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4日 星期天

财经 > 美股 > 海外财经 > 正文

字号:  

希腊“变天”不是欧元的末日

  • 发布时间:2015-01-27 08:22:14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恒

  一般说来,希腊大选很难进入国际舆论的聚光灯下,但这次“变天”例外。在25日举行的希腊大选,主张结束紧缩措施的激进左翼联盟党胜出。这不仅改变了希腊的政治版图,更对欧元区前景投下了阴影。当周一欧元汇率应声再次创造11年的新低后,国际舆论沉溺于一片“唱衰”欧元之中。不过,透过人云亦云的喧嚣,我们需要保持清醒:希腊或许是欧洲的梦魇,但绝对不是欧元的末日。

  说梦魇是因为,希腊“变天”不仅给希腊带来了政治生态的“U”型反转,而且也给欧洲带来诸多尴尬和不确定性。

  对希腊而言,此次大选革命性地改变了希腊的政治版图,自二战以来首次出现左翼政党执政的局面。以格瓦拉为偶像、1974年出生的激进左翼领导人齐普拉斯成为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激进左翼的胜利还表明,“民粹主义”在希腊有着极大的市场,而崇尚“务实主义”、主张在救助协议框架内让国家走出债务危机的新民主党被民众抛弃。

  对于欧洲而言,希腊“变天”带来多重困扰。其一,这表明欧盟此前以紧缩换援助的一揽子方案遭遇“滑铁卢”,接下来怎么办存在很大变数。齐普拉斯胜选后已经宣称“准备重新谈判”。此前,他曾公开宣称要求减债一半,真是“狮子大开口”。目前,希腊的主权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近180%,其偿债能力值得怀疑。面对齐普拉斯近乎“逼宫”式的讨价还价,欧洲必将陷入两难。

  其二,一旦希腊真的将耍赖进行到底,拒绝偿还到期债务,欧元集团到底要不要动真格将希腊踢出欧元区,需要长考。此前,欧盟主要领导人曾多次表示,希腊必须履行救助协议,不许赖账。但是,假如齐普拉斯在重新谈判中拒绝让步,欧洲人真有胆魄“挥泪斩马谡”吗?

  其三,希腊是否会导致泛欧洲的连锁反应。政治上,一些“民粹主义”政党从希腊身上“看到希望”,士气大振。西班牙新兴极左翼政党“我们能”就是典型一例,其领导人伊格莱西亚斯专门赴希腊站台取经。经济上,反对紧缩的声音会在欧洲甚嚣尘上,进而影响到欧元区的有关决策。

  问题的关键是,若希腊债务问题处置不好,会不会真的如一些媒体惊呼的那样会导致“欧元大厦的坍塌”“欧元区的最终解体”呢?笔者认为,这是杞人忧天。

  希腊的经济总量仅占欧元区的2%左右,无伤大局。3年前欧债危机最猛烈的时候,希腊首次拉响“退欧”警报,欧元区解体之说不绝于耳,最终结果证明不过是虚惊一场。应该看到,盎格鲁·撒克逊媒体掌控了世界话语牛耳,为了保美元和英镑的独特地位,唱空欧元是他们一贯的伎俩,欧洲人对此一直颇有微词。

  相比前几年的欧债危机,欧元区眼下境遇已有好转。其一,以前经济是负增长,而今经济增长微弱但持续;其二,金融市场趋于平静,葡萄牙、爱尔兰等国家已经脱离危机泥潭,欧洲有更多余力来应对希腊;其三,欧洲与IMF已经建立相对成熟的救助机制,5000亿欧元规模的欧洲稳定机制也早已就位,不似前几年的手忙脚乱;其四,占欧元区经济总量三分之一以上的德国是欧元区的“定海神针”,其经济多年来一直持续稳健发展。

  退一步说,即便希腊退欧,也并非就是“地狱”。近年来,将希腊“剔除”之说在欧洲有一定市场。其逻辑是,与其担忧希腊退出的“多米诺”效应,不如切掉这个无底洞换得机体健康。难怪,德国媒体曾爆出默克尔总理称希腊“退欧”是“可消化”的选择,其后虽为德国总理府所否认,可能并非空穴来风。

  回到现实,欧洲人向来有妥协的传统,处置希腊问题亦不例外。应该看到,尽管齐普拉斯选前放狠话,其实其手中的牌并不多。为履行其提高最低工资(从586欧元提高到751欧元)和扶贫的选前承诺,齐普拉斯需要更多的钱,“无米下锅”的他只能求助于布鲁塞尔。难怪,齐普拉斯胜选后转口称“希腊不离开欧元区”。这说明,顶牛是假,赖账是真。

  所以,希腊“变天”不是“末日”倒计时,而是新一轮讨价还价的开始。(向肠河)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