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6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道不尽中国“网”事

  • 发布时间:2015-04-20 09:31:44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

  上接9版

  中国“网”事 网速不给力

  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中国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网络宽带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第80名以后。德国统计网站Statist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韩国的网速为25.3兆比特/秒,为全球网速最快的国家;世界平均网速为4.5兆比特/秒。尽管我国宽带建设正逐步收到成效,但与国际水平相比仍有差距。宽带发展联盟发布的2014年第四季度《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显示,当时我国宽带下载平均速率为4.25兆比特/秒。

  对比来看,中国网速还达不到世界网速的平均值,也低于泰国、马来西亚等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固定宽带网络又如何呢?“宽带中国”“光纤入户”战略曾经给过消费者一丝希望的曙光,但时至今日,光速网络的体验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

  有媒体报道,记者用专业软件测试家中宽带速度,发现50兆宽带的实际网速仅相当于10兆宽带网速。360公司工程师丁振介绍,网络运营商的承诺带宽与实际下载速度的换算倍数为8倍。也就是说,50兆宽带的最大接入速度约为6兆比特/秒。

  网费太“给力”

  上网速度慢,收费还高,网民对此深有体会,所以网上总有“蹭WiFi”的笑话流传。比如春节期间走亲访友,落座后第一件事,很可能不是互相问候,而是说“你家WiFi密码是什么?”

  中国网费到底贵不贵?新华社算了一笔账,对比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可以发现,1G流量的套餐,3家运营商的价格分别是128元/月(1G流量+420分钟主叫电话)、136元/月(1G流量+500分钟主叫电话)、50元/月(1000兆流量+1000分钟主叫电话)。如果是1G的单独流量包,3家的价格分别是50元/月、80元/月、120元/月。综合估算,中国1G流量的价格在100元左右。有对比才知网费是否贵,美国1G流量需要60元,英国、日本和韩国则分别需要50元、40元和100元。

  从绝对价格上看,一些发达国家的人均移动网络资费水平比中国高。但考虑到各国人均收入和网费在全部消费中所占的比重,中国的网费就显得有些贵了。

  谁人之过 接入方式不科学

  网速慢到底是哪些因素造成的?分析人士认为,光纤入户率较低和宽带质量参差不齐是重要原因。

  “在城市和发达地区,运营商建设光纤宽带的积极性很高,因为容易得到回报;而在一些偏远地区,信息化程度不高,建设宽带面临着难以收回成本的问题,运营商的建设意愿不强烈。”通信行业分析师、飞象网总裁项立刚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说。而这就造成了区域、城乡宽带发展不均衡,导致部分地区上网速度慢等。

  对于这一点,运营商也是一肚子苦水。一些运营商抱怨,在推进宽带升级的过程中,不时遇到物业公司等方面要求支付的不合理费用。物业方往往要求运营商支付高额配合费,使运营商的网络建设成本高企。也有一些市民对光纤入户的价值认识不足,因为需要重新装修、铺设管道,市民很难接受光纤入户工作。

  此外,宽带质量参差不齐也影响了用户的上网体验。比如运营商提供的100兆宽带,实际是指光纤的出口端速度,而非用户端速度,而且该速度还受使用人数影响。若10个人用,每个人在用时享受100兆宽带并不难,毕竟10个人不会同时占用大量带宽。但是由于缺乏相关规定,有些运营商甚至会将一条光纤卖给几百个用户。这样虽然能降低宽带价格,但用户的上网速度得不到保障。

  大运营商掌握话语权

  近年来,手机上网的绝对流量资费一直在降低。从以上三大运营商的价格可以看出,纯流量费并不算高,但因为捆绑了语音消费,将消费门槛大幅提高。

  新华网报道,国外运营商的利润非常低,大都在10%以内,而国内运营商的利润能达到25%,可见其中仍存在降价空间。当然,这里面也有客观原因。日、韩两国3G网络建设起步较早,发展也最快。但在我国,3家运营商于2009年才拿到3G牌照。与日、韩相比,中国起步时间晚,产业不成熟。而且,日、韩等国面积小,人口集中,建设宽带相对容易,成本也相对较低。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又分散,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我国建设宽带、改造网络的难度。项立刚指出:“中国的电信运营商是充分竞争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惨烈的竞争。之所以说资费偏高,这与网络发展、普及程度以及运营商需要摊平前期投入的大量基础设施建设成本有关。”

  “一提一降” 打破垄断是良方

  与中国运营商一家独大、垄断式经营的情况不同,欧美国家的政策一直偏向于“打压”电信运营商,使通信资费降低,服务质量提高,对依赖互联网的相关产业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

  “实现‘提速降费’目标的关键在于打破垄断,鼓励竞争”。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认为,例如在互联网的上游骨干网方面,应当打破“南电信、北联通”的垄断。增加互联网骨干网的企业数量,同时强化广电等公司的骨干网经营权。打破垄断,意味着消费者的选择更多。目前,随着政策的不断放宽以及互联网行业的不断创新,除了三大基础运营商外,人们还可以选择虚拟运营商。

  2013年12月,工信部发放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有42家民营企业获得牌照。不过,由于处在行业的发展初期,虚拟运营商无论在客户群细分,还是在基础服务方面,暂时都还没有吸引到更多的人群。

  结语

  目前,三大运营商并未正面回应“提网速、降网费”的消息。不过,工信部回应,将推动企业增加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已立即交由相关企业研究落实。主管部门主动表态,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因为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互联网接入服务表现优异的国家,无一不是政府搭建了良好的产业框架并建立了保障竞争的机制,才在市场良性竞争的基础上提供优质服务的。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