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财经 > 产经 > 房产 > 正文

字号:  

30套农村闲置房变身记 城里人养老农民增收

  • 发布时间:2016-04-25 16:36:51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孙文文  责任编辑:吴起龙

  能在村里有个小院儿,远离城市喧嚣安闲度过晚年,是不少城里老人所向往的退休生活。只是苦于谈租金签合同的拉锯博弈,想要找到合适的院子并非易事。另一端,有闲置房的村民也同样纠结,老家院子空着,除了秋收时节都是“铁将军”把门,闲着浪费资源。为了能在养老需求和农村闲置房之间搭起一座沟通的桥梁,怀柔田仙峪村试着走出一条 “农户+合作社+企业”的新模式。

  “铁将军”把门 乡村院落空置率20%

  田仙峪村就在箭扣长城脚下,怀沙河的一条支流从这里发源,小山村钟灵毓秀、空气清新,站在院子里就看得见不远处的山峦和起伏的长城。这几年,村子里的劳动力不断向城市转移,很多宅子长期空下来。刘福永是田仙峪村的副书记,他告诉记者,全村共有700口人,大部分都在怀柔城里或者市里买了房,这几年村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闲置的房屋有60多套,占到全村房屋的近20%。这些闲置的宅子不仅要定期回去打扫,还不能买卖,出租也有困难,成了村民的“烦恼”。从2006年开始,就不断有城里人来村里看院子,但租金给的低,有的一年一万就租出去了。刘福永自己家6间房是在2010年租出去的,当时为了谈价格耗了整整一个月,刘福永都想着“这么麻烦,不租算了”。

  不止田仙峪村有闲置房,据市农村经济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目前京郊农村有闲置农宅的村高达81.3%,闲置宅基地面积占宅基地总面积的5.3%。其中,房山、昌平、怀柔闲置宅基地比重较大,分别为31.9%、13.5%和10.1%。与此对应,一项针对350名城市老人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相比较居家或社区养老,超过86%的老人更愿意到农村享受新型的养老方式。如何让这些闲置的不动产“活”起来、动起来,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又给城里人提供养老产品,才是关键。

  保留乡土味道 30套民宅悄然变身

  2014年,由北京市农委牵头,首家养老农宅合作社在田仙峪村成立,不用大拆大建,就在村民原有的闲置农宅基础上进行改造开发,形成“农民出房、合作社入股、公司经营、政府服务”的新模式,解决了村民的“烦恼”。负责经营的公司是国奥集团,村里的合作社是农民与社会资本联系的纽带,按照一间房一年5000元的标准把20年的租金一次性付给老百姓。项目启动后,国奥收到的第一批闲置院落共30个,2015年3月启动改造,当年4月30日达到入住条件。

  推开改造院落9号院的门,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400多平方米的三居小院收拾得井井有条。院子里头有压水井、烟灶和晾晒干果用的簸箩,靠近正屋的门前有一棵海棠树花开得正好看,古旧的灰瓦砌成一条弯曲的小路连接起院子和正房,小路两侧没有硬化的地方被开发成了菜园,菠菜和水萝卜苗正钻出地面自在地生长。院子里还特意放置了石凳石桌,什么都不干就在院子里坐一坐也是种享受。

  从外面看,正房还保留着原来的外立面结构,古朴的木窗格记录着时光的痕迹,推开木门却是另一番景象。为了保温,屋子里的门窗都加了一层断桥铝结构,还能兼具隔音、防噪等功能。墙壁都重新粉刷过,原来的木头椽子、屋顶结构在白墙映衬下显得格外干净。一进屋是个小客厅,摆放着木桌木椅,悬挂着国画、书法作品。客厅两侧各有一个大卧室,床铺全部按奥运时五星酒店标准来陈设、做清洁,床上还特意摆放了两个东北大花布做的抱枕。房间里有一个采光良好的大窗户,配备了空调、热水器、独立卫生间。考虑到老人的需求,还特意加了起身扶手。怀柔区政府和渤海镇专门投资建了医疗服务站,旁边是一个可以下棋、看书、喝咖啡的接待中心,二楼餐厅还配备了营养餐谱,如果老人不想出门,也可以做好了送到院子里去。

  负责养老社区经营的国奥工作人员纪刚告诉记者,像9号院这样的院落共有30个,有二居、三居、四居等不同户型,大都在400平方米左右。院落做成“老村长”、“书法家”、“音乐家”等不同主题,修旧如旧保留老屋风格,还要让城里人住得舒服,屋里都是五星酒店的标准。纪刚说,为了接通村子里的地下管网,每个院子的改造费用都在四十万左右。现在主要是长租、短租和体验式入住三种经营模式,最长租期20年,目前已经有七套签订了长租合同。

  客人踏实 村民生意好

  在这些小院落的长租户里,纪刚印象最深的是“老村长”主题的2号院主人。当时这个休闲养老项目才刚启动没多久,租户就花了130多万挑走了2号院,签约之快速让工作人员都有些惊讶。签订合同的第二天,租户穿上老乡的旧衣服,推着农村的独轮车,开始推土、收拾,把院子当自己家一样认真对待。

  上周六,记者又一次来到田仙峪村,专门拜访了住在2号院的江先生一家。原来,江先生和妻子都不是在农村长大,但打心眼里喜欢小院这种生活方式,再加上80多岁的岳母高阿姨也喜欢,就一直想着找个合适的。前几年,夫妻俩几乎跑遍了京郊,别管是密云、平谷还是门头沟,只要听说有小院出租就过去看,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可这些农家院要么改造起来麻烦,要么村里环境差点,或者周边景色不好,总有些不满意的地方。江先生是打算长租的,契约精神也是他所看重的。选来选去,就耽搁下来了。2015年5月初,江先生从新闻中得知田仙峪村有小院出租,画面中的样板房就是现在这个院子,周末一到夫妻俩就来了。打开院门的一刹那,夫妻俩就相中了。

  租下来之后,用江先生的话说就是“一到周五就惦记”。不大的院子被分成蔬菜区和绿化区两块,蔬菜区种上菠菜、韭菜、茴香、油麦菜,靠近正房一侧还撒了黄瓜种。女主人爱花,小院各处散落种着碧桃、榆叶梅、芍药、月季和蔷薇。等到夏天再来,蔷薇爬满墙,丝瓜、黄瓜绕起来,肯定更好看。来小院后,两口子什么都不用想,早晨5点起床,晚上早早睡下,手机都不爱看,跟城里完全是俩状态。平时爬个山,去山上挖挖野菜,遇见有趣的小石头、枯树枝也捡回来,放在窗户外边当艺术品,周六还可以去镇上赶大集买山货。江先生平时都在屋里对着电脑工作,在城里连太阳也见不着。现在收拾小院要翻土、种花、搬石头,忙得不亦乐乎,不戴帽子,就愿意晒晒。有一次,江先生打开随身携带的空气质量监测仪,PM2.5指数显示为“0”,赶紧拍照后发给在欧洲的女儿,笑称比欧洲都好。对于80多岁的高阿姨来说,这个小院让她找到了当年在农村生活的熟悉感,虽然年纪大不能上山,但坐在院里择择菜,看菜苗一天天长高也是件高兴的事儿。现在除了冬天太冷没办法过来住,平常周末一家人都没怎么落下过。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现在冬天的采暖问题是个“坎儿”。虽然屋里配备了空调,也有电暖气,但是怀柔山区冬天寒冷,习惯了暖气房的城里人不一定习惯,小院5月份到11月份相对舒服一些。

  城里租户住的踏实,田仙峪村的村民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刘福永告诉记者,由于来国奥体验入住的租户多是城里的中高端客户,村子里的20个民俗户、养鱼场、板栗种植户生意都比以前好了。往外租房的每户增加50万元不说,由于公司每年会将营业利润的10%交给村养老农宅合作社作为村民的年底分红,全村人均收入也增加了1100元。明年,刘福永的6间房子租约就要到期了,他准备也把房子交给国奥运营。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