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财经 > 消费 > 正文

字号:  

我有很多很多“房子”

  • 发布时间:2015-02-25 09:32:08  来源:中国质量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 林 鸣

  在这个“言必称房”的惟房时代,名下没有一砖一瓦的人注定要自卑。然而本人非但不,反而得意洋洋。一天闲着没事,算了算,自己至少“拥有”一百套房子——它们遍布全国各地。有的只是一幢竹楼或帐篷;有的依山靠水,堪比豪宅。您猜对了,这是我住过的旅馆和亲朋家。但凡住过的旅馆,我都能大致记得它们的模样、店名甚至位置、窗户朝向等,时间长了就会产生错觉:一位自己在某地真的有一幢大房子,正由好朋友代管着呢。而且什么时候去,都会受到热烈欢迎。也是,谁也不会轰走上门的客人。

  不光我,“驴友”谁名下没有一堆房子?这些名称不同,造型各异的住宅,沿着出行轨迹一路排开,星星点点,像一串珍珠。除了对房子的“贪婪”,我这个人还有个缺点:从小就觉得别人家的饭香,那儿有你做不出来的味儿。在甘南草原,藏族牧民招呼我们一起吃饭,声称“不要钱哟”。带着一瓶白酒就去了。羊肉鲜的,喝上一口汤,几乎掉了下巴。我出门的时候,汽车后备厢总是带上一箱二锅头。在内蒙巴彦淖尔,入住一家新开张的五星级酒店,只花了不到一半的价钱,美。还有一次,半夜投宿大车店,连窗户都没有,炕席冰冰凉,被窝脏而硬。忍了一宿,翌日一早出门,白桦林沐浴着阳光,周围风景如画。我的“房子”和“院子”竟然这么美!这让我至今记得它的名字——宝格达林场。这时,店家招呼我们:“来呀,一起吃吧。”在阿里札达,房间拥挤不堪,倒也睡得香甜。服务员惴惴不安地站在门口,问:“房间漏水了。我们就不要钱了,行吗?”甚至我在国外也有“房产”呢——去老挝万象,旅馆老板是华人。见到北方同胞,老板异常热情,犹如失散多年的大哥;和逃离祖国的贪官一样,我甚至在维也纳主要街道也有一间房子。清晨推窗赏景,听着电车在轨道上叮叮当当地跑,向车上的人招手,人家也回礼致意。惬意得像是坐在自家阳台上。

  做这类“业主”,最大的优点,是保洁、维修全省了,如果实在犯懒的话,连被子也用不着叠。知道一对夫妻,名下拥有13套住宅,号称“十三太保”。两口子的角色更像是看守房子的。门锁坏了,窗帘脏了,厨房跑水了,玻璃窗该擦了,都要奔波忙上半天。房子不租,坐看银子流淌;租出去吧又心疼,怕房客毁了新刷的墙,或招些不三不四的人。这么一想,连睡眠质量都成问题了。兜里满满的,心里长起了草。亲朋出门旅行,从来叫不动他们,因为他们是令人羡慕的“十三太保”。

  请问,一只候鸟的“房子”在哪儿?当它在天空飞翔,广袤大地到处都是窝儿。蜗牛倒是有自己的房子,不过它要用一生背负着。由于过于沉重,它只好在地上爬行。智者劝人时,常喜欢这样形容:人生如同一次旅行,大家都是普通过客;而属于你名下的房子,只相当客店。请放心,当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任何人连一块砖头也带不走。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本人究竟有多少套房子?连自己也记不清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