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财经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字号:  

富国基金重仓诺普信 一周缩水3200万

  • 发布时间:2016-04-27 02:11:41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朋浩

图片来源:资料图

  一块“毒地”引发A股市场又一次“黑天鹅”事件,上市公司诺普信“躺枪”,富国旗下五大基金因此而“踩雷”。

  4月17日,央视曝光“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近500学生身体异常”一事引发外界关注。据称,学校北边的一片工地原来是常隆化工有限公司等三家化工厂,污染源可能正是来自于此。而上市公司诺普信参股了常隆化工。

  新京报记者查阅诺普信财务报告发现,诺普信为富国基金的重仓股,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富国旗下共有5只基金重仓了诺普信,持有股份6188万股,占诺普信总股本的6.7%,而从4月19日至4月26日,诺普信股价已累计下跌近5%,富国基金所持有的股份市值在一个星期内蒸发了3279.64万元。

  富国5基金重仓诺普信6000万股

  4月20日,诺普信发布2016年一季报,截至今年3月31日,富国基金旗下共有5只基金重仓了诺普信,分别是富国改革动力混合富国城镇发展股票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富国天益价值混合富国研究精选灵活配置混合,持有股份6188万股,占诺普信总股本的6.7%。在其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富国基金占据了其中3席。

  其中,持股比例最高的为富国改革动力混合,持股数为1900万股,为诺普信第四大流通股股东,占总股本比为2.06%。

  富国城镇发展股票为诺普信第六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为1600万股,占总股本比为1.73%。

  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则为诺普信第八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达1500万股,占总股本比为1.62%。

  另外,富国天益价值混合、富国研究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同样持有诺普信的股票。其中,富国天益持股600万股,占总股本比为0.65%。富国研究精选持股588万股,占总股本比为0.64%。

  诺普信号称为“中国农药第一股”。官网信息显示,其成立于1999年,截至2014年年底总资产25.2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9月,诺普信通过市场竞拍竞得常州工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常隆化工15%国有股权,以及受让融信南方持有常隆化工20%的股权,公司合计受让常隆化工35%的股权。

  自“毒地事件”于4月17日被媒体曝光之后,诺普信股价持续下跌。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自4月19日至4月26日,诺普信股价从11.20元下跌到10.67元,按富国旗下5大重仓诺普信的基金共持有6188万股计,富国基金持有的股份在一周时间内,市值蒸发了约3279.64万元。

  5基金一周净值下滑超3%

  过去一周,富国旗下五只重仓诺普信的基金净值均呈下跌趋势。新京报记者在富国基金官网查阅发现,富国改革动力、富国城镇发展和富国研究精选的净值在过去一周内分别下跌了4.62%、3.86%和3.78%,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和富国天益的净值分别下跌了3.63%和3.54%。

  对于“黑天鹅”事件发生后将如何防范接下来的投资风险,富国基金回应称:“根据监管部门规定,基金公司不得对个股进行公开评论,否则属于违规行为。富国基金对此事非常关注,也将尽责尽力对所投资的公司进行充分调研,并承诺以最大可能保护持有人的利益。”

  富国基金官网显示,诺普信第四大流通股股东富国改革动力的基金合同生效日期为2015年5月20日,自生效以来截至4月25日,该基金增长率为负27.80%。一位上海投资者曾在基金吧中叹息:“看来回本是难了。”

  半年内屡遭“黑天鹅”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毒地”事件并非富国基金首次“踩雷”,富国此前还因为山水水泥违约、沃森生物“疫苗失效”等事件造成旗下基金收益受损。常州毒地事件已经是富国基金在过去半年内遭遇的第三起“黑天鹅”事件。

  2015年12月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富国基金起诉山水水泥债券交易纠纷案。公告显示,由于山水水泥作为超短融债券“15山水SCP001”发行人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作为在当年二季度末和三季度末均重仓该超短融债券的富国旗下富国新回报基金陷入危机,富国基金随后一纸诉状将山水水泥告上法庭。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该超短融债券市值占到富国新回报基金净值的9.09%。

  此外,在今年3月发生的“疫苗失效”事件也令富国基金受到损失。3月22日,国家食药监局发布通报,有9家药品批发企业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其中包括沃森生物全资子公司山东实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沃森生物也是富国基金的重仓股,在事件爆发后,富国基金将沃森生物的估值调整为8.14元/股。

  ■ 延伸

  股市黑天鹅频现多基金“踩雷”

  一旦股票市场出现“黑天鹅”事件,不少基金便会不幸“踩雷”,投资者成为最大受害者。此次常州“毒地事件”不但令诺普信股价受损,重仓诺普信的基金公司也同样被波及。

  新京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此前就有多只基金因遭遇股市“黑天鹅”而“踩雷”。

  作为机构投资者的重仓股,金亚科技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几乎全部被公募基金包揽,如汇添富、招商基金等。2016年1月中旬以来,金亚科技涉嫌财务造假,市场传闻有退市风险,基金公司随后对金亚科技的估值进行大幅调整。

  受“疫苗失效”事件影响,3月23日,沃森生物发布公告,公司接到子公司山东实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知,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依法撤销山东实杰生物《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GSP证书)。华商基金从3月24日起紧急下调沃森生物估值至8.14元,相当于停牌前11.16元价格三个跌停,随后,富国基金也下调了对该公司的估值。预计还会有更多重仓沃森生物的基金调整估值。

  文化长城于去年12月31日高位停牌,停牌前1天股价创出本轮牛市的新高43.3元。今年2月29日复牌后,拟作价5.76亿元收购联汛教育80%股权,加速扩充公司教育产业生态圈的利好仍挡不住连续2个一字板跌停。由于该基金复牌后持续下跌,重仓基金根本无法脱身,持股文化长城市值最大的工银主题策略混合因此撞上“黑天鹅”。

  此外,在獐子岛紫鑫药业华兰生物等上市公司出现“黑天鹅”事件时,也有基金公司不幸踩雷。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魏微

诺普信(002215)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