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16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乌镇民宿:蝶变进行时

  • 发布时间:2015-01-23 04:29:29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记者 李丹超 县委报道组 张潘丽

  本报讯 世界互联网大会后,很多人记住了乌镇;来过乌镇的人,又大都对独特的民宿环境印象深刻。乌镇民宿,不同于传统的农家乐,它是家庭旅馆的升级版,更是一种彰显自身品位与价值的生活方式。

  1月6日开启的2014浙江旅游总评榜,特设了“年度最具特色十佳民宿”奖项。在我省的旅游产业布局中,到2017年全省将培育1000家左右的乡村旅游景区和特色民宿。从曾经的“黑旅馆”,到“乌镇人家”的主题民宿,乌镇民宿经历了一场蝶变。这一次,记者走进乌镇,探寻民宿在白墙青瓦和红漆木船中的三次变脸。

  曾经“躲猫猫”

  喧闹的人群从车站开始往外涌,小米紧跟着婆婆追上去:“请问需要住宿吗?”“不需要!”更多的乘客选择沉默来应对这群守候拉客的本地人。

  四年前,这样的一幕每天都在桐乡汽车站“单曲循环”。那时的小米刚满25岁,在家待产之余,便是每天陪着婆婆来车站揽客。“我婆婆把家里的几间空房间收拾干净,给来乌镇旅游的人住,收点房费。”小米笑说,去车站揽客会脸红不好意思,但能找到客户就能挣到钱了。

  在乌镇的民宿市场中,小米的婆婆杨阿姨是最早赶趟的一批。“花钱搞了装修以后,做生意却还是提心吊胆。查到了就会把电视机、空调什么的都搬走。”从景区外迁的乌镇人,大都分到了三四层高的小楼房,和杨阿姨一样,很多人开起特产店、张罗了小旅馆。却因为“名不正言不顺”,经常就玩起了“躲猫猫”。

  “只要有一家被查了,第二天整条街上的家庭旅馆就全关门了。”在杨阿姨的记忆中,自家的旅馆从没有宰过客,反而借助网络获得越来越多的好评和回头客。面对开门迎客的胆战心惊和好评不断的客户体验,不服气的杨阿姨带上“最近一个月的入住情况和住户评价”,找到了乌镇国际旅游区建设管理委员会综管部部长张常春。

  这份住户评价,让张常春有些吃惊。“我一直以为打击越重,投诉越少,却没发现民宿自身的改变。这让我们开始思考,如何让这种模式能够健康地存在下去。”

  从碳到钻石,只是元素组合的重构;从普通民房到特色民宿,其实也只是民宿生态圈的一次解体重构。去台湾地区旅行的人,总会津津乐道当地的民宿。在宜兰、花莲等较偏远的乡村或景区,民宿因为干净考究成为台湾地区的一张金名片。

  “既然堵不行,我们就要疏导。我查了很多地方对民宿的管理方法,最后发现台湾地区的一个管理细则很符合乌镇民宿的特点。”张常春说,他们对乌镇景区周边的民宿进行了摸底,2013年3月28日,67家民宿老板和管委会的相关人士一起开会,决定成立“乌镇人家民宿协会”,通过行业协会来规范民宿经营。

  “内部缺少警示等标志的,扣0.5-2分;未按规定要求安装监控设备的,扣5分……”这本积分制管理手册,所有的入会民宿老板人手一册,全年40分,根据消防、治安、卫生等多方面扣分,一旦扣完,就会丧失开民宿的资质。

  “民宿村”崛起

  暮色四合下的乌镇环河路,两排整齐的灯笼高挂亮起,临街的民宿里一派热闹景象。与灯笼的喜气相比,“乌镇人家”四个字低调地隐现出来。一堵白墙一张床衍生出的民宿经济近悦远来,成了乌镇外迁乡邻们的生财之道。这门生意经,乌镇人念得越来越有滋味。

  80后的朱建奇,原本只是在景区附近开了家餐馆,乌镇民宿规范化后,他马上找了亲戚家的房子开起了民宿“古今斋”。在“古今斋”,一楼大厅是古色古香的茶楼饭馆,往深处走,能看到雕花的木床、地中海风格的壁纸,还有欧美系的小沙发。朱建奇告诉记者,他们家有四款主题,即使是平时,订房率也有七八成。

  民宿的雏形可以追溯到五十多年前的英国西南部,为了增加收入,当地人采用“Bed and Breakfast”的经营方式提供“住宿和早餐”的家庭式招待。后来这门“房经济”漂洋过海,法国、日本、台湾地区都涌现了出色的民宿氛围。台湾民宿协会相关人士曾表示,民宿应该与国际酒店、普通饭店同台竞争,形成三足鼎立的市场局势,而不仅仅是“跑龙套”的。

  在“乌镇人家民宿协会”的会员名单中,不到两年的时间,加入协会的民宿已从67家上升到178家。楼梯口摆着防火器材,墙上贴着逃生指向,服务台放着治安电话,这些保障,让朱建奇这样的后来者赶上了乌镇民宿发展的黄金期。

  过去,民宿只是个体户,但和景区发展形成天然集聚之后,就需要打造“民宿村”,在打造每间民宿的特色时共同开发当地资源。有一份统计数据显示,只有20%的游客在追求古建筑的同时也可以接受古建带来的不便。大部分游客则希望在地道的民宿中,可以享受现代化带来的便利舒适。

  在厦门鼓浪屿这个面积仅1.7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400余家民宿极力寻求着特色,所提供的住宿床位超过8000床。这种概念在乌镇同样适用。小米曾是一名导游,爱到处跑的她对主题民宿颇有研究。“年轻人对旅行住宿的需求不再是简单的一张床了,我就想着一定要温馨,然后每个房间按照我们的理解进行布置。”小米的“乌镇那些年主题旅馆”已经小有名气,10个房间,10种风格,大厅里还有咖啡吧、简餐,常年放着怀旧的情歌。

  对接互联网

  上午8时,朱建奇刚送完孩子上学,就早早地赶到了“古今斋”。身为“古今斋”的老板,朱建奇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断地往返于民宿和车站之间。此时的小米也已坐在电脑前开始了一天的“网络生活”。和四年前去车站揽客的情景不同,如今的民宿客源几乎全来自网络订购。

  “我们现在和携程、去哪儿等都有合作,有‘乌镇人家’的品牌,顾客也比较放心。”小米打开携程旅行网,输入乌镇旅游,带着“乌镇人家”标志的民宿就全部罗列出来,真实的房间照片、公开透明的价格,打消了游客对民宿的顾虑。身为老板,小米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网上回复顾客的疑问和布置自己的“网上民宿”。

  从网络挑选预订好房间,民宿老板便会自动发出一张导航地图。这张地图,可以让游客从家直接找到目的地。“智慧旅游”为乌镇烙上了深深的互联网印记。在2014年世界互联网期间,景区新增两条万兆和六条千兆光缆,实现无线网络全覆盖。值得一提的是,独立的网络销售平台,改变了乌镇民宿的经营模式,也培养了一批拥有互联网思维的经营者。

  年近半百的本地人全小英辞掉了纺织厂的工作,尝试着用网购窗帘布、小摆设来装饰自家的简陋民居。这两年来,全小英考取驾照接送顾客,还学会了全新的网络交流语言:“亲,我们承诺免费接送,风雨无阻哦!”

  在《小康》杂志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进行的“2015中国消费小康指数”调查结果中可以看到,“文化、娱乐、休闲消费”在“国人月收入的十大主要用途”排行榜上的排位从第十位上升至第八位。这种变化,和“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正在成为主流”、“多点时间云游天下”的休闲新期待相关,同时也给出一个信号:通过创新供给激活需求的重要性显著上升,从众模仿式的消费正在转变为个性化的新消费。

  关注乌镇这两年的变化,你会发现,遍地开花的网上民宿,赶走了车站出口的拉客潮,也让街道两旁拉着卷闸门的旅馆换了装潢笑脸迎客。“用玫瑰花铺床,在墙上贴上‘嫁给我’的字样,然后在气球上捆很多卡片,卡片上是那个男孩子要说的很多话。”一场私人定制的求婚派对曾在小米的主题民宿中进行。这个男生,成了小米家的粉丝,约定每年至少来一次。这样独特的定制服务借助网络让乌镇民宿欣然生长,保证了小米家全年8成以上的入住率。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乌镇人家“民宿共接待游客17万人次。

  和各地的民宿一样,乌镇民宿也经历了从零归整、从单一到多元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记者发现民宿的老板从四五十岁的老乌镇人,变成了二三十岁的新乌镇人。政府对民宿的适时引导,让年轻人愿意在乌镇发挥他们的奇思妙想,让民宿和乌镇旅游合而为一。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