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8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希腊和欧元区说再见?

  • 发布时间:2015-01-26 21:30:48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杨舒  责任编辑:罗伯特

  

  希腊再次成为市场心之所系,一切仿佛又回到了2009年10月。只是不知此次希腊再次点燃的“星星之火”,会给欧元区带来什么?

  希腊1月25日举行议会选举。截至记者发稿时的计票结果显示,激进左翼联盟党(Syriza)获得36.4%的选票,而现任总理萨马拉斯领导的执政党新民主党的支持率仅为27.8%。

  竞选时激进左翼联盟党领导人齐普拉斯就一直公开反对希腊现行的财政紧缩和经济改革方案,称要就此与欧元区“三驾马车”重谈条件。如今该党胜选,即将发生的对峙局面或将更深层次地引发希腊撕毁援助协议甚至退出欧元区的风险。难道,这一次真的要说“希腊,再见”?

  退欧只是筹码

  “2010年希腊没有退出欧元区,现在希腊也不会退出欧元区,欧元区这棵大树仍然重要。”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部副主任王朔直言。

  王朔认为,所谓“退欧”言论只是齐普拉斯的竞选筹码,用以唤起希腊民众对近几年“紧缩生活”的共鸣,以赢得更多选票。

  数据显示,紧缩财政的这些年,希腊民众始终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欧元区危机爆发至今,希腊经济已经收缩了25%;失业率也高居25%,年轻人失业率更达到近60%;目前希腊平均工资为一个月600欧元,近20万希腊人选择移民他国……

  如此看来,齐普拉斯的竞选口号是对症的,结果也是不错的。但王朔直言,齐普拉斯是不会兑现的,至少不会“激进”兑现。毕竟从希腊经济来讲,欧元区对希腊的援助及苛刻要求,的确使其实现了财政基本面的好转,免于债务违约。

  资料显示,欧元区的援助和紧缩的财政政策帮助希腊于2013年提前实现了基本预算盈余,并在2014年通过发售国债重返国际资本市场融资,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和惠誉也分别将其主权信用评级逐渐由“垃圾级”提升至“B”。2015年希腊还有170亿欧元的债务要到期。

  王朔的推测已在齐普拉斯的言辞中显现端倪。据英国《卫报》报道,随着选举的临近,齐普拉斯对待欧洲债权人的言辞越来越缓和。他甚至曾公开表示,希望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

  妥协才是结局

  希腊不能离开欧元区这棵大树,欧元区同样也无法同意希腊离开。

  王朔表示,希腊彻底退出欧元区不仅会威胁欧元区一体化进程,更将造成市场严重动荡,尤其是在欧元区陷入技术性通缩、欧版量化宽松政策刚刚推出之际。

  数据显示,齐普拉斯胜选的消息爆出后,欧元对美元开盘跌幅逼近1%,最低跌至1.11020,创下2003年9月30日以来新低;美元指数则暴涨至95.48,同时黄金上涨。

  仅仅是齐普拉斯胜选市场就如此敏感,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后果更不敢想象。欧元区经济政治“主心骨”德国,其总理默克尔已经公开表示希望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继续成为欧元区一部分。

  王朔认为,权衡再三,妥协才是利于双方的唯一结局。他预测,齐普拉斯正式上台后,肯定会与欧元区“三驾马车”重新讨论希腊的财政紧缩和经济改革方案,以维护自身形象,而欧元区或许会在非关键细节上给予让步,或是完全不让步。唯一确定的最终结局是:希腊仍会继续按照欧元区统一要求执行结构改革方案。

  不过,客观讲,尽管希腊和欧元区各自都握有一定筹码,但欧元区的筹码显然更重。按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王天龙所说,希腊经济结构严重依赖航运、旅游,缺乏有力的经济增长点,动力不足,现阶段及未来一两年中,希腊负债率都不会有太明显的下滑,偿债风险依然存在。这远不是依靠执政党的更迭所能解决的问题。

  短评

  希腊新政府面临艰巨挑战

  在希腊1月25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主张结束紧缩措施、就救助协议进行重新谈判的激进左翼联盟党获胜。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激进左翼联盟党胜选,表明希腊民众对实施近5年的紧缩措施已感到厌倦,但该党上台后将面临一系列严峻挑战。

  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为避免违约,希腊向国际债权人申请了两轮共计24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为获得这些贷款,希腊承诺实施以减薪、增税、裁员和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紧缩和改革政策。

  严厉的紧缩措施使民众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失业率超过25%,约四分之一的家庭陷入贫困。大批民众在绝望和愤怒中把选票投给了反对紧缩的激进左翼联盟党。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希腊面临一系列迫在眉睫的问题,激进左翼联盟党一上台就必须立即迎接来自国内外的双重挑战:对内,要稳定国内局势,兑现选举承诺;对外,要处理好与国际债权人的关系。

  希腊的局势发展给欧元集团特别是德国出了一道难题:如果在与希腊新政府重新谈判中拒绝让步,甚至把希腊踢出欧元区,欧元大厦将垮掉一角,市场也会不断猜测接下来哪个成员国会退出,这将动摇欧元本已脆弱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甚至有可能导致欧元区最终解体;如果向希腊作出过多让步,其他重债国可能会提出类似要求,债权国政府也将面临本国民众的指责,政治和经济风险都很大。

  从长远来看,希腊的难题其实只是欧洲所面临难题的一个缩影,如果希腊和欧洲领导人拿不出解决希腊问题的良策,那么希腊的今天很可能就是欧洲的明天。(陈占杰刘咏秋)图为激进左翼联盟党领导人齐普拉斯在庆祝集会上感谢支持者。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