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被静音的锤子手机和罗永浩

  • 发布时间:2015-05-11 08:31:06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罗永浩真的“老实”了。他终日游走在北京摩托罗拉大厦的7层,或静悄悄地出差;他不再出现在巨幕幻灯片映射下的舞台上和唇枪舌剑的演播室里。和他一样,锤子科技从未像今天这样沉默和谨小慎微。

  iF工业设计大奖带来些许安慰

  他的微博账号从去年每天多条的剑拔弩张和自吹自擂,变成了现在三四天更新一次,多数也只是对于新机型、新融资消息的“辟谣”。

  罗永浩说这么老实其实是被迫的。“对外界来说,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看起来什么样子。我们本来影响不到的人群更喜欢看到一个‘老实’的企业家,而我们本来能影响的人群会沉痛地理解一个‘选择扮演老实’的企业家。”说这话的罗永浩,就像一个终于皈依市场的虔诚信徒。

  那些他“本来能影响”的“罗粉”或“锤粉”刚刚经历了一次短暂的扬眉吐气。今天2月的最后一天,锤子科技公布了他们在汉诺威工业设计论坛获得iF工业设计大奖的消息,这让那些第一批购进T1的死忠“罗粉”获得了些许安慰。

  “最早买了T1,就开始被周围的朋友无理由地挤兑,再后来T1清货降价,我更是活生生地成了段子。iF的获奖,至少让我有了一个自我安慰、自圆其说的理由——我还是有眼光的。”这是一位匿名“罗粉”的辛酸泪。

  曾是2%不满足的人

  在锤子科技公司里,钱晨是那个“把老罗那些飞在天上的东西落到地上”的人。从公司前台走到他的办公室需要穿过两道紧锁的门,通行密码只有工业设计部门的员工才能知道。在办公室一进门的正对面,钱晨新近挂上了一幅字——“统之有宗,会之有元”。

  无论是传说中的千元低端机,还是那些手持折价券的死忠粉期待的T2,随着新产品的推进,钱晨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往返于罗永浩的办公室和这两扇密码门之间:相比上一个产品,他要更加提早地干预到工业设计和生产进程中来。“老罗胡思乱想,我从来不理他,我永远问他一句话:‘怎么落地?’”

  “老罗会跟你聊的都是畅想型的,而我是做100个配件怎么卖,库存管理怎么做。一旦变成不可执行的,我就头大了”。情怀、“罗粉”的玻璃心、天生是否骄傲,这都不是钱晨关心的。

  于是这个现实宇宙中的T1,成了罗永浩和钱晨之间妥协的产物:正面的实体键取代了钱晨计划里的红点,成了T1的“视觉锤”。“就是一个产品上的东西,你一看就知道是它,但绝不是LOGO。”钱晨解释说,它就像iPhone正面的“肚脐眼”。在整个T1的周期中,钱晨看到罗永浩终于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承认“有2%的人是永远满足不了的,老罗就是那2%”。在产品周期之初,罗永浩还跟钱晨辩驳说,如果能把那2%搞定,那有多牛。

  托T1“产能不足”的福,钱晨说他自己还没有“无能为力的感觉”。他要做的仍是尽可能让那些98%的人减少抱怨。

  保持沉默的老罗

  如今,酣畅淋漓的争吵在主持UI(用户界面)设计的方迟和肖鹏的记忆里开始变得越来越少。在他们近期汇报给罗永浩的方案中,通过率甚至上升到了百分之八九十。“因为互相知道了对方想要什么”。

  可老板“不再外行”带来的高效和顺畅却也剥夺了方迟的工作快感,“我现在就是盼望着有新的项目给我做,有一个新的项目给我,我就特高兴”。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方迟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唯一露齿大笑的一刻。

  更温和的肖鹏说自己是“给老罗擦屁股的”那个人。“设计团队不认可这个方案,老罗又非要这个方案,我就去做一个协调,两边相互解释”。可当这种协调都变得越来越少时,肖鹏发现,罗永浩“不再苛求完美,而更多地想要整个系统的流畅”。

  于是他更怀念起在最开始,小作坊感觉的锤子。那时罗永浩拉着方迟和肖鹏一起蜷在小屋子里吵架,罗永浩说“这个不好看,看我给你找个例子”,而设计师则说“你这个太过时了”。为一个图案设计吵上好几天,但肖鹏却更喜欢这种状态,因为“更加专注,只盯着产品”。

  那时的锤子作坊喧闹张扬、没有效率、无关市场甚至不求结果。而今天,当再次面对奔涌而来的猜测时,罗永浩说:“做我该做的,并保持沉默,让他们做更多的猜测。”

  在这个狡黠的商人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有关口无遮拦的英语老师或相声表演艺术家的影子。(据PingWest中文网)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