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4日 星期二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减持新规留“后门” 重要股东涌向大宗交易通道

  • 发布时间:2016-01-13 07:52:34  来源:环球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菲

  一系列减持新规加紧出台,意在稳定市场预期、缓解对减持潮的恐慌情绪,A股上市公司更是再掀一波“承诺不减持”的热潮。然而,市场似乎并未由此定心。

  由于对不同股权转让方式的减持采取区别对待,大宗交易成为减持新规的“后门”,免于适用集中竞价、协议转让形式的减持所要遵循的约束要求。而重要股东的减持或早已迫不及待。在1月10日及11日晚间,先后已有安妮股份兆日科技雄韬股份我武生物信威集团发布了股东减持公告或减持计划。

  多位市场人士对此指出,此次减持新规的重点已转为“疏堵结合”,回避规范大宗交易减持或出于对重要股东权益的综合权衡和考虑;但留有大宗交易减持这一重要途径,使得减持压力仍存,且市场恐慌情绪的发酵亦不容小觑。

  减持新规为大宗交易留“后门”

  新近出台的减持新规对不同形式的股权转让采取了区别对待,并为大宗交易减持预留了“后门”。

  1月7日,在暂停实施熔断机制的当天,证监会紧急发布了《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下称“《减持规定》”)。从《减持规定》的条款来看,该文件重点就重要股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这一特定途径减持股份作出细化要求。核心条款则为,上市公司重要股东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时,需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且三个月内减持股份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

  然而,在《减持规定》发布之后就有市场观点指出,其覆盖和适用范围出现多处监管空白区。如,通过集合竞价减持股份所需要满足的监管要求,并不包括重要股东通过二级市场购入的股份。这意味着,重要股东在股灾期间及之后增持的股份,可以在增持六个月后卖出。此外,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多种途径的减持也缺乏有效约束。

  随后的1月9日,沪深交易所发布关于落实《减持规定》的相关指导意见;主要对以“协议转让交易”这一途径的减持做了细则要求,被市场认为及时打了“补丁”。

  根据沪深交易所发布的通知,在遵循减持规定的相关条款基础上,上市公司重要股东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股份的,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得低于5%,转让价格范围下限比照大宗交易的规定执行。

  但截至目前,上述一系列减持新规均未对重要股东通过大宗交易的减持行为做出说明。这意味着,大宗交易在此前发布的重要股东减持禁令到期后,不再适用减持新规;对于减持比例的要求、预先披露等规定,拥有了“豁免权”。

  “在现行的减持新规里,大宗交易这块是没有任何明文规定的。可以说,如果大股东想要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可以不预先做信批、没有减持比例的要求。这等于给大股东减持留了一个很重要的通道。”某券商策略分析师表示道。据Wind不完全统计显示,2015年1月11日至今的一年间,上市公司重要股东二级市场交易中,通过大宗交易平台产生的增减持交易就有2240起。

  上市公司火速减持 抛压仍存市场难定心

  对于新规之下畅通无阻的这条减持捷径,上市公司重要股东们火速响应。

  安妮股份在1月10日晚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杰拟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向深圳方略资本或其指定的基金、千合资本或其指定的基金,总计转让其持有的安妮股份600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3.08%。

  11日晚间,更多上市公司加入减持大军阵营。其中,兆日科技宣布其控股股东晁骏投资,计划在今年1月13日至7月12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减持不超过336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0%。雄韬股份表示,公司股东孙友元计划在今年1月15日至7月30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1032.75万股公司股份。我武生物则公告称,股东东方富海拟计划至2016年7月8日期间,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993.4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5%。

  此外,信威集团还在11日晚披露了公司股东的减持交易情况。公告显示,公司股东吕大龙已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了公司股份4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6%。

  “大宗交易是大股东减持非常重要的一个途径。保留这一途径,应该是监管层对上市公司大股东这一群体利益和话语权的考虑。”谈及监管新规为何避而不谈大宗交易,上述券商策略分析师如此表示称。在其看来,与当时发生“股灾”时的应急措施不同的是,监管层此次推行减持新规的目的和出发点,已非完全堵死大股东减持的所有途径。

  这在证监会发布《减持规定》时的通知表述中已有体现。证监会在此前的通知中指出,《减持规定》的制度是为防范大股东和董监高集中、大规模减持冲击市场,同时也遵循“疏堵结合”的思路、依法保障其转让股份的权利,并通过完善配套机制引导其依法、透明、有序减持。针对细则条款的制定,证监会还强调,将既避免“18号文”(指此前发布的减持禁令)到期后出现减持高峰,稳定市场预期;又要兼顾中长期供求平衡,满足大股东持股适度合理流动的需求。

  增持成本压力高企、大盘走势尚未回暖,面对上市公司重要股东的减持压力,“疏堵结合”成为减持新规的最大变化。但为大宗交易留有的这一扇“后门”,或也有可能是为减持抛压开了泄洪之穴。

  开年以来大盘持续震荡,市场将诱因归结于多方面原因的共振,包括汇率下行、经济增速低于预期等。股灾时紧急出台的大股东减持禁令到期,亦是引发市场恐慌的原因之一。兴业证券就统计称,去年7月至9月期间重要股东的增持股份分别约为655 亿、 570 亿元 和 409 亿元。此外,在当时紧急救市中部分股东增持资金还可能加杠杆融资,因此减持压力迫切。

  以兆日科技为例,其公告中就明确表示控股股东晁骏投资减持的原因为资金需求。据统计,晁骏投资持有926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58%;其中还有质押股数12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0%。

  根据兴业证券上述测算,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减持抛压释放时间集中为今年前3月;且每月重要股东的平均减持压力约为1000亿至1500亿元。兴业证券策略分析师张忆东表示,与历史相比处于较高水平,但是相对于目前50万亿的总市值比例较小。但其同时强调,重要股东通过大宗交易转让之后,大宗交易接盘者直接在二级市场的卖出,多次转手后实现减持,仍将对市场产生压力,“需要提防的是投资者的预期,或者他们对于‘化整为零减持’的担忧。”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