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0日 星期五

财经 > 新三板 > 公司 > 正文

字号:  

开心麻花的前世今生

  • 发布时间:2015-10-18 07:23: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郑岚予

  在超十亿元的票房面前,影片《夏洛特烦恼》主演沈腾或许无法忘记,12年前一个飘着大雪的剧场门口的情景,彼时,公司第一部话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最惨的一场仅卖出7张票。沈腾冒雪走到剧场门口,公司领导说今天先回去吧,“当时公司6个领导全站在雪地里,等观众退票,非常虔诚。”

  2003年从军艺毕业加入团队的沈腾,经过十数年一场场舞台剧商演锤炼,近几年凭借《今天的幸福》系列小品等四年登上春晚舞台,如今更因《夏洛特烦恼》的火爆而名气大增。而这部影片的成功,也牵引出了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开心麻花)的前世今生。

  “打造一家重度垂直的喜剧公司”是总经理刘洪涛如今对公司的定位。从尝尽创业辛酸到走上正轨,再到加速度发展时期,开心麻花如今借着第一部影片《夏洛特烦恼》大获成功的“东风”筹备挂牌新三板,真正实现走入资本市场,成为一家公众娱乐公司,追逐赶超华谊兄弟等业内巨头的梦。

  进军电影业

  开心麻花的办公点位于北京车公庄新华1949园区里的18栋楼,显得颇为幽静,但总经理刘洪涛的喜悦之情却溢于言表,几天前他曾指着竖在门厅处的《夏洛特烦恼》海报告诉媒体记者,“电影市场终于认识我们了!”《夏洛特烦恼》上映前有一些波折,原本送审的是《乌龙山伯爵》,但审查没有通过,恰恰原创高质量剧本创作难度很大,于是2014年观众反响好的话剧《夏洛特烦恼》便成了“幸运儿”。刘洪涛透露,从2014年1月拿出梗概,3月份拿出剧本一稿,5月份主创到位,再到8月8日开机,10月15日完成,后面又补拍4次,并多次杀青。

  面对《港囧》、《九层妖塔》等大片,《夏洛特烦恼》上映到底选不选国庆档是让人头疼的问题,最终兵行险招选了国庆档。为此,开心麻花在影片上映前以全国路演方式发动粉丝力量,力图通过口碑传播让电影的票房起来。40多天路演,20多个城市,超过200家影院,近千场欢笑。如此规模和频次的全国路演,给口碑营销做了扎实的铺垫。沈腾曾为此调侃道:“经常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每天就是机场、酒店、影院”。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或许有些资源整合的意思。本次电影出品方开心麻花、新丽影业、腾讯视频、万达影视,除了开心麻花本身,其中新丽影业拥有《夏洛特烦恼》海外及网络的版权,股东包括陈凯歌、万达影视、马化腾等,而腾讯视频以预告片、影评、购票、媒体平台等多方面平台支持,万达影视是院线起家,后来开始试水投资制作电影,支持力度也不会低。

  刘洪涛回忆,刚加入时公司品牌影响力没有这么大,“我是来到公司的第22个人,那时候公司没有任何签约艺人,年收入仅1000万左右。”刘洪涛回忆道。转折就发生在公司创始人之一遇凯力邀刘洪涛加入的那年。

  直到2010年刘洪涛加入前,公司的眼光依然局限于舞台剧,且主要市场在北京,天津市场并不好。当年底,张晨、遇凯和刘洪涛三人一块讨论,既然公司未来有上资本市场的打算,应该在上海和深圳有演出,引起这两个地方的关注,这才考虑向外地扩张,刚开始各地接北京的演出,然后开始做本地化运营。2010年公司全年演出210场,2014年接近1000多场,已经是2010年的5倍。

  那之前的2009年华谊兄弟已成功上市,开心麻花后来的股东之一的上海荣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培敏,投资长城影视并确立聚焦大文化产业投资的方向,电影行业资本投资暗流涌动。但当时整个电影行业仍不景气,刘洪涛也自知彼时公司实力不够,电视剧又靠明星阵容成分多,不得不放弃,只得借鉴“老男孩”网络剧火爆的方式,为了舞台剧卖得好想到做网络剧。不过,开心麻花早就悄悄下决心“做国内一流娱乐公司”,并且为此暗中筹备。

  两年后,开心麻花的网络剧在乐视正式推出,还成立了影视公司。而且2012年,小成本制作的喜剧《泰囧》火爆上映,直接刺激了刘洪涛等人的神经,多年喜剧创作和商演积淀,加上喜剧电影“小成本,大产出”的特点,进军电影业时机在其看来似乎“只差资本的东风了”。

  不做“话剧第一股”

  开心麻花早在2010年就有走上资本市场的计划,不过郑培敏至今仍难以忘记,当年刚接触开心麻花时,刘洪涛对其入股的请求是婉拒的。“那是大概在2010年左右,我刚投资了长城影视之后,”郑培敏对经济观察报说。

  在投资过Pre-IPO的企业,也参与过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都收益一般后,偶然投资的长城影视却让郑培敏收益不菲,尝过甜头后的他,敏锐的捕捉到传统行业萧条的同时,文化产业却在不断繁荣的气息,开始聚焦大文化产业投资。然而好的IP资源影视公司动辄几十亿元,“太贵了”,此时开心麻花跃入了自己的视线中。

  开心麻花只在话剧上下功夫,通过一场场商演卖票的模式积累了大量原创话剧作品,是IP资源的“蓄水池”,而且当时名气只在小众的话剧界,应该不会太贵。郑培敏“犹如发现了一座被忽略的金矿”。

  发现金矿的郑培敏笑称,当年并不认识开心麻花的高管,一开始是通过114号码查询打到开心麻花公司办公室电话上的。后来与公司总经理刘洪涛接触,得知当时刘洪涛希望引入实力强、背景雄厚的投资人,一家有外资身份符合期望的投资公司被开心麻花所青睐,然而后来由于对方放弃,反过来给了郑培敏一个机会。如今,曾经默默无闻的郑培敏也已经成为知名的文化产业投资人。

  经过一年多的接触,郑培敏终于成功入股开心麻花,砸出300万元持股比例为0.92%,“开心麻花当时并不缺钱,股东也不希望股权被过分稀释,”郑培敏道。与郑培敏几乎同时入股的还有实力雄厚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下称中文产投),中文产投是由财政部、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及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有限公司联合发起的基金,总规模200亿元人民币,满足了开心麻花的引资期望,所以中文产投获得了15%的股份。“我们先发现的这个项目,而后又推荐给中文产投,”郑培敏说。

  “中文产投是唯一一家具有国有背景的基金,它的尽职调查是最严苛的。引入中文投相当于给我们做了一个背书。”刘洪涛曾坦言。

  在中文产投入股之后,开心麻花的视野变宽了,不仅做网络剧,还拍电影,如今《夏洛特烦恼》的成功也让其胃口迅速膨胀。巧合的是,《夏洛特烦恼》上映前夕,开心麻花悄悄地在股转系统官网发布了公开转让说明,登陆新三板似乎近在咫尺。

  “开心麻花不喜欢外界给我们设定‘话剧第一股’的界限,我们要做的是产品多元化的娱乐公司,”郑培敏坦言。

  刘洪涛最近也在不断提及“打造一家重度垂直的喜剧公司”的目标,要演艺和影业并进,采取多屏整合模式,演艺主要做话剧、音乐剧、儿童剧。影业主要做电影和网络剧,电视剧方面看机会。似乎开心麻花的“大时代”即将来临。

  手中的牌

  “刘总在处理媒体的一些疑问,采访计划需继续向后延了,”开心麻花外宣负责人陈昆于10月16日对经济观察报说着类似的解释,“对于抄袭质疑,我个人愿意以人格为作品原创性担保。”

  而在盛名之下,《夏洛特烦恼》日前陷入了抄袭《教父》导演旧作的质疑声中。10月15日下午,该影片导演闫非在微博中发文否认抄袭,另一导演彭大魔也微博称,我们对自己的剧本有“洁癖”,这件事必须死磕到底,捍卫名誉……该影片改编自早几年公司原创并表演的同名舞台剧,几年来同名舞台剧表演场次很多,却并未有质疑的声音,这被看作是公司将触角从“手工艺品”的话剧延伸到“工业化制造”的电影领域的代价。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认为,感觉应该是借鉴了美国的那部片子的故事线和节奏,毕竟所有台词都完全不一样,开心麻花创新都在中文语言上,应该不等同于抄袭。

  同时也让人担忧,进入电影业这个“大染缸”,开心麻花如何避免原有的“长板”变“短板”,保证作品不受抄袭困扰。毕竟投资人郑培敏将《夏洛特烦恼》的成功归结为60%靠原创IP资源基础,40%靠导演和演员的功力。

  2003年,海归张晨、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出版商遇凯和中央戏剧学院教师田有良一起决定合开一家公司,“三个男人一台戏”,更何况三人都或多或少“有一颗做喜剧的心”,大学读城市建筑专业,当过工程师,读过MBA,还念到管理学博士的张晨曾透露,他大学时候就搞过学校剧社和乐队。遇凯毕业后有过《中国商检》杂志社任编辑、记者的经历,最有经验的是田有良,不仅在中央戏剧学院当教师,而且在合开公司前已导演了多部话剧,其中知名话剧《翠花上酸菜》便出自他的手笔。只可惜田有良在公司成立不久后,因想拍电视剧而与张晨、遇凯分道扬镳。

  唯一专业的话剧导演田有良走后,挑战很大,但张晨和遇凯并未就此放弃,仍以主要做贺岁话剧的模式去聚拢自己的团队。

  遇凯的大学校友刘洪涛后来坦言,2003年至2008年里,“朋友找朋友,朋友推荐朋友”,编剧、导演、演员的队伍慢慢壮大,张晨、遇凯对于队伍的打造倾注了很多心血,在整个团队的气质、企业文化等等方面都离不开他们。“慢慢地将品牌建立起来后,遇凯也累得差不多了,身体快盯不住了,到2008年底他退下去了。”刘洪涛说。

  创始人张晨说,即使赔得最狠的时候,他和遇凯都没考虑过小剧场。“要么赔,要么赚,两者取一。小剧场培养不出商业环境。”创始人的这种倔脾气的坚持带给了团队特有的文化基因。

  无可否认,在良莠不齐的影视行业中,“搅局者”开心麻花最核心的资源是原创话剧IP资源和创作团队,创作一部剧本需要九个月到一年,另外三个多月密集排练,成立后几年里,每年原创作品仅一部,直到2008年是剧本创作的大爆发,一年完成四部原创剧本话剧演出,之后的几年里也持续高产。截至2015年6月30日,开心麻花共完成创编话剧20余部,累计演出场次超过3000场,累计观众人数超过150万人。

  艺恩咨询总经理侯涛说,2014年6月上映的《分手大师》也改编自同名人气话剧。相信未来应该有更多成功改编的话剧作品登陆大银幕。基于优秀的成功舞台剧改编影视作品是IP多元开发的重要方向之一。通过多元运营能力提升公司收益和品牌影响力,是开心麻花做大做强的必由之路。

  上述业内人士对开心麻花进军电影业颇为看好,他对经济观察报说,做话剧的很在乎整体感和故事性,现在很多电影缺的就是会讲故事以及能把故事讲明白的人。这是它的优势。

  是什么让郑培敏和中文产投那么青睐开心麻花呢?12年来,开心麻花在大剧场靠商演一张张卖票养活自己,完全的商业化的民营机构身份,演员在实战中不断摸爬滚打,并最终成为话剧界地位不可撼动的老大,这在小众市场的话剧界里已然是个传奇。不过,刘洪涛看到,话剧市场空间不大了,想走的更高更远,就得走上话剧、电影、网络剧、其他娱乐产品等多元化之路。

  如今《夏洛特烦恼》火了,票房超10亿元,由于本次电影出品方开心麻花、新丽影业、腾讯视频、万达影视的投资比例为4:4:1:1,以10亿元的票房粗略计算,开心麻花将分得不少于1.3亿元的票房收入。这几乎相当于2014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不过慢工出细活的剧本创作模式,同样也在考验着进军竞争激烈的电影业的开心麻花。

  刘洪涛很懂趁热打铁的寓意,他透露,第二部电影剧本已经成熟,预计明年初启动筹备工作,该影片也将根据“开心麻花”团队之前创作的话剧改编。

  侯涛说,夏洛特的成功为公司贡献丰厚的收入和利润,也提升公司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会在很大程度提升登陆新三板后的股票流动性。

  不过如今的电影市场依然有70%左右的影片不赚钱,拍电影依然是风险极高的项目。但是郑培敏对其信心十足,“十多年积累的20多部原创话剧剧本,可以源源不断地给电影提供IP资源。”

  侯涛认为,目前开心麻花通过自有资金和自有IP开发影视剧,对现金的占用较低。但是随着未来影视作品出票数量的增加和投资风险的增长,也需要通过资本市场募集资金。

  另外作为电影界的“新人”,由于对电影拍摄不太熟悉用时较长,以及业内对喜剧人才的争夺日趋激烈,人才团队续接以及留住的难题也在考验着迎接“大时代”的开心麻花。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