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0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逆城市化”催热浙江民宿经济 热潮之后如何发展

  • 发布时间:2015-05-22 10:49: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中新网杭州5月22日电 (见习记者 倪晨琪 实习生 臧涵)彤云斜飞、翠竹环绕、清心澄念……清幽的环境,悠久的人文历史,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度假区内西坡山乡酒店运营经理张杰站在自己的“作品”之前,身心舒畅,却也有着隐隐担忧。

  “就这两年,莫干山民宿经济飞速发展,带动了山区的经济发展。我们身处其中感受到了其带来的经济效益,但热潮之后的同质化发展及不良竞争,也让诸多业内人士担忧。”张杰说到。

  “民宿”源自日本的Minshuku,在中国意指利用农民空闲房屋,为消费者提供配套乡野休闲、养生的新生态酒店模式。

  近几年,在浙江多地,民宿建设如火如荼,带动乡村发展的同时亦暴露出不少问题。

  情牵乡愁 民宿点睛美丽乡村

  太湖南岸,茶文化圣地,长兴县水口乡顾渚村。五月的清晨,山风吹在胳膊上还有些凉,“俭朴栈”民宿老板王煜圭忙完“五一小长假”,步履轻快地走上阳台,与晨练的上海客人“噶三胡”闲聊:“昨晚睡得还可以吗?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呀!”

  十多年前,王煜圭还在乡里水厂当桶装水搬运工,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变成亲朋好友羡慕的“土老板”。

  据王煜圭介绍,目前来乡里居住及游玩的大都来自杭州、上海等大城市,以家庭及情侣为主。“他们不仅来吃吃喝喝,还喜欢和我们聊天,喜欢下田上山体验农活。”

  坐标延伸,德清莫干山度假村,五月的一个平常工作日。张杰告诉记者,酒店所有的房间都已经订满。“酒店一个房间的浴室需要维护,但从目前的预定情况来看,至少要等到10月份才可以专门进行维护。”

  张杰介绍,以西坡酒店为例,房间均价每间1580元,但去年入住率达92%,这个月截止目前达到90%以上。

  据了解,德清莫干山区域内2009年的时候有一两家民宿,2010年有4家,2009年的产值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而今年年初,环莫干山区域有民宿200多家,年营收1.7个亿。

  张杰表示,现在来德清莫干居住休闲的多为江浙沪地区大城市的中高端人士,且以上海居多。“德清民宿迎合了大城市人的乡村情节,那些人士渴望自然、原生态的乡村体验,同时要极尽舒适。”

  浙江美丽乡村研究者、原浙江大学教授余式厚对此表示,浙江美丽乡村建设是很有意义的,如何关注农民生活,提升农民尊严和生活幸福感是一个课题,经济收入的增长是其中一个重要支撑,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值得探索。

  “乡村发展中,个抓住‘乡愁’这一精神纽带尤为重要,如何运用乡愁吸引城市人群及原有农村青壮年的回归建设,也是一种方向。”余式厚说到。

   适应“逆城市化”需求 “互联网+”掘金

  一语“乡愁”牵动了无数人心,乡村民宿成为旅游经济的蓝海。记者发现,实际情况中,在浙江,浙南及浙中地区民宿主打“绿色生态”概念,但布局发展较为零星。

  在杭嘉湖地区则显示集聚状态,德清莫干山旅游度假休闲集聚区,湖州长兴、南浔等乡村农家乐,桐庐的山区民宿集聚及杭州西湖边的块状分布,都展现出各自区域特征。

  德清县旅游委员会副主任杨国亮向记者表示,从浙江整个山水资源来讲,浙江做乡村旅游、民宿是有优势。像其他一些省份,如上海,它有客源,但不一定有山水资源。“现在浙江整体在这一块还是做得比较好,应该算是走在了全国前列。”

  “经过我们的调研,莫干山民宿之所以能这么火,最主要是适应了‘逆城市化’过程中城市中高端人士的返乡需求,而德清又位于长三角的中心,抓住了中国城市化程度最高——上海的客流。”张杰分析到。

  张杰认为,无论是德清还是长兴、桐乡,以及杭州西湖等周边地区,其拥有的天然地理位置属性,让乡村民宿的发展具有极大的市场潜力。

  民宿的发展为杭嘉湖地区区县带来的效益明显。以王煜圭所在的水口乡为例,据乡长沈庄伟介绍,水口乡因位置偏远,民宿的发展无异于山村的首次真正地接触市场经济。

  “就其中顾渚村来说,拥有300多家民宿,直接融入乡村旅游产业的村民达到1800人,2014年全年接待游客25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7亿元,其中户均营业额约70万元。”沈庄伟说到。

  巨大的市场潜力让众多商家瞄准民宿市场,其中亦离不开“互联网+”概念的植入。

  记者走访杭州西湖边青芝坞、白乐桥等几块民宿集聚区,民宿多与携程、艺龙、与哪儿等旅游门户网站结合,便于游客订房。

  白乐桥蜜桃民宿股东大岑告诉记者,之前两年基本都是朋友口口相传,也利用微博进行推广。去年开始客流不如之前,也和去哪儿进行合作,更重要的是微信的推广宣传比重在上升,效果甚佳。

  在水口乡,乡里农家乐则利用微电影的形式,将新媒体与民宿文化相结合发展。

  在德清莫干山,张杰告诉记者,西坡团队目前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概念分析客户的来源、需求等,通过数据提供提供客户最需要的服务,增强其体验感,让民宿发展更有效率。

  因地制宜、造品牌 破题同质化

  “当年想开民宿的时候,四眼井地区的民宿已经相对成熟,但竞争得太厉害,档次有点下降。青芝坞这边,政府的大力支持与新拓展,让我感觉这里是发展休闲养生产业的好选择。”青芝坞某“十家民宿”的老板娘婷姐说到。

  在婷姐看来,青芝坞这几年的民宿发展速度极快,短短3年时间,市场近乎饱和,村民租房租金也越来越贵。

  “虽然西湖客流量一直在,但要在这么强的竞争中突围是不容易的事情。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提升服务品质和体验感。所有的硬件设施都是可以复制,但服务等软性设施可以成为打响品牌的举措之一。”婷姐说到。

  与婷姐感同身受的还有张杰。虽然爆满的入住率已经给他们带来丰厚收益,但莫干山地区商家及村民的复制热情也让张杰对这个行业感到担忧。

  张杰向记者说到,曾经有一个黄山地区的老板来莫干山度假,发现这样的山地都可以开发,回黄山后也在附近开发了民宿,但是效果差强人意。“因为相比莫干山的地理位置效应,黄山还是有所欠缺,这个需要因地制宜。”

  德清县旅游委员会副主任杨国亮也向记者坦言,现在市场上民宿的同质化比较严重。

  杨国亮表示,数量多了,就是在重复模仿,会造成资源浪费,也会涉及到水资源、环境容量、可持续发展以及交通问题等。量多竞争后价格下降,也势必导致服务质量下降。“个人建议量要适当,要有自己的内涵和特色,而不求方方面面都齐全。”

  “德清出台《民宿管理办法》,是出于引导民宿做精致,做出特色、低碳环保的目的,希望德清的民宿每一家都不同,希望精致的项目越来越多,也希望普通的民宿、农家乐能有一个转型。不是说政府去取缔它、关掉它,而是希望有一种良性循环。”杨国亮说到。

  张杰则指出,民宿是对乡村生活理念的传递,是促进‘逆城市化’的发展,和现代人的理念和需求又相结合,那些人群对价值敏感,而不是价格,所以不是需要所有一样的微笑和服务。民宿现在是井喷状态,出路在差异化,复制就有问题。

  “早生早衰,复制热情过高行业准入门槛就低。长此以往,民俗发展要么演化为小而美的精品酒店,要么就是农家乐的全面升级。”张杰认为。(完)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