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3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借道入股 国家资金这样支持创新

  • 发布时间:2015-07-17 02:32:13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国家资金如何支持创业创新和培育新兴产业?以往的模式是,部委牵头,组织企业上报各种创新项目,再邀请多个层面的官员、专家开会评审,选出一些项目给予资金和政策支持。由于权责不甚清晰,加之一些项目评审少不了人情和打招呼,结果是,为数不少的项目,钱投进去了,收效并没有预期理想,在一些层面广受争议和诟病。那现在的做法是怎样的呢?

  九成投向战略新兴产业

  在上海张江创业孵化中心,提供企业云服务的TEAMBITION公司,在最近一年多时间业务收入增长近三十倍,客户不乏中石油、中石化、新东方这样的知名企业。

  创建初期步履维艰,很关键一步是获得一笔450万元人民币的风险投资。投入这笔资金的创业风险基金是戈壁盈智基金,负责人朱璘告诉记者,三年前募集完成的盈智基金规模3.5亿元人民币,用于发掘和投资互联网、智能硬件、生活服务等新兴领域具有高成长前景的初创型企业,TEAMBITION是该基金投资的三十余个项目之一。

  并不广为人知的是,戈壁盈智基金3.5亿元资金中,“潜伏”着国家资金。据朱璘介绍,国家层面的引导性基金投入5000万元,加上上海市政府层面投入资金,国有资金占到整个基金的约40%,其余60%则来自于一些民营母基金及社会资本。

  戈壁盈智只是国家引导基金投入的数百家创投机构之一。记者调研发现,财政部、国家发改委2007年2月出台的一项意见,决定拿出部分国家产业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试行创业风险投资。截至去年年末,陆续投出资金已逾百亿元。

  这些资金先是交给公开招标确定的受托管理机构,然后通过参股创投基金,以引导基金方式吸引其他资金共同参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创业投资。截至去年年末,国家资金参股的创投基金达213只,累计完成投资项目739个,完成投资138亿元。

  在受托管理机构之一的中央企业国投高科,董事长郝建介绍,国投高科目前受托国家资金合计54亿元,参股创投基金达108只,算上地方配套资金和社会资金,这些创投基金募集资金总规模达304.11亿元。

  “每只创投基金,国家资金投入5000万元,出资额在整个基金中占比不超过20%,地方政府配套资金不低于国家资金,剩下的由社会资金参与。”国投高科副总经理刘伟说。

  这些资金用在何处?郝建介绍,国投受托参股的基金累计投资项目达425个,投资合计83.3亿元。主要投向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材料、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等,90%投向国家战略新兴产业。

  市场化运作构建中国创业“土壤”

  记者走访发现,国家引导资金投入创业创新项目的运作方式颇为市场化。以国投高科为例,初期筛选参股创投机构时极为审慎,一旦确定就十分尊重机构专业化运作。“基金投什么项目,什么时候投,都由基金做主,托管机构不会过问。”朱璘说。

  据记者调研观察,纯市场化操作的方式,一方面,国家、地方、民营多方资本参与,项目选择、基金运用与各方利益均息息相关,有利于资金规范化运作;另一方面,资金交给专业人士团队打理,更有助于发现真正具有技术优势、成长前景的项目和企业。

  这些投资产生了什么效果?记者调查发现,一个很明显的成效是扶持并壮大了相当一批具有高新技术和市场前景的创新创业项目。

  国投受托参股基金之一的上海千骥创投,是一家专注于制药生物技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领域创业项目的投资公司,现旗下拥有总规模3亿元的创投基金。

  “有的项目还只是一个想法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介入。”上海千骥创投董事长吴骏告诉记者,创投人专业化背景以及长时间专注于某领域的投资历练,决定其更擅长从初创项目中发现机会。

  据介绍,同样有国家资金“潜伏”的千骥创投目前总规模3亿元的创投基金,已累计投资11个项目,平均增值都达到三倍以上,其中一家从事医疗内窥镜生产的公司初创期投入3000万元,仅仅几年时间市场估值已达10亿元。

  多位创投人士向记者感慨,中国创业创新市场化机制逐步建立,将开创新的时代,更多有前景的项目将经由优胜劣汰脱颖而出。“这是最好的时代。”正如一位创业者所说:“公平的环境、市场化的机制就像一片丰沃的土壤,有了好的土壤,根本无需担心长不出参天大树。”

  更利长远的是,市场化机制建立的同时,中国正在形成具有专业眼光的创投人群体。“相比扶持一批项目,更关键的是在国家资金运作过程中培育了一批创投团队。”吴骏这样说。

  ■地方经验

  成都:通过项目纽带引导创业

  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1993年成立,2004年被评为国家级生产力示范促进中心。中心受托管理的政府型基金,成都市风险投资补偿基金、成都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还有成都市企业债权信贷风险资金池资金。随着引导基金的设立,成都市大量的创业投资不断涌入落地。但随着这个形势,只投项目,市政府根据新的形势给我们增加了一块资金,就是创业投资的风险投资基金,引导落地的投资机构能够真正投企业,给他们一些风险补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以前的直投改成了补偿。

  到了去年, VC不断前移,也就迫使政府敏锐感觉到在VC前端的缺失也发生了空白,所以在去年9月份,就出台了成都的天使引导基金,在生产力促进中心全面运作,主要是引导投资基金来成都。鉴于天使投资在成都刚刚起步,比较正宗的天使投资人比较稀缺,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加大了让利的力度,从这些方面就可以看出直投到前端、更前端的引导。我们按国家科技部4年之内原本退出,5—6年是按照贷款基准利率进行分配,7年以后才分配。最后按照GP的注册和没有做强行的规定,这对一线城市的天使投资人应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在吸引天使投资人的过程中,也按照国家财政的相关规定,以及天使投资基金的管理办法要求,对天使投资人本身的资质或者说一系列的深化资料进行真实性的定调,一系列完成之后,在审定之后的五个工作日就可以拨付资金了。还有成都市生产力促进中心在做天使投资。吸引天使投资人的过程中,我们也会提供本土的LP加入进来,为他们提供本土的一些信息、服务,以及成都市对投资天使投资人投资的企业,将给予10%的成都市财政补贴,这就是大致的投和贴方面的政策。

  在成都,地方财政分级管理之后,肯定涉及本地区就业和税收的驱动化,所以说在这个方面,地方政府提供这种诉求,我觉得也可以理解。成都解决的方式,假如说没有足够多的提示项目支持投资,可以采取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做基金,刺激好,比如说投一千万能不能做到两千万。第二种是能不能做到基金不一定要注册到我们这儿,我们希望通过项目纽带关注天使的项目,应该这是地方政府的诉求。

  (摘自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隋海峰在第九届中国有限合伙人峰会暨财富管理峰会上的讲话)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