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财经 > 消费 > 快消品 > 正文

字号:  

天府可乐复活:与百事合资埋祸根 品牌被雪藏20年

  • 发布时间:2016-01-07 13:30:58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程维  责任编辑:金潇

  了断与百事可乐20年恩怨 天府可乐满血复活

  导读

  “我们与百事可乐的合资,让‘天府可乐’这一品牌被雪藏,让我们失去了20年。”1月6日,天府可乐集团公司总经理钱黄告诉记者,从2008年开始,天府可乐集团公司通过司法追讨等途径,向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百事可乐”)讨回了天府可乐及其系列饮料的配方、生产工艺和品牌。

  1月6日,原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可乐品牌“天府可乐”在其复出仪式上,播放了一首《我的中国心》。

  会场的两旁,是在各有一块20米长,高2.5米的喷绘板,喷绘的底色是有如大屠杀纪念碑式的灰色,上面浸染一些斑驳的黑色,“天府可乐”4个红色大字印在上面,配合其自1936年以来的、围绕一根红色时间轴线的15块红底白字的时间标示牌及大事记,以及20多张黑白图片。

  这是一场罕见的、具有浓厚的悲情氛围的复出仪式。

  复出

  “我们与百事可乐的合资,让‘天府可乐’这一品牌被雪藏,让我们失去了20年。”1月6日,天府可乐集团公司总经理钱黄告诉记者,从2008年开始,天府可乐集团公司通过司法追讨等途径,向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百事可乐”)讨回了天府可乐及其系列饮料的配方、生产工艺和品牌。

  钱黄是老“天府可乐”人,他从该公司的技术员,做到主任、副总经理、总经理一职,经历了天府可乐与百事可乐的冲突全过程,也是该公司向百事可乐维权的主要负责人。

  不过,天府可乐在这场复出发布会上,并未提供天府可乐产品样品。该公司工作人员称,今年3月,天府可乐的可乐及百柠两款产品将正式向市场推出。2017年,还将进一步推出其它饮料、果汁、巧克力、植物蛋白饮品等50多款产品。

  钱黄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天府可乐本次复出,计划总投资为5亿元至10亿元,目前已经在西安和云南投建好年产20万吨以上产能的现代化工厂,其重庆工厂正在选址中。

  不过,钱黄及该公司工作人员拒绝进一步披露该公司这笔投资的背后的其它相关股权关系或合作关系的细节。因此目前天府可乐集团公司与投资商重庆国相饮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相饮料”)是品牌授权关系,还是股权合作关系,仍未有定论。

  此外,天府可乐的大股东重庆机电控股集团公司(原重庆市轻工局的翻牌公司)目前在本次天府可乐的复出中究竟投资了多少,也未有公开信息。

  钱黄只简单表示:“国相饮料公司负责市场运营这一块,未来将深度合作。”

  本次支持天府可乐复出的主要金主国相饮料公司没有在1月6日的发布会亮相,经查,国相饮料成立于2015年9月15日,注册资本1.6亿元,分别有重庆鑫佛实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胡代英和陈春三个股东;鑫佛实业注册于2015年1月18日,注册资本为16.72亿元,只有4个自然人股东,分别是赵应光、龚节友、马少金和王川。

  钱黄1月6日向本报记者证实,国相饮料公司背后,“有一批投资公司和基金公司”。但钱黄未披露有关投资方的进一步信息。

  与百事合资埋下祸根

  天府可乐创始人之一的李培全称,该产品的研发源自中央一高层,其在当时一起价值8亿元的白芍中药材的外销船运受阻的报件上批示,要求组织研究中药材的应用事宜。此后,国内多个中药研究所开始着手研究白芍的开发应用,天府可乐的相关负责人当时在北京市场上看到可口可乐,遂回渝联手原四川中药研究所(现重庆中药研究院)开发用中药制作可乐类饮料,后获成功。

  1980年,天府可乐开始生产以天然中药成份构成的天府可乐配方。1981年,天府可乐品牌拿下川渝市场大部分份额,并成为川渝两地特产之一。1995年,天府可乐通过同济医科大学病理学实验,证明天府可乐能有效降低黄曲霉素,具有抗癌作用。

  有关做病理学试验的故事,也体现了当年天府可乐在财务运营能力上的短板和大胆:那一年,天府可乐公司只有150多万元的净资产,但仍咬牙花120多万元去同济大学做了这个病理学试验。

  1988年,该公司更名为中国天府可乐集团公司,下属灌装厂达到108个,在中国可乐市场占有率达到75%;1990年,天府可乐在莫斯科建立灌装厂,日本风间株式会社主动代理,在美国世贸大厦设立公司,在美国市场专销天府可乐。

  但是,“入关”前夕,原轻工部官员认为,一旦开放市场,国外可乐巨头进入中国,国内的饮料市场将溃不成军,因此指定当时国内的8大饮料厂分别与两大可乐巨头合资合作,主动示降,以求生路,但事与愿违,国际饮料巨头签下合资合作协议后,原国内八大饮料企业反而加速消亡,仅剩天府可乐还有少量产品在市场上能看到,业界称为“水淹七军”。

  1994年,百事与天府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重庆百事天府公司。资料显示,当时,百事以现金出资1070万美元,天府可乐则以土地、厂房和生产设备(折价730万美元)算为出资。按照双方的约定,合资公司生产的天府可乐应不低于总饮料产量的50%。

  但让天府方面未料到的是,在成立合资公司后,原先拥有75%以上市场份额的天府却连年亏损,销量更是逐年骤降。最终,天府品牌在市场上几近绝迹。同时由于债务缠身,2006年,天府方面将持有的所有股权以1.3亿元的价格出售给百事公司,自己则变成重庆市的特困企业。

  还能东山再起吗?

  李培全说,双方合资的第一年,百事可乐在重庆还未建立好灌装厂,由其四川灌装厂生产,因此天府可乐在那一年仍能维持75%以上的市场占有率;第二年,天府可乐的生产比重下降为50%;第三年,20%;第四年,1%。至此,天府可乐已经名存实亡。

  2008年,天府可乐集团公司开始追讨天府可乐配方及制作工艺归属权,并于2010年成功拿回配方及工艺。2013年,天府可乐的系列商标最终被天府可乐集团公司通过司法途径讨回。

  这是一场艰辛的官司。

  “我们在合资合作的过程中,基本不懂市场规律,上了很多当,吃了很多亏”。 李培全说,天府可乐公司在与百事可乐方面合资的过程中,天府可乐公司只将自己土地、厂房及生产设备作价入股,占百事天府公司40%的股权,百事可乐方面以现金出资的方式,占合资公司60%的股权——不过,正是因为天府可乐公司当初合资时的“天府”品牌及技术秘密并未作价入股,天府可乐公司在16年后才有机会,利用法律武器反击百事可乐。

  但是,20年前的另7大中国饮料品牌,没有这个机会。

  李培全说,在当时的与“两乐”合资浪潮中,中国的“七大水军”全军覆没,其中归入百事可乐门下的天府可乐公司、广州亚洲汽水、北京北冰洋饮料,归入可口可乐门下的有沈阳的八王寺、天津的山海关、青岛的崂山汽水。不过上海的正广和因为当时的股权一时不能厘清,逃过被“洋化”一劫。

  此前,除“正广和”外,其余品牌均已淡出市场。

  天府可乐公司运营总监认为,“天府可乐”的复出,有三大支撑,一是品牌;二是有比洋可乐更健康更好的产品,三是有好的美誉度和知名度。

  但是,今非昔比,昔日的可乐老大天府可乐的复出,究竟走多远,仍有待市场检验。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