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芮"观察:工资集体协商开启收入分配改革新思路

  3月5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两会芮观察》。

  在今天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代表们分别审议了政府工作报告、财政工作报告以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报告,当然我们最关注就是这份政府工作报告了。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稳字当头是总基调,平稳、稳妥、稳定、稳健这样的字样频繁地出现,其中两个数据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是GDP、另外一个就是CPI。首先来看GDP,在2011年增长9.2%的基础上,今年进一步放缓目标,增速定在7.5%,这是8年来首次低于8%的增长目标。我们再来看CPI,今年明确提出,要把CPI控制在4%左右的涨幅,这和去年的5.4%相差将近25%,而这两个数字的出台,都不外乎于今年经济工作的总基调——稳中求进。这份报告中还大量涉及了关于“增加居民收入”、“深化分配制度改革”等等方面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在努力发展经济的同时,也更加努力地希望全社会能分享到社会发展的财富。

  【“十问收入与分配”第二问】温州:工资集体协商显成效 工资协议超万份

  温总理在今天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2年要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工资制度,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稳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大家都希望能涨工资,但是工资涨了企业的成本就会增加。那么怎样来协调员工和企业的利益?怎样找到双方利益的平衡点?这个问题不光是企业的员工关心,两会的代表委员和我们也很关心,一起来看《两会芮观察》推出的“十问收入与分配”特别报道的第二问。

  2011年5月,浙江温州兴乐集团的一个车间里,举行了一场特殊选举。员工们通过无记名投票选出来的代表,将就员工的工资待遇问题与集团的管理层进行谈判。

  虞文品(兴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加工资这个概念,对于企业来说,就是等于是出血,要增加这个成本。你不给员工很好的工资这个增长的一个机制,那么员工肯定会流失,会给企业带来一些很多隐性的损失,所以说这个会造成企业的另外一个大出血。

  虞文品坦言,因为没有现成的模板和参照,对于工资集体协商这件事,他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好在员工们的积极性都很高,第一步,员工谈判代表的海选进行得很顺利,公司13个片区经过一轮轮投票,最后推选出了43名来自一线的员工谈判代表。

  石书行(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当时也感到很高兴,也很意外,一看大家都是投票选举的,再说我的口才也不怎么好,就是感到有点奇怪。

  记者:你觉得大家为什么选你?

  石书行(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因为可能是我的资格相对于来说有点老,老了一点吧,还在这个沟通方面比较随和一点吧。

  石书行告诉记者,当选谈判代表后,他开始多方搜集自己所在片区员工,在工资待遇上的意见。而此时,集团的管理层开始担心,员工们提出来的要求会超出企业的承受能力。

  倪海鸥(兴乐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工资协商这一块是这样,刚开始是有顾虑的,就怕万一就是说员工漫天要价,跟我们的心理底线的差距太大,怎么办?有这个担心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倪海鸥的担心是多余的,员工在工资集体协商的过程中并没有漫天要价。

  黄跃东(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反正一般人漫天要价我觉得不可能,这也是现实。你比方说你要三千、六千、八千,他也不能给你,你要也没有用,就是说,大伙儿应该实际点

  黄跃东说,他所在片区的员工立足实际,普遍希望工资能有两到三成的增长,同时提出在厂里订单少的时候,也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黄跃东(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当时具体就是说,两方面,第一要求就是说工资最低得保证三千,八个小时工作时间,另外一个就是要求能不能保底,就是说电缆是有淡季的,你接不到活,员工希望能有个保底,不然心慌。

  经过广泛深入的调查摸底,2011年9月,兴乐集团的劳资双方正式坐下来开始面对面的工资协商。

  吴海前(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当时坐在那里是非常紧张的,有好多事情,员工反映出来的,我们都列在小本子上面,一紧张,小本子有时候也忘了翻了。

  虞文品(兴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那个坐下来我看大家都比较拘谨,放不开,然后我就告诉他,我们集体协商,也等于是一个讨价还价,所以今天都是平等,然后一下子他们这个氛围都变了,然后就开始活跃起来,然后也大胆说了。

  谈判的过程一波三折,有顺利的时候,也有僵持不下的时候。

  石书行(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当时说给普工增加工资15%—20%,老板一口就答应了,就是对我们这些技术工有点苛刻。

  在公司的管理层看来,因为技术等级不同,原来新进厂的工人有的月工资不足两千元,这次应该多加一点。而一些老工人,月收入已经在四千元以上了,增长的幅度不需要太大。这种想法让很多老员工感到很不服气,而他们中的不少人因为德高望重,都是自己所在片区的谈判代表。

  高文坤(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按道理来说,公平来说,那就是每个人10%,或者15%。

  记者:但现在不是这样的。

  高文坤(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我们一个班组,你一个人是开不起来的。你如果说下面人的工资提不起来,没人干的话,留不住员工就无法生产。

  高文坤说,通过换位思考,老员工们也慢慢想通了,虽然工资的涨幅相对要小一些,但总收入能增长终归是一点好事。不过,在谈判桌上,他们还是非常坚决的要求,老技术工人的工资涨幅不能低于10%。

  石书行(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我们必须坚持的,我感觉,我给厂里面带来了这么大的效益,给厂里面减少了这些不必要的损失,我们应该坚持,他就答应我们这个条件。

  记者:后来老板同意了。

  石书行(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终于同意了,老板还可以,最后也答应我们了。

  从去年5月海选谈判代表,到13个片区逐一谈判,历时半年多,在去年的12月底,兴乐集团最终完成了首轮工资集体协商,员工工资的平均涨幅最低为10%,最高达到了29%,同时企业也同意了员工提出的保底工资的要求。

  石书行(兴乐集团工资集体协商谈判代表):这个比起来以前工资完全没定下来之前,大家的心情、工作、产量都上去了,因为工人的心情开朗了,没牵挂了。同样的八个小时的话,比现在八个小时产值基本上翻了1.5倍,这跟心情有很大的关系吧。

  不过,一切并没有结束。眼下,因为企业今年的工资发放将从计件工资改为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不少员工对绩效工资的考核标准有疑议,于是劳资双方又一次坐到了谈判桌前。在记者拍摄的时候,兴乐集团的工资集体协商还在持续,温州市总工会的数据显示,截止2011年底,当地有上万家企业签订了工资集体协商协议10660份,覆盖职工近百万人。

  尤小平(全国人大代表):如何去形成一种双方认同的一种报酬机制,工资集体协商,是一个非常好的一种举措。劳资双方的这种协调机制能够让所有的这个管道,这个广大劳动者能够体现自己的价值,能够分享企业发展的成果。

  全国政协副主席黄孟复:工资集体协商应平衡企业利润和物价上涨幅度

  我们看到,温州已经开始尝试工资集体协商,这也是迈出了收入分配制度多元化的第一步,那今后怎样完善工资集体协商,怎样扩大中等收入人群的比重,为此,我们也采访了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和来自英国的经济政策和能源问题评论师科尼莉亚·梅耶,一起来看看他们的观点。

  黄孟复(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我们现在形成一个三方机制,第一个工资的增长应该在建立在企业的效益的基础之上,如果企业亏损,大家还要涨工资,最后企业解散掉;第二,企业取得希望利润以后,这个利润的分配的机制,我认为呢,企业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利润分配掉,企业发展前途也没有竞争能力了。所以我们提出来三方,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应该是在一个行业的水平上进行平衡。平衡的基础就最起码盈利的企业,他应该工资增长应该高于物价增长,这样的话员工的生活水平就不会降低。我们到底增长多少,这个由这个三方政府出台一个,指导这样一个指导线,工会和企业家方面进行协商,沟通,最后达成一个指导线。

  科尼莉亚·梅耶(英国经济政策和能源问题评论师):如果去美国中西部,比如俄亥俄州一个工薪家庭,在办公室或者是工厂工作,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工资收入。如果他们在股市或者债券市场投资,显然就会获得红利和债券收益,他们还有储蓄利息。如果他们投资房地产,就会有房屋租金收入。因此,经济的越是发展,家庭就越希望将财产分布在各种收益高的投资中,从而为工资收入提供补充。

  芮成钢观察

  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领域,大家首要关心的还是一次分配领域,也就是工资奖金这一块。过去我们一直强调一次分配讲效率,二次分配讲公平,通过市场实现第一次分配,通过政府调节进行收入的二次分配。但实际上,如果第一次分配不合理,有着结构性缺欠,那么在二次分配中,政府很难通过税收等手段从根本上扭转这种不公平的局面。党的十七大报告中,首次强调在初次分配中体现公平以遏制贫富差距。4年来,在一次分配领域,我们看到了许多可喜的变化。连续四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都保持每年8%左右的增长。但另一方面,与之相比,连续四年的GDP增长都保持在9%以上。因此,我们更加关注如何让老百姓工资增长的速度能赶上经济增长的脚步?让劳动者从社会财富的蛋糕中分得更多,日子过得更好,这也是我们改革发展的根本目的之所在。因此,温州部分企业尝试的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显得难能可贵,这种面对面的谈判,不仅有利于收入分配更加合理,更重要的是工人在一次分配领域不再只是被动地等待或是无奈地用脚投票,劳动者的话语权显著增强,这有助于改变劳动者的弱势地位。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给我们的启示在于,工资福利的改善,说到底不只是政府、企业和个人单方面能够做到的,它需要三方面共同努力。政府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只是一种底线。企业违规,就应受到相应的惩罚。但在这个底线之上,政府却不能要求企业给工人多发工资。劳动者如果想争取到更多的工资待遇,集体谈判为我们开启了一种新的思路。我们也期待着一个更加完善的收入分配制度,能让老百姓的钱包鼓得更实一些。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政府工作报告

  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既是对上一年工作的总结,又是对未来一年的工作展望,今年是十二五期间承上启下非常重要的一年,那么,面对这样一份政府工作报告,代表委员们是怎么看待的呢?

  倪永培(人大代表):我觉得我们这些传统的企业啊,一定要新型化,也就是要提高我们内在的科技含量,要提高我们的机械化、自动化水平。

  金志国(人大代表、青岛啤酒公司董事长):7.5%的GDP增速在全球的比较来讲仍然是高速度,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呢,这个7.5%是建立在去年9.2%的增长速度上,有47万亿的基数上去创造7.5%,那么这个7.5%的绝对数也是不小的;第三个更重要的是转方式、调结构的需求,我们知道转弯一定要减速,为了稳增长,稳字在前,转弯不要摔倒。

  陈经纬(政协委员):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温总理提到加大财税金融的改革。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需要有关部门真正研究一套办法出来,大的金融机构,它们在大企业里面挣了那么多钱,在小企业里面有时也可以适当地承担一点“小微”的风险,不要为了保证百分之百的风险规避才敢放贷。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章艳(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在今天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我注意到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也是2012年的一项主要任务,因为关系到每一个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也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曹朝阳(人大代表):真正的百姓通过收入分配这么一种手段,感受到改革开放这个成果,他是切身体会得到,政策方针很大的一个转变由原来的投资拉动变为消费拉动,老百姓如果手里没钱,袋子里没钱,消费拉动就起不来。

  章艳(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记者):今天我在人民大会堂的采访过程当中,对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的完善工资制度和建立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等等问题,代表委员都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常德传(人大代表):企业退休的老人,能不能逐步和事业单位老人的退休养老金拉平,也帮助这些弱势群体,老年人老年生活更加幸福、更加美满。

  陆启洲(政协委员):我们从企业来讲,要尽可能建立职工工资随着企业增长稳定增长这样一个机制,保证收入更多向劳动倾斜,而不是更多向资本倾斜。

  • 来源:中央电视台
  • 编辑:杨威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