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人大代表谈如何破解看病难题:重建医疗新秩序

  • 发布时间:2016-03-15 09:48:42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者:兰辛珍  责任编辑:张少雷

  “看病贵吗?”

  “贵!”

  “看病难吗?”

  “难!”

  “怎么解决?”

  “······”

  这可能是在中国各大城市就看病问题街头随机采访时,你所能获得的结果,几乎完全一致的答案,会让每个人怀疑,这是不是找好的“托”?

  但事实就是这样,看病贵,看病难,以及对如何解决贵和难又茫然不知,早已成了中国老百姓心头的另一种“病”。

  为了缓解看病难题,中国政府一直在想办法,曾多次对医药体制,药品定价制度进行过改革。但看病贵看病难,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于是每年全国两会上,如何破解看病贵和看病难这道难题,成了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们持之以恒的建言“接力赛”。

  郭玉芬:重建医疗新秩序

  3月6日,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省民盟副主委郭玉芬,郑重的向大会议案组提交了自己的建议。

  “多年来亲历医改和经验总结,本人认为目前医改应从重建‘两个新秩序’做起,逐步建立起患者‘就医’新秩序和医生‘行医’新秩序。目前两者均是医改最难啃的骨头。” 郭玉芬在建议书中这样写道。

  郭玉芬表示,通过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立,明确各级医疗机构分级分工,建立合理有效运行机制,引导患者转变就医观念,有序就医,以更好的服务将患者留在基层;通过公立医院改革,实现医院治理体系现代化和医疗公益性的回归,彻底切断“以药补医”和由此产生的“利益诱导下的医疗行为”,使公立医院、医疗行为回归公益性。这是就医行医两个秩序的要点。

  郭玉芬认为,重建就医秩序并不难,因为前期的医改红利为进一步改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比如甘肃省以病种为基础的分级诊疗制度建立,以及医师下基层多点执业管理办法、大病保险、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等方面成效显著。县域内就诊率提高到了90%左右,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

  如何让公立医院摒弃逐利性,回归公益性,重建行医秩序虽有难度,但破除“以药补医”将成为国家医改重点,通过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撬动基层医疗机构的建设和基本医疗服务公益性的回归,已经成为公立医院改革的着力点。目前国办及国家卫计委均已经发布了进一步规范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的文件。这为建立新的行医秩序创造了条件。

  “最终让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质,医生回归看病角色,药品回归治病功能,实现医疗新秩序的重建,就会解决看病贵和看病难的问题。”郭玉芬说。

  高广生:调整医疗保障管理体制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四医院主任医师高广生向全国人大建议,调整现行医疗保障管理体制,由卫生计生部门主管医疗保障。

  高广生表示,医保是目前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一个方式,通过医保报销减轻患者的经济压力。现在国家医保覆盖率达到了90%以上,卫生计生部门管理医保绩效会更高,群众更受益。

  高广生说,医疗保障必须通过医疗机构提供服务来实现,与养老保险等其他社会保障按照规定标准直接发放保险金有本质不同。医疗保障同医药卫生体系联系更为紧密。医保资金的高效利用要求医保的精细化管理,而医保的精细化管理依赖于医疗服务的精细化管理。疾病和相应费用的发生具有不确定性,一种疾病如何诊断,如何合理用药,采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案,费用如何合理报销,只用卫生专业部门才能科学确定。卫生计生部门熟悉医疗机构运行和医疗服务的内在规律,能够发挥“内行”管理“内行”的优势,有效减少医疗保障管理和医疗服务提供的信息不对称,制定更加专业合理的医保政策,将控制费用和规范服务有机紧密结合。

  “医保制度作为我国医改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根本目的是为人民群众提供公平可及的健康服务,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高广生说。“谁管理医保谁就应该对提高医疗质量和控制费用负主要责任。由卫生计生部门管理医疗保障,能够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上实现权责一致和有效问责。”

  高广生表示,由卫生计生部门统筹管理医疗保障,既能规范医疗服务、保证医疗质量,也能合理控制医疗费用,保证医保资金的高效利用,从而将国家对医疗保障和卫生事业的投入最大限度地转化为人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

  实际上,医疗保障和医疗服务统一管理是国际主流做法和发展趋势。“八国集团”的全部国家,“金砖国家”中的巴西、俄罗斯、南非,我国的台湾和香港地区都由一个部门统筹管理医疗服务和医疗保障。

  孙飘扬:改革政府药品采购制度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飘扬,作为制药企业人士,对药价高有另一种看法。“抗癌药奥沙利铂,进口的在国内卖到2千多块钱一支,而我们生产的在国内才卖200多块钱一支。”孙飘扬说。

  医生为了获取更多利益,在处方中开具昂贵的进口药,这确实是看病贵的一大原因之一。实际上,这些进口药的质量和疗效并不会比国产药好多少。

  “我们公司现在整个生产体系经过7年时间的努力,全部通过美国FDA认证,而且我们的产品也卖到了美国市场上,尤其是注射剂。因为注射剂对无菌的要求特别高,我们公司第一个把中国的注射剂药品打在美国人的血管里,且现在已经形成了规模化销售。不光是一个产品,而是数个产品在美国市场上销售。这些产品也是同样按照美国FDA的标准和要求组织生产,在中国市场销售,而且我们的价格是进口药品的七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孙飘扬说。

  然而,由于不公平的政府医药采购制度,医院更愿意采购能带来更大利益的进口药。

  “我们给中国患者提供了质量一流、价格合理的药物。美国人都能用我们的药了,为什么中国市场招标的时候,我们的药不能跟进口原研药同组竞争呢?美国人都用我们的药,美国医院都在采购我们的药,中国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孙飘扬说。

  孙飘扬建议,国家要给予支持,在国内招标的时候要体现国务院“质量优先、价格合理”规定,使老百姓能够用上国际一流质量水平、而且价格又是老百姓能够负担得起的国产药物,国家应该在这些方面给予支持,特别是在招标的时候要优先支持。“我们会不断提升产品品质,努力让中国的患者能够使用上国际一流品质的药品,而且是价格合理的药品。”孙飘扬说。

  编后: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离不开医药改革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审议的“十三五”规划草案第六十章明确提出,要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并做出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建立健全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承诺。要实现这一承诺,首先让国人能够看得上病,看得起病。

  我们很欣慰的看到,“十三五”规划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上,做出了突破性的决定,明确提出了“实行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推进医药分开,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的决策,全面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坚持公益属性,破除医院、医生的逐利机制,优化从医环境,构建和谐医患关系。这与全国人大代表们的建议是分不开的,是符合民心民意的改革举措。

  我们期待,几年之后,随着“十三五”规划的落实,随着全国人大代表们建议的推进,看病难看病贵能够得到根本解决,这一话题成为人们回忆时的谈资。(北京周报)

热图一览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