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18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2016中国经济最大的机会与风险

  • 发布时间:2016-01-04 07:49:30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新年伊始,国际经济出现了好转之势,金融形势也有了逐渐改善的迹象,与之相伴随的是金融分化酝酿巨大变数,金融和金融政策发生了根本变化,资金在流动方向上有了重大变化。国际经济金融市场结束动荡转入平稳,也使我国经济赢得了有利的外部环境。独立于美国金融市场走势的中国资本市场有可能产生特别的机会。或许2016年我国投资人面对的最大风险是人民币贬值。如何既让人民币汇率随市而动,又能维持汇率相对稳定,不使经济下行的压力增大,期待着央行拿出大智慧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之时,国际经济出现了好转之势,金融形势也有了逐渐改善的迹象。

  经济变化最显著的当然是美国,金融走势转向分化。一方面,经济复苏具备了现实基础。2015年11月公布的失业率数据已低至5%,自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以来,已经下降了62个月,仅为2009年10月10%的失业率的一半,说明美国在充分就业上已经远离了危机时的影响,民众谈虎色变的失业威胁逐渐远去,向历史上就业最好的时期进发。

  另一方面,与经济好转相伴随的是,金融分化酝酿巨大变数,金融和金融政策发生了根本变化,这将深层次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在临近去年底的12月16日,美联储喊了一年多的加息终于成真,这天,联邦基金目标利率被设定在了0.25%-0.50%的区间,自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首次加息,基本终结了过去长周期利率为0的历史,也终结了“钱多便宜”的“廉价货币政策”,这意味着从今往后美元不再是很容易就“借到的钱”了,那些曾经大量低成本使用资金的美元债务,都得进入财务成本上涨的升息过程,那些资金需求特别巨大的行业,都将面临资金流入减缓或成本剧增的局面。

  基于这种牢固的经济好转,即使货币的廉价性消失,促使“钱”变得“值钱”,也使货币的风险性降低,更使钱有了新的流向选择。由于资金变得“值钱”,在流动方向上发生重大变化,资金将全新配置。钱由廉价到昂贵,有一个过渡的过程,既需要货币政策配合,也需要经济状况配合。在笔者看来,这必将产生两个必然结果,也就是“货币美元”的两大流向,也可以说是投资的两大分歧或方向。

  一是,“昂贵的钱”时期来临,货币本身的价值要提升,这主要表现在美元汇率上。2015年3月13日,美元汇率指数冲到100.40后,开始了长达9个月的调整,在经历了95-100之间的高位波动后,又在12月3日再次冲击100,创出了100.55的新高,这已为新年的汇率走势划定了方向。

  二是,投资选项的判断要变化,需要覆盖“昂贵”的成本。加息后“昂贵的钱”不但是终结量化宽松的产物,更是美元供给不足的产物,还是债务到期归还所需的产物,更是经济增长美元需求旺盛的产物。“昂贵的钱”,只有获取高收益才能覆盖成本,这就决定了不可能和廉价的钱选择相同。变得更值钱的资金难以承受高风险,这就决定了低风险或无风险套利活动会受到欢迎,风险偏好的急速转变,将制约高风险的资本市场的投机机会,美股或将因为“钱生钱”的投机活动减弱而面临顶部到来的巨大风险。

  就欧洲市场而言,大体上会是美国市场的翻版。

  外部经济金融的新变化,对我国经济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因地制宜因时而变谋划对策,亦将是我国趋利避害的首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凝聚经济共识、增强经济发展信心、防范金融风险爆发的基础上,为今年经济稳定增长指明方向。在国际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变动时,这次会议确立的正确的经济方针,有助于稳定经济发展的金融基础,也有助于提升管控风险的驾驭能力,有助于激发经济增长的潜在能力,更有助于保持清醒果断的决策执行,以便能够始终牢牢把握经济工作的主动权。

  国际经济金融市场结束动荡转入平稳,也使我国经济赢得了有利的外部环境。世界经济环境的新变化,也给中国经济转型提供了机遇期。

  首先,中国在世界问题中的影响力扩大,将给人民币发挥作用创造过去所没有的机遇。全球大多数新兴市场都在风雨飘摇中挣扎,以股票为代表的金融市场动荡不已,但经过国家不懈的努力,实现了人民币加入SDR的战略构想,人民币迈出了国际化进程最为关键的一步,而在这个岁末年关之时,由中国力量主导的亚投行也开始了实质性的运作。

  其次,以美元为主导的世界货币体系有了新的稳定基础,美元和人民币汇率体系重新估值对我们利大于弊。央行去年12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4382亿,美元升值无形之中增加了外储的含金量。同时,人民币相对美元出现了贬值趋势,12月18日美元兑人民币一度升值到6.4880,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出口企业的经营压力,有利于发挥进出口企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形成了对出口战略发挥作用的保护,维持了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产品自身的竞争优势。

  第三,世界资源价格眼下正处于历史低位,尤其全球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进入了低价区域,跌了还跌的石油、金属等战略物资价格不断破位,为我们的全球配置资源,战略物资储备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可以降低资源的有效依赖,也为财政准备经济增长的实力创造了条件。

  第四,独立于美国金融市场走势的中国资本市场有可能产生特别的机会。一方面,笔者觉着美国股市经过长达7年的牛市,随着美联储的加息过程,正在17500-18200点构筑大顶,但我国资本市场却会摆脱美股的影响,经过7-8年的艰苦磨砺,不仅从2014年7月指数脱离2000点开始,逐渐显示出独特的投资价值和市场吸引力,特别在经历了去年夏天的行情巨震后,经过凤凰涅槃的洗礼,或将在制度改革的推动下开启全新的发展阶段。

  总体而言,中国经济金融虽然面临基本面有恶化因子的威胁,但同时中国经济更存在自我修复和自我疗伤的功效,能智慧地化解国际经济协作机制的矛盾,也能从国际经济运行走向不确定性中找到正确的方向,能从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追求中找到出路,在关键时刻下定决心去化过剩产能,大力化解房地产过剩库存,使中国经济调整到正确的轨道,有可能长远地影响中国经济的走向,以便能更有余力防范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

  或许2016年我国投资人面对的最大风险是人民币贬值。伴随着美联储加息的,是人民币遭遇改革阵痛期。年末岁初,人民币在岸和离岸市场的汇率都在下跌,在岸与离岸市场的汇差,让一些金融机构有了投机套利机会。如何既让人民币汇率随市而动,又能维持汇率相对稳定,不使经济下行的压力增大,期待着中国央行拿出大智慧。(温建宁)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