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6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上市公司大股东疯狂减持

  • 发布时间:2015-06-11 09:34:06  来源:福州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21世纪

  上市公司的各路“大小非”都开始疯狂地选择“落袋为安”,尤其是部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的减持行为已经到了“慌不择路”的状态,这也就使得违规减持者比比皆是。10家公司6月“邂逅”监管函

  自大盘指数开始冲击5000点之后,上市公司的各路“大小非”都开始疯狂地选择“落袋为安”,尤其是部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的减持行为已经到了“慌不择路”的状态,这也就使得违规减持者比比皆是。

  6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两份监管函分别给了科泰电源金力泰,涉及的事由均是“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近期超比例减持,并且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案例,在这场“看谁跑得快”的竞赛中,6月1日到9日,深交所已经发了10份关于违规减持的监管函,涉及10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或高管。

  “如果出现越来越多的‘大小非’违规减持的案例,这种市场风险已经不言而喻。”一位基金经理告诉记者,市场的结构性泡沫很高,泡沫主要集中在中小板和创业板上,“现在很多投资者都在赌,自己能在泡沫破裂之前比别人先跑掉,而这种超比例违规减持的案例集中出现已经意味着泡沫就要破裂了。”大股东“着急”套现

  金力泰5月18日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吴国政于2015年5月14日、15日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6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截至公告披露日,吴国政已累计减持公司股票1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88%。深交所的监管函明确指出,吴国政超比例减持,并且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科泰电源5月26日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科泰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科泰控股)于2015年5月20日至25日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公司9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约2.8125%。

  深交所的监管函明确指出“科泰控股在近期超比例减持,并且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导致出现违规减持。”这是因为自上市以来,科泰控股累计减持比例为5.9375%,这意味着科泰控股在5月22日减持300万股之后就达到了累计5%的比例,从5月22日晚到5月25日,科泰控股有足够的时间发布权益变动书,但是它不仅没及时履行披露义务,反而“变本加厉”地选择在5月25日继续减持300万股。科泰电源直到5月25日晚才对外发布了控股股东减持的信息。同样存在控股股东违规减持的还有松芝股份,该公司在6月2日被深交所出具警示函,涉及事由就是“公司控股股东陈福成减持股份达5%后,未按规定及时履行报告及披露义务,违规继续减持。”

  松芝股份5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4年5月27日至2015年5月22日,陈福成累计减持松芝股份股票2388.7582万股,减持比例为5.91%。“因为实际控制人在减持的时候多数选择整数股份进行大宗交易,如400万股这样,这就导致减持超比例的一个主要原因。”“小非”同样问题多

  和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减持套现“慌不择路”一样,部分上市公司的“小非们”同样选择违规减持。今年6月以来,被深交所发监管函的“小非”达到4家,涉及4家上市公司,其中国兴地产涉及事由是“公司5%以上的股东北京融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融达投资)超比例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卫宁软件是“股东刘宁超比例减持公司股份”、涪陵榨菜是“持股5%以上股东东兆长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兆长泰)减持股份比例达5%时未及时履行披露和告知义务,违规继续减持”、嘉兴丝绸是“持股5%以上股东浙江凯喜雅国际股份有减持公司(下凯喜雅国际)股份比例达5%时未及时履行披露和告知义务,违规继续减持”。

  根据国兴地产6月2日公告显示,北京融达投资于2014年10月27日至2015年6月1日累计减持1027.7647万股,占国兴地产现有股本的5.68%。

  东兆长泰减持涪陵榨菜的日期分别是4个交易日,即4月14日、24日、28日和5月28日,分别减持201.82万股、309.24万股、397.98万股和 516.44 万股,占比为 1.00%、1.53%、1.98%和2.56%,合计减持达到7.07%。

  同样,凯喜雅国际于2015年4月8日至2015年5月28日期间累计减持25005,237股嘉兴丝绸,占公司总股本的6.34%。

  刘宁减持卫宁软件的案例较为特殊,2014年9月5日至2015年6月2日,刘宁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卫宁软件1830万股,累计减持比例为4.94%,加上因股权激励计划行权因素而被动稀释的持股变动0.3%部分,刘宁累计持股变动比例就变为5.24%。

  另外,上市公司高管违规买卖股票也是近期深交所下发监管函的一个重点,仅6月以来就达到3起。

  6月4日,沈阳化工的涉及事由是“公司副总经理李春明违规卖出其所持的公司股票,构成短线交易”;6月1日,五粮液是“公司副总经理叶伟泉敏感期(2015年一季报披露前30日内)卖出16000股公司股票”;6月1日,奥瑞金是“公司监事马斌云配偶在2015年第一季度报告窗口期违规交易公司股票”。

  WIND数据显示,5月限售股减持市值合计1090.64亿元,而6月1日到8日的减持市值就已经达到410.10亿元,可见上市公司的“大小非”们减持行为的加剧。

  再加上6月以来深交所频繁出具的关于“超比例违规继续减持”监管函,对于目前结构性泡沫已经存在的A股市场来说,“大小非”作为产业资本,其行为模式受资本市场影响较小,只有其对宏观经济增长和市场前景的看淡,其持筹的意愿才会自然被弱化,因此,资本市场的每一次利好政策就成为其“慌不择路”出逃的契机。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