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4日 星期天

财经 > 银行 > 银行要闻 > 正文

字号:  

半个月两融缩水2千亿 银行暗推1:3结构化配资抄底

  • 发布时间:2016-01-19 07:43:3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维  责任编辑:郭伟莹

  交易数据显示,12月31日至1月15日,沪深两融余额已从1.19万亿缩水至0.99万亿,连续11个交易日缩水规模达2000亿。

  A股的震荡行情正在与融资盘的变化发生新的化学反应。

  在市场下行压力之下,沪深两融规模已进一步缩水至1万亿规模之下,而估值的连续走低,正在让业内对两融债权及其他相关收益权转让、ABS等业务的风险关注有加。

  另一方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在股指连续走低的背景下,部分银行开始降低对A股业务的风险评估门槛,有的股份制银行则重启结构化配资优先级份额投资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此前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口径的该项业务受到监管限制,因此目前结构化通道提供方以信托公司为主,而部分比例已较此前的1:2-1:2.5进一步提高至1:3。

  在业内人士看来,A股市场整体估值水平走低是当下出资机构提高结构化杠杆的主观原因;但与此同时,银行与信托公司仍然能够开展结构化配资业务的根源,或仍与现行的分业监管体系衍生出的跨业监管套利不无关联。

  融资盘风险抬升

  1月18日,沪深两市指数双双再现“低开”。

  当日开盘时,上证指数和深圳成指分别低开达1.39%和1.36%,值得一提的是,这已是大盘自1月14日起连续三日出现的低开行情,不过午后大盘在成交带动下企稳回升,沪指最终收涨0.44%。

  虽然大盘最终企稳,但截至当日收盘,沪指仍较12月25日的“高位”累计下跌达19.34%。

  分析人士认为,A股连续快速走跌过程中,连日跳空“低开”的走势正在对融资融券、结构化杠杆专户等融资盘的风控造成影响。

  “大盘连续低开会导致一个问题,就是许多股票可能会出现跳空,也就是说在部分价格上是没有成交的,这种情况对融资盘的风控容易带来难度。”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因为融资盘要盯市,跳空的频繁实际上是下跌速度的加快,这容易拉抬两融、杠杆专户的风控难度。”

  也有券商人士透露,在A股市场连续快速走跌下,两融业务的风险正在被予以更多关注。

  “我们最近正在加强对两融风险的关注,比如持仓股票出现正在靠近风控线的客户,我们会提前打电话提示补仓。”北京一家国资系券商营业部经理表示,“不过因为两融的杠杆率普遍不高,除个别客户在风控线逼近前提早止损的,今年还并没发生极端的爆仓事件。”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两融债权存在收益权转移、证券化等业务,因此其一旦出现坏账还可能导致其他衍生业务出现连锁反应。

  “这轮融资盘受到较多关注的一个原因是,一些两融债权是打包、证券化出去的,如果坏账增多,这些风险则将出现扩散。”华泰证券一位分析师坦言, “这次是第三轮下跌,如果有融资盘是高位建仓的,那么爆仓并非没有可能。”

  一边是股指下跌引发融资盘风险扩散的警觉,另一边则是沪深两融规模在进入2016年以来连续不断的缩水。

  交易数据显示,12月31日至1月15日,沪深两融余额已从1.19万亿缩水至0.99万亿,连续11个交易日缩水规模达2000亿。

  除两融外,融资盘中存量的高杠杆结构化资管似乎显得更加危险。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获悉的一份权威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仅基金专户(含子公司)口径的结构化专户规模仍达1.0015万亿,其中股票类专户规模为3377.3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部分杠杆比例通常较高,据前述数据透露,基金专户(含子公司)中杠杆倍数超过10倍的达29只,规模达59.29亿元。

  “之前的劣后端负责投资的结构化资管并没有清理,而只是不能新增,所以这部分杠杆较高的存量是否会在股灾中受到影响,存在一定的变数。”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中层人士指出,“但这部分风险目前来说是高于两融的。”

  1:3结构化杠杆或逢低挺进

  在融资盘风险受到高度关注的背面,A股市场估值水平的下降正在被另一批杠杆业务的“寄生机构”所觊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部分股份制银行日前已悄然恢复结构化配资的优先级份额投资业务,而杠杆比例也从此前的1:2、1:2.5进一步提升至1:3。

  “现在正在做二级市场投资的结构化配资业务,杠杆最高可以做到1:3,银行这边负责出优先级资金。”江浙地区某股份制银行分行人士透露。

  而除该类业务外,在股指不断走低下,部分股份行在二级市场其他类型的融资业务也出现了逆周期式的回暖。

  “我们在找股票质押业务,折扣和价格都比较划算,结构做成质押式回购、股票收益权投资都行,批复完一周左右就可以放款,主板、创业板、中小板都能做。” 华东一家股份行金融市场部经理亦表示,“现在还有上市公司拟定增业务,期限在1.5-2年左右。”

  在其看来,二级市场优先级投资业务重新受到追逐,与A股深跌后的下行空间有限不无关联。

  “之前股市估值过高的问题正在被下跌所修复,以目前的安全垫来看,再度出现大跌的概率已经下降了,所以这类业务的风险有限,机会也就来了。”平安银行一位人士分析称。

  据前述股份行人士透露,由于目前证监条线资管机构的结构化配资业务此前已遭到管理层的限制,因此其更多需同信托公司开展合作设立结构化信托计划开展业务。

  “目前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的专户业务比较难做,特别是对劣后端掌握投资交易权限的情况,目前已经被认定为违规了。”前述平安银行人士指出,“所以可能性比较大的还是信托公司,但是因为配资系统已经不给接口了,所以自动风控做不到,更多要依赖于信托公司手动执行了。”

  而在一位国有大行人士看来,银行与信托公司间仍能够开展结构化配资业务,其根源在于国内实行的是分业监管体系,而证监体系开展的去杠杆行动无法对银监机构施加影响。

  “主要还是分业监管,证监对券商、期货、子公司的配资活动管的比较严,但很难对银行和信托造成影响。”该人士称,“所以证监条线在去杠杆,但其他体系的机构却仍然可以做这块的生意,除了信托公司外,保险资管可能也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但前述基金子公司中层人士认为,证监系统仍然有能力阻挡来自信托公司渠道的结构化配资业务,其方式之一是关闭开户窗口。

  “证监会可以管开户,只要让中登对结构化信托的资金来源、是否属于配资等问题进行核查严明,就能堵住非证监渠道的结构化配资的入口。”前述基金子公司人士称,“只不过这样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监管成本,而且真要把场外杠杆都拿掉,对于提高市场活跃度也是利空。”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