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7月10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电话网络骗子还有得治吗?

  • 发布时间:2016-04-07 09:04:56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腾讯日前发布反信息诈骗大数据报告,今年第一季度全国收到诈骗短信人数达6.4亿,诈骗电话拨出次数10.1亿次,金额损失合计超35.7亿元。报告还显示,近十年来我国通讯信息诈骗案件每年以20%-30%的速度快速增长,去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立案59万起,同比上升32.5%,共造成经济损失222亿元。近日,南方日报记者走访了公安系统、运营商、相关专家以及误入此行的人,对此类诈骗日益猖獗的现象进行分析。

  广州市公安局的杨警官是反电信诈骗中心的工作人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打击通讯信息诈骗,据其介绍,冒充公检法、娱乐节目中奖、车票票务人员的通讯信息诈骗方式最为常见,虽然方式陈旧,但老有人中招。这类的话题在今年春节被推上了央视春晚,小品《放心吧》就是讲述由诈骗电话“猜猜我是谁”引发的误会,让人忍俊不禁,但是又感同身受。就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杨警官办公室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他还没说上两句,就顺势挂掉,苦笑一声:“又是骚扰电话。”

  现状:诈骗方式老旧却总有人中招

  “在我们看来,通讯信息诈骗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并没有多么高明的技术,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几种。”广东移动的一名反通讯信息诈骗的技术员工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这位技术人员以伪基站短信为例向记者讲述,伪基站的技术其实就是一种伪装成运营商基站的无线电发射装置,通过干扰屏蔽运营商通讯信号,然后伪装成运营商的网络,向手机用户发送虚假信息或者带有木马病毒的信息。

  日前,记者曾接触一位用伪基站发送广告短信的人,他告诉记者,设备是花了几千块钱从一位朋友处购得,操作非常简单,记者也目睹了他的一次操作过程,他将汽车开到一个人员密集的商场,然后打开伪基站,将编辑好的广告短信通过伪基站发送出去,没过多久记者的手机上就收到了那条广告短信。

  不过,由于这位人士主要在其生活的县级城市发送这些短信,收费比较低廉,发送两万条短信,仅收费400块钱。然而据上述技术人员介绍,在一线城市发送此类短信,收费都在千元以上。

  根据记者梳理,假冒银行客服、假冒10086、假冒公检法、假冒娱乐节目中奖、假冒机票票务人员、假冒淘宝客服等是最常见的诈骗方式,并且也曾被媒体多次报道过,但是依然有不少人会中招。

  广州市公安局反电信诈骗中心的杨警官告诉记者,在这些诈骗手法中,冒充公检法的诈骗方式最容易得手,所涉及的金额也都比较大。杨警官说,这类诈骗者往往会事先掌握目标人物的个人信息,对点实施。

  由于这些部门的权威性,受害者接到此类电话后常会信以为真,从而掉进骗局之中。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们的防范意识不够强。反电信诈骗中心的专线民警小曾向记者讲述,有部分受害者在接到此类电话后会向他们咨询,但是专线民警却发现,有时让他们从诈骗的迷局中走出很需要下一番功夫。

  对策:建立有效的联动机制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缺乏一个有效的联动打击机制一直都让公安系统在打击电信诈骗时陷入被动局面——由于无法及时联动各部门资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信诈骗的整个流程实施完毕。

  比如,当公安机关发现一个电信诈骗行为正在进行时,需要与银行系统沟通,冻结受害者的账户,以防止更多的资金转移到诈骗者的账户上。但是,由于没有一个有效的联动机制,银行需要走完申请、审批、盖章等程序后,才能冻结受害者的账户,等到那时已经来不及了。

  杨警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坦言,如果不打破部门之间的壁垒,在打击通讯信息的诈骗上的效率就会大大降低。由于通讯信息诈骗往往有一个完整的链条,所涉及的对象包括运营商、金融机构、公安等,在打击过程中往往需要多个部门的通力合作。

  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国务院两次召开打击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的部级联席会,为地方层面上的联动机制树立了榜样。过去一年,广州、上海、天津等地在整合公安、通管、运营商、金融等多个部门的资源后,先后建立了反电信诈骗中心。广州在去年4月份设立反电信诈骗专线,并由市公安局牵头设立了反电信诈骗中心。

  杨警官介绍,广州市反电信诈骗中心通过点对点机制,与多家银行建立了可以直接对接的电话专线和绿色通道,只要有受害者报警,反诈中心就可以快速反应,直接与相关银行取得联系,进行前期的账户冻结。

  “电信诈骗的收款账户一般分为一级、二级、三级等多个层级,不断分叉。通过这个绿色通道,我们可以直接在它的二级账户上进行冻结,从而大大减少受害者的损失。”杨警官说。据其介绍,曾经一单涉及2000万的大型通讯信息诈骗,就用这个方法直接冻住1990万的被转移款项。

  独立IT分析师付亮表示,打击电信诈骗在执法环节上,建立基于网络的信息交互机制,打破单位、行业、地区限制,支持远程跨行业的快速反应,减少人-人交互时间,从而避免其带来的时间延迟。此外,他还建议也要避免跨系统查询、调用权限过高带来的信息泄露问题。

  打击:取证难的问题依然存在

  “不少通讯信息诈骗的从事者,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所从事的是违法行为。”广东移动的技术人员表示,他向南方日报记者讲述,由于违法作案的成本和门槛都比较低,一些法律观念淡薄的普通人很容易经不住利诱而卷入其中。

  上述记者接触到的那位伪基站短信的发送者就向记者直言,他并不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触及到了法律。由于每天可以获得几百块钱的收入,这份工作甚至成为了他的主要的收入来源。为了扩大自己的客源,他还打算向商店派发自己的传单广告。而那些商店也不认为这种短信属于一种诈骗行为。

  不过,对于打击通讯信息诈骗来说,更为尴尬的是取证难、立案难的问题。专家表示,虽然发送伪基站短信的行为可以被判定为“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但是由于往往只能抓到末端的信息发送者,背后真正的“大鱼”反而不受刑罚。如果以诈骗诈骗罪来定罪的话,又常常因为很难取到完整的证据链而无法定罪。

  “通讯信息诈骗行为的本身属于非接触性诈骗,在获取完整证据链的问题上,确实要比一般案件的难度大,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和物力。”杨警官坦言。此外,据其介绍,由于一些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已经相当成熟,为了规避风险往往会将各个环节刻意分开,这无形之中就增加了侦办的难度。

  梳理近年来广东省公安部门侦办的大型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的案件,如飓风1号、飓风2号,经常多部门、跨区域、甚至跨国合作,对通讯信息诈骗行为起到了有效的震慑作用。

  (记者 王伟凯 祁雷 通讯员 岑柏瀚)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