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亚投行章程曝光 第一大股东≠一票否决权

  • 发布时间:2015-06-09 19:07: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导读】媒体报道:亚投行章程曝光,中国出资比例接近30%。《央广财经评论》关注:亚投行追求合作共赢,不会搞一家独大。

  央广网北京6月9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筹建亚投行第5次谈判代表会议上个月在新加坡结束,会议就《亚投行章程》文本达成一致,其中包括备受关注的出资比例问题。之后,关于中国将出资30%或者40%左右的猜测屡屡见诸报端。今天,有媒体报道说,亚投行章程已经曝光,亚投行将采取更精简的结构,中国将可能在重大决策上拥有一票否决权。

  报道中说,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开行)不同,亚投行将由一个无偿的、非常驻的董事会进行监管。亚投行总部将设于北京,工作语言为英语,招标将面向所有人开放。与世界银行及其他贷款组织不同,亚投行将采用更精简的结构。

  另外报道指出,作为亚投行第一大股东,中国将可能在重大决策上拥有一票否决权。同时,亚投行也将赋予发展中国家更大的话语权。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世界银行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有所提升。亚投行注册资本将为1,000亿美元。中国将提供1,000亿注册资本中的297.8亿美元(合人民币1847.9元)。亚投行的投票权将考虑各成员国的出资额、经济规模,根据复杂的公式进行分配,这足以令中国在涉及结构、成员、增资,以及其他章程规定的需要75%“绝对多数”通过的重大事项中,拥有一票否决权。

  另外根据央视的报道,各方将于今年6月底在北京举行《亚投行章程》签署仪式,在各方履行国内批准程序后,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今天,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纷纷强调我国作为亚投行第一大股东,将可能在重大决策上拥有一票否决权。而此前,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曾经表示,中方出资比例多这是表明中国推动亚投行的决心。他还表示,亚投行“不搞政治化,不应变成国家之间博弈的机构”。

  为什么关于亚投行的各国出资比例问题备受各方关注?关于此话题,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张茉楠进行了解读与评论。

  张茉楠指出首先第一大股东不等于一票否决权,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已经达到了57个,其中亚洲区域内是37个,域外是20个。如果根据经济规模角度来讲,亚投行75%的股权是由亚洲来持有,25%是非亚洲国家持有,特别是从各个国家的经济规模包括体量,按照经济权重来分配,确实中国是亚投行第一大股东。但另外,我们一再重申,亚投行不是中国的银行,更多的是我们基于亚洲区域内的这样一个多边国际机构,所以亚投行投票权一定会考虑权利公平分配问题。特别我们谈论一票否决权,其实它有两方面的标准,一方面是法理意义上的,另一方面是事实意义上的。从事实的角度来讲,其实中国一直坚持公平和效率以及作用和权利的公平分配,所以这一点是中国已经是第一大股东,但是否是行使一票否决权,其实还要考虑到最后亚投行的定位,还有未来治理架构,所以她认为第一大股东并不一定代表它行使一票否决权。

  在亚投行短短一年的筹备工作中,既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倾力拥护,也有来自国际上的质疑之声,包括取代世行、亚洲发展银行;结构不清晰;组织不规范;中国的“金钱政治”等等。如今,已经浮出水面的章程,和确定将在今年6月底在北京举行《亚投行章程》签署仪式,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的消息,也让很多人感受到中国大力推动亚投行建设,为亚洲各国的发展和建设提供“坚强后盾”所作出的巨大努力。

  亚投行和其他一些国际金融机构有什么不同,怎么看它对于实现亚洲各国共同发展,实现共赢的巨大意义?

  张茉楠表示亚投行设立的初衷,其实也是希望在整个现有的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架构上,能够起到新的秩序上的引领。现在这个全球金融治理架构,更多是脱胎于二战以后,特别是冷战时期,既有的比如WTO、IMF等,它们更多的是由发达国家所主导,在整个全球利益分配格局上,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代表权和话语权严重不足。随着这些年新兴经济体的快速成长,希望在全球有一个更加多元化的利益诉求,而且从效率的角度来讲,也应该有面向新的开放框架之下高效、透明和开放的运作模式。像亚投行是立志于发展多边银行的规范,也是希望能够遵守高标准的要求,能够打造这种包容、开放特别是透明、新型的国际金融治理架构。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即便亚投行还有很多可以去完善和改善的地方,但它的着眼点和立足点实际是更着眼于未来全球开放和公正的这样一个利益格局。

  至于接下来一段时间以及成立之后,亚投行还将面临哪些挑战,张茉楠认为有内外部两个风险。从内部的角度来看,亚投行还处于刚刚成立的阶段,它的目标、使命包括以后组织的架构、股权的分配和治理架构的形成可能还需要一个磨合和规范的过程。这本身就需要各个国家共同协商,然后有一个协调机制和角色机制。

  另外,现在全球范围来讲,因为基础设施涉及到中长期公共产品的服务问题,未来这个收益的问题怎样去衡量,相应这种出资的来源如何确定。第二个风险可能涉及到国家的风险,即很多国家可能由于比如如果是政府的意愿,但市场上没有很好的项目运作评价,就有可能造成一定的商业利益的风险。第三,因为一带一路涉及到很多国家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包括地缘政治风险,所以这些风险未来怎样去规避,也是亚投行将面临的外部风险。另外,因为涉及到亚投行如何去跟现有的金融组织合作,比如跟现在的世行IMF、亚开行,这也要不断去磨合。因此,亚投行起点比较高,但是未来的过程可能要面临着很多力量此消彼涨的影响,如何去达到效率和公平的平衡、达到国家利益和商业利益之间的平衡可能是未来亚投行要面对的重大挑战。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