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7日 星期二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二、“两大症结”、“结构性通缩”与“三性叠加”

  • 发布时间:2015-12-16 00:43:38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1、“两大症结”直接拖累经济增长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中存在两大症结。一是产能过剩问题依然严重;二是房地产库存高企。这两大症结同时存在拖累了经济增长,且都属于供给侧问题,其实质是过剩。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尤其是2012年以来,我国加快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工业,特别是制造业领域面临较大的“去过剩产能”压力,而这个过程将持续很长时间。据预测,2015年,我国钢铁产量预计将达8亿吨,其中过剩产能至少在3亿吨左右,而2016年仅能削减2000万吨过剩产能。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造船等领域也存在类似情况。同时,PPI连续45个月下降也折射我国工业产能过剩依然严重,工业领域的通缩风险加剧,产能过剩治理迟迟未见明显成效。我国经济市场化程度明显不如西方发达国家经济。西方国家出现经济危机后,往往能够迅速出清,过剩产能在较短时间内调整到位,有利于经济重新出发。我国受市场化程度不高和体制机制等综合因素制约,在西方国家可以行得通的经济学原理和政策手段在我国往往难以奏效。在我国,产能过剩治理依然任重而道远。

  当前,我国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呈现“总体过剩、结构分化”的特点。一方面,总体上面临较大的去库存压力。2013年10月末,全国商品住宅待售面积为4.54亿平方米;2014年10月末,待售面积增至5.82亿平方米;2015年10月末,这一指标进一步上升为6.86亿平方米。按目前每个月1亿平方米左右的销售速度测算,存量待售面积至少需6个月才能消化完毕。但这仅仅计算了已竣工未销售的面积,如果将在建项目(包括70亿平方米左右的施工面积、12亿平方米左右的新开工面积)也计算进来,则至少还要增加82亿平方米左右的库存或准库存。如果每个月销售1亿平方米左右,至少要88个月(或7年左右)才能将其彻底消化。由于库存居高不下,开发商投资积极性走低,导致我国房地产投资增速明显下滑。今年以来,房地产投资增速大幅下行是投资疲软的关键原因。2011年,我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保持在30%以上,2013年降至20%左右,今年1-11月更降至1.3%。未来投资能否企稳,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房地产投资增速能不能上来,而这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房地产库存压力能不能有效减轻。从各地区比较来看,又存在“结构分化”的现象。事实上,现在一线和二线重点城市的刚需及改善性需求仍较为充足,房地产库存已处于较低水平;房地产库存高集中体现在部分二线及三线以下城市,这些中小城市的主要目标仍是加快消化现有库存。

  2、当前经济并没有出现典型的全面通缩

  PPI连续45个月负增长,三季度GDP平减指数下降至-0.61%,有人说中国已进入通缩时期。我们认为,目前存在结构性通缩,但没有出现典型的全面通缩。

  近两年CPI运行较为稳定。而1997年和2008年危机之后都曾出现负增长。今年以来剔除食品和能源以外的核心CPI保持在1.2%-1.7%之间,整体运行平稳,处于低通胀状态。从CPI这一考察通缩水平最重要的指标来看,当前并没有出现典型的通缩。虽然存在工业领域的结构性通缩,但是整体物价水平保持平稳。

  不同于以往全面通缩时期,当前劳动力、土地等要素和资产价格仍在上涨。劳动力成本特别是传统低端劳动力成本仍在持续上升。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同比降幅大于土地成交价款降幅,土地出让单价也是上升的,特别是今年一线城市供应土地挂牌均价平均涨幅超过30%。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环比连续6个月增长,一线城市环比8个月增长。股票市场在经历了6月的震荡之后,最近股指缓慢上升,大幅高于此轮股市波动之前。

  输入性因素导致了工业购进价格跌幅大于工业产出品价格。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全球生产供应能力的提升和需求的走弱,加上美元升值,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震荡下行,资源、工业、农业等所有初级产品价格大跌。我国进口产品价格总指数连续4个月同比降幅超过-10%,其中矿产品、原油进口价格跌幅超过-30%。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同比增速从去年6月-1.5%下降到今年11月-6.9%,连续23个月跌幅大于工业产出品价格指数跌幅,并且跌幅差距从最初的0.03个百分点逐渐扩大到1个百分点,呈现明显的输入性结构通缩特征。

  3、认清“三性叠加”复杂局面,理性开展宏观调控

  所谓“三性叠加”,是指经济运行中的周期性因素、结构性因素和外生性因素相互交织、相互影响和共同作用。如房地产调整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也有结构性因素,而周期性因素中还包含前期政策调控的影响;制造业和工业持续调整和通缩状态发展主要是结构性因素所致,但也有周期性和外生性因素推波助澜;美国加息预期一次次演绎,带来资本持续外流和人民币贬值压力,发达国家经济复苏分化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放缓导致我国出口不振,则是明显的外生性因素。正是因为上述三种因素叠加在一起,才造成了当前我国经济极为错综复杂的局面。

  当前经济运行中的种种难题,既不全是周期性问题,也不全是结构性问题,更不单纯是外生性问题。为此,宏观调控既不能只注重总量、不关注结构,也不能只注重结构、不关注总量;既不能只注重需求、不关注供给,也不能只注重供给、不关注需求。当前需要避免的问题是,在逆周期调控中,不适当地把结构性问题都当成总量问题,过度运用总量工具加以调节,从而逐渐积累潜在的负面效应。在结构调整中,过度相信市场力量,而忽视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导致产能过剩治理迟迟不能见效。短期而言,仍应增强和改善总量型需求管理,以稳增长为主要目标。中长期而言,则应健全和加强结构型供给管理,以达到结构改善、提质增效的目的。两者相辅相成,不应偏废。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