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4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希腊退出欧元区?“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游戏

  • 发布时间:2015-01-10 08:01: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希腊再次站在悬崖边。

  1月25日,希腊将举行议会选举。民调显示,希腊反对紧缩的希腊左翼联盟(Syriza)领导人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可能会在选举中胜出。齐普拉斯提出的政见是:拒付希腊的部分债务,要求重新与国际债权人谈判,修改救助协议,并逆转希腊为换取巨额救助而被迫采取的紧缩措施。

  这些条件料将不被德国等希腊主要债权人同意。外界担心,一旦谈不拢,希腊赖掉债务和甩掉紧缩的办法就只有一个——“甩手不干”,退出欧元区。

  事情是否真的会发展到这一地步?目前还无法下定论。但是,希腊再出“幺蛾子”,对于欧洲经济复苏前景无疑于投下了一枚“不定时炸弹”。

  “狼来了”很多回

  希腊经济体量虽然小,但却一点也不省事儿、省心。希腊经济规模只占欧元区的3%,但在2009年却掀起“蝴蝶效应”,持续数年的欧债危机的序幕正是从希腊开启。

  2009年12月,在希腊公布了政府财政巨额赤字后,被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相继调低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债务危机爆发。2010年5月,时任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达成协议,同意以紧缩政策来换取紧急援助,但紧缩政策的“苦日子”引起希腊民众的抗议。“迫于民意压力”,2011年10月31日,帕潘德里欧提出就欧盟救助举行全民公投,引起各方强烈反对。当时,希腊第一次上演了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危机。好在帕潘德里欧在外界压力之下悬崖勒马,撤消了公投,其自身也黯然下台。

  2012年5月,希腊议会选举,激进左派政党联盟在民调中又占上风,该党表示如果胜出,将废止欧盟救助协议。他们认为,即使希腊不接受援助条件,欧元区也不会舍弃希腊。这让欧元区国家恼怒,欧元区大佬们表示,如果希腊撕毁协议,那么就意味着希腊退出欧元区。所幸,激进左派政党联盟最后并未在那次选举中获胜,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危机暂告解除。

  而2015年1月25日的选举倒计时三周之时,“狼来了”的故事再次重演。

  舆论战心理战已经开启

  这一次,“狼”真的会来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陈新研究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腊左翼联盟是否真的能胜选,“目前情况还不明朗,还要看选举日前几天的民调”。但陈新强调,希腊与德国等欧元区国家的舆论战、心理战,无疑已经是进行时了。

  对于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预期,欧元区的主要发动机德国反应强硬。

  据一家德国媒体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做好准备”,一旦希腊不能兑现三驾马车总计2400亿欧元纾困计划的条件承诺,那么,让希腊脱离欧元区是“几乎不可避免的”,德国将会接受“希腊的退出”。对此,默克尔1月7日出面辟谣,淡化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但她明确表示,希望希腊政府在本月选举后遵守国际纾困条款的要求。德国总理及财长曾公开表态称,不会理会希腊方面用退出欧元区的做法来要挟欧元区盟国的行为,同时表示,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局面仍将“可控”。更有媒体称,事实上,德国和欧盟都已经在准备应对“希腊退出欧元区”后果的B计划。

  陈新分析认为,德国和欧盟放出这样的“风声”,就是打舆论战。

  希腊左翼联盟公开放出自己的“反紧缩”施政目标,是为了吸引选票。自从接受救助以来,希腊人就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希腊百姓的民意并不在于退出欧元区与否,而在于‘别让我过苦日子’。”陈新说。

  德国和欧盟的强硬表态,也是为了影响选民心态。一旦欧元区放弃希腊,希腊退出欧元区,必将导致希腊本币急剧贬值,老百姓的存款将大幅缩水,这将引发银行挤兑等危机。因而,基于这种恐慌和顾虑,一些中间选民或摇摆选民可能就不会投票给左翼联盟。

  陈新说:“2012年5月那次退出危机发生时,德国和欧盟采取这样的措施奏效了;这一次成效如何,还有待观望。”

   “退出”是希腊不能承受之重

  事实上,欧元区也不是希腊想退就能退的。

  陈新说:“在法律上,欧元区在成立之时就没有设立退出机制,可以说是一条不归路。”另外,退出欧元区对于希腊自身而言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游戏,其后果很大程度上会是希腊“不能承受之重”。

  首先,希腊退出欧元区,实际上就等同于破产。退出后将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希腊本币剧烈贬值。但希腊所欠的“外债”却都是以欧元计算的,这样一来,希腊的还债负担事实上是大大加重了。

  其次,虽然币值贬值理论上对于拉动出口有促进作用,但希腊自身的出口能力有多强还不是太明朗。陈新说:“过去3年的紧缩改革中,希腊的出口盈余得到改善,但这很大程度上不是增加出口带来的,而是减少进口带来的。希腊的主要产业是石化、海运船运、农产品,制造业并不多,因而货币贬值对于出口的贡献会有多大,目前也不明确。”

  另外,一旦退出欧元区,希腊将会更加“缺钱”。少了欧元区的信用,希腊自身的信用事实上非常“糟糕”,这会使得融资困难、融资成本极高。

  欧盟筹码比以往更多

  面对“任性”的希腊,与2011年、2012年那两次“退出欧元区”引起的恐慌相比,这一次欧盟可能会从容一些。

  “从技术上说,欧元区现在可用来应对危机的工具更多了。”陈新说,“前几次危机时,欧盟还只有临时出台的救助机制;但2013年欧元区永久性救助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正式生效,现在欧盟为了应对危机可调动的资金更多了,能力更强了。”

  从大环境来说,“当时欧洲整体上深陷危机之中,当时人们很担心,在普遍危机的环境中,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会带动其他国家也萌生退出的念头。但现在,欧洲的增长虽然依然脆弱和低迷,但是整体态势已不是处于危机之中,因此其他国家接连退出的风险大大减小。这也使得欧元区和欧盟的心态稍微坦然一些。”

  即便如此,欧元区和欧盟也不希望看到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局面真的到来。陈新说:“一旦希腊退出,肯定会对于欧元的货币体系造成冲击,汇率、债市、股市不可避免的将发生波动,希腊的债权人将蒙受损失。目前还很难评估希腊退出的冲击到底会有多大,这要看各国如何建立防火墙将损失控制到最小。但是危机传导是不可避免的。”

  经济问题还有可能转化为政治问题。“希腊如果真的退出欧元区,将对欧洲的政治生态带来负面冲击。”陈新说,“2015年是欧洲的选举年,数个欧洲国家都将举行大选。希腊左翼联盟如果上台执政,对其他国家的疑欧党派是一种鼓励;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更是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今年将进行选举的西班牙是欧洲一个比较大得经济体,其国内疑欧党派也在跃跃欲试。如果西班牙和希腊这一大一小两个国家都由疑欧党派执政,它们便可以参与欧盟的政策制定,那么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很麻烦。”

  疑欧思潮崛起,希腊闹退出,英国闹脱欧,“可以说,欧洲一体化的进程,正处于苦难时期。”陈新说。

  欧洲经济形势疑云弥漫

  2015年开年,欧洲就被希腊的“任性”搅和得有点心烦意乱。仍处于脆弱复苏阶段的欧洲,这一年的经济形势如何呢?陈新表示,现在预测还言之过早。他分析说,2015年欧洲的经济走势,至少取决于以下一些因素——希腊乱局能否避免出现最极端的情况出现?德、法、意三个欧洲大经济体增长乏力的情况能否有所好转?石油价格暴跌对于德国生产和出口的促进究竟能起到何种程度的拉动作用?被热炒已久的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是否会“落地”、何时以何种形势“落地”?2014年下半年欧元逐渐贬值带来的“出口效益”能否在2015年第一、第二季度的经济数据中得到体现?另外,欧洲与美国的产业链互动性强,美国经济增长是否强劲也将影响欧洲的表现。

  诸多的不确定性,让2015年欧洲的经济前景目前还疑云满布。对于欧洲各国来讲,2015年可能仍然不会是容易的一年。

  本报北京1月9日电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