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一周围观:汉能薄膜拟申述 张兰或出局俏江南董事会

  • 发布时间:2015-07-18 09:01: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编者按:中国互联网流行一个关键词叫“围观”。所谓围观并非袖手旁观,亦非简单关注,而是从观察者的角度进行审视,让所有不合常理之现象在围观下无所遁形——中新网财经中心发起的“公司围观”便旨在此。通过媒体、网民和专家的力量,持续围观各行各业的公司百态,求证企业发展中的各种质疑,力求从围观反映公司实质,给关联方、利益方和责任方以本源真貌。

  中新网7月18日电 (产经中心 汪洁)近一周,多家公司在股权或股票问题上生变,如汉能薄膜遭香港证监会强制停牌,其拟提出申述寻求尽快复牌;传张兰出局俏江南董事会,俏江南股权持有人生变;服装业务连年亏损,杉杉巨资押宝新能源汽车;此外,重点钢企前5月主业亏损近165亿。

  2015年7月17日 《经济参考报》:汉能薄膜拟提出申述寻求尽快复牌

  7月16日晚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HK566,下称“汉能薄膜”)发布公告表示,不同意香港证监会此前强制其停牌的决定,并计划提起申述,寻求尽快复牌。

  汉能薄膜称,香港证监会要求其停牌的决定,是基于不公平及不合理的基准,并不符合股东及公众投资者的利益。汉能薄膜已经通知香港证监会,拟根据香港证券市场规则第9条,向证监会董事会发出申述,要求取消证监会此前指令,并寻求尽快恢复股票交易。如有必要,汉能薄膜拟通过司法途径,对香港证监会的决定提出反对。

  今年5月20日,汉能薄膜股价大跌46.95%,收于3.91港元。当天紧急停牌,被外资斩仓、金融机构抛售等市场传闻四起。

  对此,汉能薄膜解释称,当时有理由相信,价格大幅波动的原因是其中一家公司的设备购买方可能不会进行与公司所订立的有关BIPV生产线设备的销售合同。因此,汉能薄膜已分别向设备购买方查询各自的销售合同状况,目前已收到新华联设备购买方及内蒙古满世设备购买方的书面确认,将进行其相关销售合同,但尚未收到宝塔设备购买方确认将会进行其销售合同。

  就在其停牌8天后,香港证监会发表声明表示,已就汉能薄膜的事务进行调查,有关调查仍在继续。据汉能薄膜介绍,证监会要求其提交汉能薄膜的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汉能控股”)2011年至2014年的财务报表,以及汉能控股集团主席李河君的重大未偿还贷款详细情况。

  汉能薄膜称,由于上述材料属于非公开的资料,涉及汉能控股的内部事务以及李河君的个人事务,汉能薄膜对此并无控制权,因此无法提供相关文件或资料。

  汉能薄膜表示,其已经向香港证监会提供了该公司独立董事搜集到的所有相关资料,并提出对公司进行大型重组的可行建议,以大幅削减或终止当前与汉能控股的持续关联交易、加强公司现金状况,使公司可以继续拓展及发展与独立第三方的业务。上述资料已足以解释香港证监会对其持续经营能力以及能否向市场妥善提供最新消息的关注。

  但香港证监会认为,汉能薄膜所提交的文件、解释以及重组建议,不能完全回应其关注事项。7月15日,港交所停止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股份之买卖。

  汉能薄膜表示,目前公司业务及运作正常,香港证监会过往以及现在,均没有对该公司或其公司董事提出任何过失或不正当行为的指称。汉能薄膜将继续尽力回应香港证监会的关注事项,并寻求尽快恢复股票交易。1

  

  7月16日 《广州日报》:传张兰出局俏江南董事会 俏江南股权持有人生变

  近日有消息称,内地餐饮品牌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已从公司董事会“出局”。昨日广州日报记者就此向俏江南公司进行求证,俏江南方面回应表示,公司内部正在进行协商,会统一发布公告。

  昨日,记者在俏江南官方网站上看到,张兰的相关资料已经被撤下。而在不久前,该公司官网公布的管理团队中,张兰的头衔仍是俏江南集团董事长、俏江南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此外,在工商企业查询系统中,今年4月13日,北京俏江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张兰之子变更为另一自然人秦乐天。

  对于张兰是否已离开公司董事会,俏江南公司人员昨日在回复记者时并未直接承认或否认,而是表示公司内部正在进行协商,会统一发布公告。截至昨日发稿时止,俏江南尚未发布正式公告。

  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如果张兰出局属实,这一结果也并不意外,早在去年欧洲私募股权基金CVC以绝对优势控股俏江南后,便有猜测认为双方风格存在较大差异或难以走远。

  事实上,在入股一年后,今年3月,CVC被曝出向中国香港法院申请冻结资产令,要求冻结张兰名下的相关资产。相关法院文件指出,申请人即CVC已经支付了极为可观的款项,至今仍无从得知这些款项的下落。有分析称,张兰出局董事会或许与该案件不无关系。对此,CVC基金香港公关部门未回复记者的询问邮件。

  

   7月15日 《京华时报》:服装业务连年亏损 杉杉巨资押宝新能源汽车

  刚刚宣布拟募资34.45亿押宝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及产业项目的宁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13日再发公告,公司计划通过控股子公司设立总额为5亿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股份投资基金。记者注意到,杉杉最近几年来服装业务萎靡不振,近年来净利润来源是靠出售所持有的宁波银行获得的投资收益。

  今年5月,杉杉曾发布公告,拟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34.45亿元,主要用于发展锂离子动力电池材料项目与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就在本月初,杉杉表示,证监会已受理了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行政许可申请材料,目前尚需证监会进一步审核。杉杉表示,能否最终核准存在不确定性。

  不过杉杉已坚信新能源汽车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就在前天,其再次发公告表示,计划通过公司控股子公司设立总额为5亿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用于拓展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新能源汽车运营管理、新能源汽车和充电设施的智能化管理、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维修服务等业务。

  根据杉杉的2014年年报,其早在2007年,主营业务范围就增加了锂离子电池材料的制造、加工、批发、零售等,但并未明确表示有新能源汽车的项目。但是有消息称,杉杉股份在4年前就成立了“宁波杉杉电动汽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提前研究和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只不过未开展实质性业务。

  2015年1月,杉杉以宁波杉杉电动汽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为主体,与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北奔重型汽车集团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内蒙古青杉客车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950万元,其中杉杉出资1770万元,持股比例为60%,一机集团和北奔重汽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5%和15%。

  此次杉杉最新发布的公告也意味着杉杉股份希望从锂电池原料的供应商升级到新能源终端整车的制造者。

  

   7月14日 中国经济网: “套现族”转战 支付宝花呗套现5000元手续费400元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崛起,近年来以支付宝花呗、借呗、京东白条为代表的个人互联网信用卡支付平台快速发展。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目前已有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中心与互联网征信公司战略合作,互联网公司的征信数据将被“导入”传统金融业务,例如目前人气火爆的芝麻信用(蚂蚁金融旗下公司)与部分银行已经开展信用信息查询和应用、产品研发、商业活动等多个方面的合作。

  根据芝麻信用的介绍,芝麻信用评分是芝麻信用对海量信息数据的综合处理和评估,主要包含了用户信用历史、行为偏好、履约能力、身份特质、人脉关系五个维度。在这五个维度中,人脉关系的维度最不好评判,因为转账无法判定是否有真实的交易背景或者人际关系背景。

  《证券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已有不少“套现族”正在利用互相转账以提升人脉关系评分,并以此来提高整体的芝麻信用评分,而由于芝麻信用与花呗额度密切相关,在芝麻信用评分提升后,花呗额度也会随之增加,而不少套现一族就是通过该项漏洞提升可套现额度。

  换句话说,随着未来银行信用卡授信与互联网公司的大数据结合越来越紧密,“刷信用”的风险可能由互联网金融领域传导至银行。

  

   7月13日 央广网:钢材卖不过白菜价 重点钢企前5月主业亏损近165亿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受钢价持续下跌的影响,今年前5个月,中钢协统计的101家会员钢企实现总营收1.3万亿元,同比下降16.9%,盈亏相抵后总利润仅为5.28亿元;但这些大中钢企的主营业务亏损164.81亿元,增亏103.61亿元。

  由于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钢材价格持续下滑。在9号召开的中钢协五届二次常务理事会上,中钢协会长、鞍钢集团的董事长、党委书记张广宁透露说,今年1到5月,钢材的价格持续出现了新低,全国重点钢企的业主的亏损达到了近165亿,增亏103.6亿。

  宝钢集团的总经理陈德荣在发言的时候也说,螺纹钢都跌到1900块钱/吨了,以前就说这个是白菜价,现在钢材连这个1块钱/斤的白菜价其实都赶不上了。钢铁企业已经到了必须靠改革创新实现转型升级的节点。另外陈德荣还透露,当前的钢铁行业龙头比如说像宝钢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来自于柳钢集团的代表在发言当中也表示说,柳钢近期也会有2个高炉要减产。

  根据中钢协的数据,今年1到5月,全国的粗钢产量是3.4亿吨,同比下降了1.6%,这也是近20年来粗钢产量的首次下降。钢企减产的速度应该说还没有赶上钢材价格的下跌速度。今年上半年,钢材的价格持续创低。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从去年年底的83.09跌到了6月末的66.69,跌幅达到了近20%,已经超过了去年一年的整个跌幅。受钢价下跌的影响,中钢协纳入统计的全国大中型重点钢企前5个月总营收是1.3万亿元,同比下降了16.9%,盈亏相抵之后实现利润的总额是5.28亿元。但这101家重点钢企的主营业务亏损达到了164.81亿元,增亏有100多亿。其中,亏损企业达到了40户,占到了统计会员企业数的39.6%。亏损企业的产量占到了会员企业钢产量的35.99%,亏损企业亏损额是149.59亿元,增长4成还多。(中新网产经中心)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