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5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洋河集团对外担保及融资总额逾百亿

  • 发布时间:2015-05-15 01:00:44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吴永  责任编辑:罗伯特

  原本定位于股权投资管理的江苏洋河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洋河集团”),却担负着越来越多的地方投融资功能,其对外担保总额高达60多亿元,且被担保企业中多是带有地方融资平台性质的国有企业。此外若加上洋河集团自身的对外融资,总额或超过120亿元。业内人士认为,洋河集团巨额负债和隐性担保或给子公司洋河股份(A股:002304)带来一定潜在风险,应引起投资者的注意。

  洋河集团的前世今生

  洋河集团前身为始建于1949年7月的江苏洋河酒厂,1997年5月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整体改制为洋河集团。

  2002年12月26日,洋河集团出资5300万元与上海海烟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法人和杨廷栋等14名自然人共同发起设立了洋河股份,洋河集团当时入股比例为51.099%。洋河股份2009年登陆资本市场前夕,洋河集团持有洋河股份156362985股,持股比例降至38.61%。此后经过几年的增股、配(送)股调整,到目前为止,洋河集团持有洋河股份367756385股,占比34.16%,其中2000万股处于质押状态。

  《经济参考报》记者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看到,洋河集团注册资本1100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为韩锋(洋河股份现任董事),其100%股权持有者为宿迁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宿迁产业集团”)。宿迁产业集团是经宿迁市政府授权直接经营国有资本的国有独资公司。

  洋河股份2014年年报在谈及其控股股东未来发展战略时称,洋河集团本身不从事生产经营,主要通过股权方式对洋河股份进行投资管理。但是,纯国资的洋河集团,正担负着越来越多的地方投融资功能,这也是其对外担保总额日趋高涨的根本原因。

  纯国资背景下变身担保平台

  洋河集团所在的宿迁市,建市于1996年,地处苏北经济欠发达地区,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可用财力在江苏省13个省辖市中都较为落后。但是,宿迁基础设施、市政工程以及保障房等项目建设的资金需求量较大,洋河集团在素有“酒财政”之称的宿迁市的作用不言而喻。

  《经济参考报》记者综合梳理宿迁市各大融资平台发行的城投债、地方债等债券资料发现,洋河集团作为担保人对外担保的目前仍在存续期的总额高达60多亿元。2012年3月26日,洋河集团为宿迁经济开发区(现更名为宿迁经济技术开发区,下称“宿迁经开区”)管委会出资设立的纯国资企业宿迁经济开发总公司发行的9亿元7年期企业债券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后者为宿迁经开区内惟一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主体。这笔资金中5.4亿元用于宿迁经开区道路管网基础设施建设项目,1.8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1.8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这是记者查询到的洋河集团最早的一笔对外担保,目前仍在存续期。此后,洋河集团的担保业务一发而不可收拾。宿迁经开区另一笔3亿元的债务,也由洋河集团提供担保,担保截止期限为2017年12月。

  2012年12月4日,宿迁市水务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后更名为宿迁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宿迁水务”)发行期限为7年的8亿元企业债券,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宿迁市七堡引水灌溉及供水工程项目,此债及其另外一笔2017年7月到期的2亿元债务均由洋河集团担保。《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上述担保保证的范围包括债券本金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和其他应支付的费用等,如果出现违约洋河集团将按照本期债券担保函的相关约定承担这些费用。

  此外,洋河集团还为宿迁市新农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宿迁市宿城新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江苏洋河新城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宿迁市湖滨新城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宿迁市宿城区新农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提供了总额高达数十亿元的担保。洋河集团2013年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末,公司对外提供担保的总额为61.47亿元。2014年11月26日,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对洋河集团进行主体信用评级时指出,截至2014年9月末,公司对外担保余额为66.50亿元,担保比率为31.84%,公司对外担保比率较高,存在一定的或有风险。经粗略统计,日前,洋河集团对外担保总额远不低于60亿元。相关数据显示,洋河集团2010年担保比率仅3.02%。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由洋河集团提供担保的公司中大多为地方国有企业,很多具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职能,其中不乏房地产开发的国企。长城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研究小组2014年4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则直接将洋河集团看作宿迁市7家城投公司之一。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洋河集团实质上已经演变成地方政府融资的担保平台,而在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日趋攀升的情况下,其潜在风险值得重视。

  从不差钱到负债累累

  值得一提的是,洋河集团一方面在对外担保总额大幅激增的同时,另一方面自身也在不断对外大举融资。据《经济参考报》不完全统计,除银行贷款外,洋河集团发行的目前仍在存续期的各种债券总额就高达65亿元。

  2012年8月2日和9月12日,洋河集团相继公开发行了2012年度第一期、第二期中期票据,金额分别为8亿元和12亿元,期限均为5年,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宿迁市项王故里景区项目建设。该项目预计投资31.82亿元,建设资金由洋河集团自筹,宿迁市政府从2013年开始每年下拨3亿元回购资金。公开资料显示,项王故里景区号称宿迁建市以来中心城市投资规模最大的单体项目。

  2014年6月5日洋河集团发行了期限为一年的2014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10亿元,2015年2月3日又发行了2015 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20亿元,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借款。

  洋河集团还分别于2013年8月30日、2014年3月5日和2014年5月28日发行了三期非公开定向工具,金额分别为3亿元、5亿元和7亿元,期限均为3 年。其中,2013年3亿元用于宿迁市台商创业创新标准厂房集中区项目建设,而后者是宿迁经开区为服务台资企业打造的一个平台。

  此外,洋河集团还将拥有的子公司洋河股份2000万股股票进行质押对外借款。

  事实上,洋河集团早在上市之前就入股了宿迁市地方融资平台宿迁交通投资公司。知情人士透露,介入市政工程、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消耗了洋河集团很多资金。洋河集团原本现金流充沛,从来都不差钱。但时过境迁,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2014年评级时认为,2012年以来洋河集团存货和其他应收款大幅增长,短期内对公司的资金占用较大;公司有息债务规模增长较快,带来一定的短期偿债能力。数据显示,2010年末洋河集团总有息债务2.04亿元,占总负债比重4.92%。而2011年—2013年及2014 年9 月末,该公司总有息债务规模持续增长,分别为10.14亿元、54.96亿元、107.88亿元及127.03亿元,总有息债务占总负债比重增长较快,分别为10.21%、 36.77%、51.08%和 55.27%。同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9.37%、47.60%、52.60%和52.39%,略高于国内白酒制造行业平均负债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洋河集团在发行债券时均强调,公司既不在审计署审计涉及的全国政府性债务7170 家融资平台公司名单范围内,也不在银监会融资平台名单内,公司新增债务中没有政府性债务也不会纳入审计署及财政部新增地方政府性债务统计的范畴之内。知情人士认为,洋河集团纯国资市属企业的背景,在自身发展的过程中肯定要被迫承担更多的政府功能,其与宿迁市政府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一些替政府承担市政类甚至公益性项目建设,使其始终带有强烈的政府融资平台身影。

  洋河集团2015年1月26日发布的《江苏洋河集团有限公司2015 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在揭示风险时重点提示了财务风险和经营风险。在列举财务风险时坦言,公司营业收入和经营业绩主要依靠下属上市子公司洋河股份,剔除洋河股份后集团本部资产盈利能力较弱,自身现金流偏低,可能存在偿债能力不足的风险。数据显示,2011—2013年末及2014年9月末,发行人本部的净利润分别为1.44亿元、4.74亿元、7.51亿元及7.37亿元。在谈及经营风险时承认,净利润大部分来源于上市子公司洋河股份的分红收益,自身经营能力较弱。

  宋清辉认为,担保一直是企业的“危险区域”,担保审批、跟踪管理却呈现出薄弱态势,成为了潜在的风险。而“隐性担保”则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它会使金融系统和实体经济潜藏风险。就洋河股份而言,其母公司洋河集团对外担保存在一定的潜在风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陷入为客户还钱的“担保黑洞”,这说明该公司治理结构亟待完善。另一方面,监管层仍然任重道远,有必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提升对“隐性担保”的管理水平,进一步加强对公司贷款担保事项的信息披露,遏制上市公司各式各样的“违规担保冲动”。

  中银律师事务所微金融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喻胜云博士指出,虽然从法理上讲洋河股份不需要披露母公司的对外担保情况,但这一情况必然对洋河股份及其投资者存在潜在的风险,假如洋河集团出现资不抵债情况就会牵连到上市公司进行清算。

  《经济参考报》记者试图联系洋河股份董秘丛学年采访,但董秘办一位接电话的女士表示,丛总最近几天不在公司,不好联系采访。她表示会向董秘转告采访要求,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有回应。记者电邮采访洋河集团,截至记者发稿时也未有回应。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