间累计为持有人赚了235亿元,远超绝大多数爱做小股票的基金经理。邓晓峰加盟高毅资产后,在二季度4500点发了两个产品,到现在都是赚钱的。事实证明, A股做价值投资是行得通的。

  在价值投资这条路上,我从没有动摇过。我进入股市23年了,深知在金融市场的黑天鹅与肥尾现象,所以我们招募基金经理都要求他经历过2007年的暴涨和2008年的暴跌。

  在股市里,经验是无法替代的,风险没有亲身经历过,是没法理解的。只有对风险有深刻的认识,而且也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和体系,才不会被短期的市场走势所绑架。今年二季度的确有些压力,当时有些客户不理解我们为什么那么强调风险控制、不去追逐市场的热点,但到三季度,客户就打电话来表示感谢了,因为我们所有的产品在市场剧烈调整时的回撤都很小。价值股下半年表现其实挺不错,比如我们在底部加仓的低估值的白酒和地产股龙头。

  中国基金报记者:有媒体报道,你在南方基金时管理的南方光大2号业绩从2010年5月成立到2012年底的32个月里,投资业绩超越了同期所有股票型和偏股型公募基金,也超越了97%的阳光私募基金,但2013年不是太好。请讲讲你当年的投资。

  邱国鹭:2013年确实是价值投资比较难熬的一年,小股票比较疯狂,蓝筹股却很低迷。 2013年底,上证指数接近2000点,正是价值投资最低谷的时期。在大家最悲观的时候我管的账户一直是接近满仓的,虽然当时有短期波动,现在回头看都是非常好的买点,当时很多优质公司市盈率跌到四五倍以下,这些都是优质公司,估值那么低,承担的风险就很小。事实证明,这些价值股之后一两年表现都非常好,正如我在2013年底说过的,“理性只会迟到,不会缺席”,即使是在A股市场。

  中国基金报记者:价值投资在中国有前途吗?

  邱国鹭:对于价值投资在中国的前景,我很有信心:一是全球市场会有一个连通器效应,现在有沪港通,将来有沪伦通、有深港通,将来跨市场的通道会越来越多越顺畅,未来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关起门来爆炒概念股;二是中概股的回归,从海外回来,市值就涨十几二十几倍,暴利之下,PE和投行最善于做这种国际搬运工;三是很多非上市资产注入A股市场。这样,不同市场之间的联通越来越容易,估值趋同也会很快。另外,注册制也逐步实现,壳资源贬值只是时间问题。当然,这种变动不是一两年就能完成的,什么时候会发生我不知道,但最后一定会发生,再想要关起门来爆炒一些低质量的小股票,只会越来越难。

  高毅资产要做不一样的事

  中国基金报记者:今年股市跌宕起伏,在大盘如过山车般惊魂暴跌的三季度,不少私募产品被迫清盘,高毅资产的情况怎么样?

  邱国鹭:我们旗下几位基金经理今年前三个季度发行的所有产品都有正收益,包括二季度市场高点发行的产品也是如此。我们的产品都比较稳健,市场剧烈波动时回撤小,因此渠道和客户比较认可。因为我们深知基金业“好发不好投,好投不好发”的规律,我们会逆市场而动,下半年逆市发行了多只产品,最近有几个新产品发行都达到较理想的规模,还有部分客户自愿锁定三到五年,体现了客户对高毅资产投资理念的高度信任。

  高毅资产的整体特点是不追市场热点,把基本面研究透。我们深信投资不是比谁跑得快,而是比谁看得深、看得远、看得准。大家都在炒概念的时候,我们是少数还在专注于基本面研究的机构。我们坚信,对基金公司而言,研究就是生产力。

  中国基金报记者:逆市发行并不容易,为什么你们能够做到?

  邱国鹭: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团队。高毅资产目前有6个基金经理,邓晓峰曾管理博时主题(160505,基金吧)行业基金7年零10个月,期间收益率在同期可比的股票型基金中排名第一。孙庆瑞曾管理的中银中国(163801,基金吧)基金六年累计业绩在80多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排名第二,在同期上证指数下跌了58.48%的背景下获得了43.03%的正收益。冯柳(网名“茅台(600519,股吧)03”)是个擅于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和集中投资的个人投资者,过去十二年来累计收益率持续优秀。王世宏较早是泰康保险的投资经理,后成为高瓴资本QFII团队的核心成员,该团队过去多年的投资业绩非常优秀。最近景林资产的合伙人卓利伟也加盟了高毅资产,他过去四年管理的私募产品业绩优异,曾获三年期私募金牛奖,之前在建信基金管理的公募基金也获评三年期五星基金。

  连我在内,我们6个基金经理做投资的时间加起来接近100年。我们研究员也大都来自一线的基金公司,经验丰富。

  另一个得到客户认可的原因是我们非常注重控制风险。市场永远会出人意料,所以你要时刻准备着,不能市场好的时候不做风控,市场坏的时候才做风控。

  另外,在一线渠道中,高毅资产的品牌认知成长得很快,一线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合作的像私人银行这样的渠道都很专业,他们做尽调是很详细的。我们对渠道也是精挑细选,我们希望跟一些专业的渠道一起成长。

  中国基金报记者:高毅资产未来的规划?

  邱国鹭:金融机构成败的关键是人才和机制。只要优秀的人在一起,有好的机制,最后一定会成功。我们招的都是一流的人才,并以一个非常有效的机制组织在一起。我们把2/3的业绩提成分给基金经理,平台只拿1/3但承担所有的开支费用,并为基金经理提供高效的研究服务、渠道对接,同时也对接一些机构客户和长期稳定的资金,最近就有不少潜在的QFII客户来高毅资产调研。另外,我们有跟投机制,要求基金经理要把大部分的流动资产跟投到自己管理的基金中,跟持有人利益保持一致。

  美国私募基金这么多年基本上都是对创始人严重依赖,没有实现代际传承。我们希望能够把高毅资产做成机构化的私募,打造成基金业的百年老店。

  “在价值投资这条路上,我从没有动摇过。我进入股市23年了,深知在金融市场的黑天鹅与肥尾现象,所以我们招募基金经理都要求他经历过2007年的暴涨和2008年的暴跌。”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