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4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90后创业项目越来越靠谱

  • 发布时间:2015-08-10 06:31:3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南方日报讯 (记者/张玮 实习生/梁雪婷)7日,前海首个专业孵化平台前海厚德创业孵化器配套基金前海英诺为旗下项目举办A轮“相亲会”。9个已达到A轮融资阶段的天使项目体现出“90后”、“手机周边和智能硬件”、“微信周边和去中心化”、“消费升级”四大关键词,英诺天使基金创始人李竹表示,近两年“创业年轻化”和“创新加速化”这两个趋势已非常明显。当日,200多位投资机构及个人投资者参与路演。

  创业年轻化和创新加速化趋势明显

  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首个合作机构前海英诺天使基金连同厚德创业生态系统,是一个由天使投资、孵化器、创业培训及创业咖啡所组成的集群化创业服务平台。前海英诺合伙人林森说,前海英诺天使基金成立半年以来已投26个项目,平均一周投一个,目前9个项目已经达到A轮融资阶段。“这次的推介会跟很多路演不同,它是从项目投资开始,基金就从商业模式到产品体验,以及创业者个人职业素养、管理能力进行全方面的培训,当项目到达下轮融资阶段时,再邀请‘接棒者’集中相亲。”

  林森说,“90后”、“手机周边和智能硬件”、“微信周边和去中心化”、“消费升级”是推介会有四大关键词。记者发现,这些创业项目都是垂直细分领域的互联网产品,以解决行业痛点、满足大众消费心理为出发点,短期内发展迅速、市场占有率高。比如关注90后恋爱需求的项目“恋爱说”、帮快餐厅缩短7分钟候餐时间及提高20%销售额的项目“速位”,以及过去半年已进入19间港澳地区及23间大陆地区的中小学教育游戏化培训点Metas项目等。

  “有两个趋势已非常明显,一是创业年轻化,创业者成熟度比原来早,90后出来创业变得越来越靠谱,他们没有那么大的经济负担,可以选择干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苦于生计。这与美国硅谷的情况逐渐靠近,美国最伟大的公司都是一次创业就取得巨大成功,不管是比尔·盖茨、乔布斯还是扎克伯格30岁之前已取得巨大成功,我认为这种情况在中国未来10年内会发生;二是创新加速化,热点变化非常快,如果不马上抓住就晚了。”英诺天使基金创始人李竹说。

  港青团队科技型项目较多

  “我们在投资方面,比较看重‘智能一切,互联一切,娱乐一切’。智能化一切包括机器人无人机;互联一切主要是O2O,还有B2B的服务,还有移动电商;娱乐一切是文娱、文化创意产业。”厚德孵化器的项目里有1/3来自香港,李竹认为,由于大学是创业生态圈最重要的一环,而香港很多大学的国际排名靠前,香港青年创业者既有国际视野,又有敬业和专业精神。

  “香港团队科技型的较多,很多都是有非常高的门槛和知识产权的项目,排他性较高”,林森说。而内地团队,尤其是深圳团队比较青睐智能化领域,“这与深圳本地优势有关”,很多都是依据腾讯微信平台创业。

  李囚,香港企业家俱乐部联合创始人兼副秘书长、香港城市大学营销学习助力教授陈立文博士坦言,目前香港青年对到内地创业比较有兴趣,但也有疑问困惑。“注册公司要很多手续,还有招聘、法律合同,特别是知识产权的保护都让他们有疑虑,而香港对这块很重视。”

  希望将香港富二代培养成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是投一种不确定性,A轮投资其实投确定性。”林森说,天使投资在团队刚刚创立时投资,基本原则是投钱让团队成员试错,“他们要试错,去试出来正确道路是什么,一切正确的道路都是试出来的,而不是规划出来的”。

  林森说,一旦试出正确的方法,就推到A轮投资,这时每个项目都要用数据去证明自己,然后获得加速发展。林森说,创业成功是小概率,如果不成功,一些素质很高的创业者会第二、第三次创业,风险投资人更愿意去支持持续创业者。但有三类人,风投在其失败后,将不再青睐。“一是心态不够开放,不能够包容外面一切的人;二是学习能力不够的人;三是适应度差的人。”林森介绍,A轮融资以后,获得资金的创业团队将扩大,就会从前海厚德孵化器搬出来,“不再是3—5人的团队,可能会变成20、50个,甚至上百人的团队,这时将进入加速发展期。

  同时,林森透露,目前正针对香港富二代人群,希望培养他们做天使投资,“因为天使投资才是帮科技型企业从零起步的开始,这样可以让香港创业生态环境更好一些”。

  ■相关

  “硬科技具颠覆性

  应更受到投资者关注”

  南方日报讯 (记者/张玮)“我不反对软的科技项目,但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最终是要竞争产业实力,因此硬的科技更应受到关注。”在众多创新创业项目中,哪些项目更有发展潜力?在世界青年创业论坛前海站日前举行的“发掘投资的发展机遇”论坛上,中国天使会理事、深圳市源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向阳等投资人给出了答案。

  杨向阳认为,“深圳是一个硬件很强的城市,一个比较典型的代表就是华为,进入通信领域后,打破了国外对市场的垄断。还有新一代创新企业代表大疆科技,以及最近走入外界视线的做卷曲显示屏柔宇科技,其技术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巨无霸公司。”杨向阳说自己是柔宇科技的天使投资人,目前该公司已跻身为独角兽俱乐部,进入十亿美元公司,而最近该公司在新一轮融资中,又拿到了超过十亿人民币的融资。

  “我不反对软的科技,但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最终是产业实力的竞争,因此我觉得现在应该更关注硬的科技。”杨向阳希望年轻人不要太急功近利,而要结合个人实际情况、知识和爱好兴趣设想自己的创业和未来。“不管你做什么行业、产品或公司,其实只要想到一件事——最终要为客户做产品和服务,为客户创造价值时,你本身就有价值了。”

  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罗飞认为,硬的技术是能够颠覆或者改变生活方式、行为方式的一种技术创新,相当于金字塔的塔尖。同时,他也加大了对新材料项目的投资,“我们觉得新材料跟新能源是孪生兄弟,所有的能源或物质的创造都来自于材料的创新”。启赋资本合伙人曾峥也透露,公司两年投了83个企业,32个是产业互联网,1/3正是新材料。

  此外,投资大咖们在投资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时,有什么不同感受?杨向阳觉得差异蛮大。相对来说,首先,在美国某一类的企业比较集中,但在中国比较分散,尤其是高科技类的企业。其次,美国企业可以给投资人很多数据,比如技术、发展、测试检测数据等。但中国企业信息公开程度差一些。“其实是理念问题,既然想让别人来投资,就要有些基本展示,除非技术上不可为人知的东西要签保密协议,否则没法跟你做。”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