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2日 星期三

财经 > 新闻 > 国内经济 > 正文

字号:  

国经中心:政府债务占GDP41% 远低于60%国际警戒线

  • 发布时间:2015-07-22 12:23:32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朱苑桢

  中国网财经7月22日讯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第七十三期“经济每月谈”于今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王天龙表示,中国的债务风险值得高度关注,应该警惕和防范出现财政悬崖,目前来看,我国的债务规模总体可控,远远低于国际警戒线。

  王天龙介绍说,国经中心课题组对国际经济形势持续跟踪的研究体会主要分成三个部分,第一个是当前国际经济形势的特点;第二是国际经济形势当中,几个非常值得关注和重视的问题;第三是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哪些启示,应该给中国宏观政策提哪些建议。

  第一,当前国际经济形势的特点。王天龙表示,当前的国际经济增长非常缓慢,虽然已经过了好多年,仍然没有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主要发达经济体各有苦闷:美国经济复苏动力在减弱,消费、投资、出口增长都比较乏力,去库存的压力在加大,通缩压力也在上升。欧债危机以来,欧洲经济复苏一直比较温和,而且是比较低速的,欧洲经济的增长前景比较不乐观。日本经济日元贬值导致负面效果,而且日本国内市场比较狭小,包括老龄化带来劳动力供给不足等问题,也长期困扰日本经济,日本经济的复苏基础仍然是比较脆弱的。新兴经济体的脆弱性在上升,动荡在加剧,新兴经济体在分化,整体面临一个调整和动荡,这是当前国际经济中必须要重视的一个风险。

  第二,国际经济中值得关注的问题和趋势,共分为五个方面。

  王天龙指出,首先第一个问题,非常值得大家重视的,就是债务危机会成为新全球危机的爆发点,2008年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现在来看,如果有一轮新的全球危机的话,可能是债务危机。

  第二个问题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2014年的时候,全年我们认为欧债危机是比较温和、稳定的。我们在去年有一个报告,预测今年可能会重回动荡的态势,所以在希腊这样的情况下,欧洲主权危机的风险正在加剧。从全球来看,全球主权债务增长过快,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全球应该进入一轮去杠杆的阶段,但恰恰却没有发生这件事,金融危机以后全球又在开始加杠杆,而且债务不断的增加。

  第三个问题是全球的主流央行政策分道扬镳。美联储加息,而另一些主要的央行在放水,所以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现象,加速了资本的流动。

  第四个问题是美欧联手为全球经济建章立制,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规则之争超过市场和商品之争,现在大家都在求“变”,我们看到“T协议”的三角,TPP,美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还有与欧洲的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还有美欧正在主导的服务贸易协议,所以“T三角”为什么值得关注呢?是T三角在确定主要的规则,美欧服务贸易协议谈判启动于2013年,旨在推动更高标准的服务贸易协议,跨境的数据流动、国有企业等方面设立新的规则,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把金砖国家排除在外,而且谈判是独立于WTO框架之外的,是我们先谈,谈完之后谁想加入再跟我们谈,所以制定规则的时候就没有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参与,巴西、印度、中国、俄罗斯、南非都不在这个谈判协议之内。而且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规则之争在“T”协议三角之下还做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规则的制定,包括信息技术的领域国际标准,现在美欧在TTIP的谈判中打造这样的国标。大家都知道信息技术是一个新兴的产业,如果它把这个标准定了以后,可能会对信息产业有一些影响,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国家发展这个产业,遵照他的标准会有一些限制和制约。

  第五个趋势是当前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加速,而且变得非常快。比如美国,现在利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新一代的信息技术来进行产业的升级和创造市场,并把这个作为经济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途径。这些产业也成为金融危机后经济发展的一个新的增长点,我们也认为这个产业前景是非常广阔的,而且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转型升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启示和建议,在这样的国际经济形势下,中国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王天龙表示,第一是宏观经济政策的基调问题,在全球经济都在进行紧缩和下行的周期,我认为很重要的就是宏观经济政策是一个总需求政策,是逆周期操作的,所以在全球经济在进行紧缩和下行的周期,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应该逆周期操作,应该更加积极,特别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从我国的情况来看,我们也面临比较大的通缩风险,CPI和PPI在持续下行,经济下行导致了需求不足,可能再转回来影响经济形势。为什么通缩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通缩的风险,一旦通缩,公司会裁员来维持利润,而且在债务很高的时候,通缩会使债务实际负担加重,加大了违约风险,而且加剧了金融体系的风险累积。所以我们认为,在全球经济总的低速复苏的背景下,我们的政策基调应该更加积极,应该逆周期操作,应对通缩风险。

  第二是我们特别强调货币政策,在保持稳健的同时应该增加灵活性,为什么要增加灵活性呢?我们面临的情况,大家特别担心,货币政策放松以后,会强化我们的结构矛盾,但实际上如果不增加货币政策灵活性,可能会导致经济结构的逆调整。比如说僵尸企业,本来是市场上存在很长时间,而且有一定的地位,只要有点流动性他们就会融到资,反而挤出了那些没有硬资产抵押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融资,会加剧经济结构逆向调整。而且利率过高也会刺激和倒逼更多实体经济的资金从实体经济出来,进入金融体系,形成了资金的空转,增加了未来经济发展的风险,我们认为货币政策可以继续采取降息、降准的方式,在我们国家来说都是有空间的,以为经济发展提供流动性支持。

  第三是我们认为面临着全球债务的风险。我们中国的债务风险也应该值得高度关注。我们应该警惕和防范我们出现财政悬崖,今年我们的经济下行会导致财政收入下降,目前来看,我们的债务规模总体可控,远远低于国际警戒线。

  2014年,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是41.06%,远远低于60%的警戒线标准。但是我们的债务跟新兴经济体的情况比较相似,债务增长太快,太快可能会有一些风险,比如说国际清算银行,认为一旦一个国家的私人部门信贷规模与GDP比值显著超过你长期的均值水平,银行业的经营困难,可能会在未来三年出现,它的乌鸦嘴不一定准,但是我们应该警惕这样的风险。我们的债务确实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第一,保险公司加入影子银行体系,这是一个新的动态,保险业已经成为基础设施建设最大资金来源,2014年保险业对基础设施投资增长57%,到1.1万亿人民币,保险资金大部分投向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第二我国财政收入大幅回落。今年经济下行以来都导致不少地方财政收入出现了负增长,全年完成财政收入增长的目标有很大困难。第三,中国债市违约的趋势已经出现了,过去有一些中小型企业发行的债券有一些违约,目前较大型的企业发行的债券也有一些违约,大家都从广泛的新闻报道中已经了解到这种情况,而且我们认为,有了第一次,以后一定还会有,债市违约慢慢变成常态化,我们不说违约就一定是坏事,因为它向我们提醒着债事是有市场风险的,换个角度看也是一个好事儿。但是违约趋势已经出现了,债市的走势和风险,关系到改革和发展的大局,怎么来应对呢?我们想到应该考虑一个“有序的去杠杆”,为了有序去杠杆,我们社会主义有制度优势,发达国家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去杠杆,是无序的去杠杆,我们有制度优势,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儿,可以想办法进行有序的去杠杆,避免无序去杠杆导致剧烈的波动。当然我们还要建立中国债务危机的应对机制,我们现在正在研究,从欧债危机的应对来看,我们国家在应对债务危机时,有哪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们也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我们认为应该适当扩大财政自治,并增加发行长期国债,当然这是中央政府统一来发债,我们债务占GDP比重相对比较低,有很大空间,我们可以考虑以这种方式进行发债。

  第四是我们高度警惕和防范应对货币战争。其实主要面对全球这一轮宽松潮,货币竞争性贬值,我们认为汇率的稳定对全球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同时也是大国角力的工具,主要发达经济体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导致本币贬值,人民币升值,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侵蚀了制造业的竞争力,导致我国内需外流,不利于我们扩大内需。特别是看到日元的贬值,中国老百姓到日本清仓性扫货,所以导致我们的内需外流,包括这些年的出国旅游,把很多购买力流到国外去了,对我们自己扩大内需进行经济调整非常不利。怎么应对这个货币战争呢?我们认为可以考虑适当扩大人民币的货币波动幅度,在人民币汇率承压的时候,允许人民币适度贬值,也能够稳定我国的出口,特别是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运用市场化的方式来化解人民币的汇率风险。

  第五是针对国际上出现的新的产业革命和新的产业这样一个趋势,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对新技术革命持有一个包容的态度,我们现在提出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绝对是中国经济转型一条非常现实的路,如果这条路走不好,中国转型升级的动力抓手就是一个未知数,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要高度重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面对新技术革命,我们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使我们政府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变得更加包容,要积极予以支持。比如说共享经济,国外非常重视,英国的商务部已经非常清楚地表示出他的欢迎和支持态度,并且力争推动英国在共享经济上成为前沿的领先者。我们认识到,政府的监管总是落后于创新的,监管机构应该开明、包容,要与时俱进创新监管体系,当然这个工作是需要付出人力、成本,但是作为一个政府机构,你就是要与时俱进。我们这届政府已经非常明确的提出,要以壮士断腕的方式要进行各项改革,所以我们对此非常有信心。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方面还可以做一些事,第一是大力推进我国智能物流骨干网的建设,应该超前布局,来构建智能的物流骨干网络,这也是目前国际上比较新的、比较重要的趋势,必须要有一个。如果“互联网+”发展得好,线上发展的很好,线下一定要有一个非常高效、非常通畅的物流体系,所以智能物流骨干网建设是一个重要的方向。还应该把信息基础设施投资作为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过去讲基础设施投资大家就想铁路、公路、行业,现在在新的技术革命下,信息基础设施投资可能对一个国家经济转型升级是更加重要的因素。现在看到日本,日本宽带互联网发展时间不长,但是目前他们已经走在前面,特别是民众上网是不按流量收费的,会极大促进日本互联网的发展。政府应该拿出真金白银实实在在对互联网提供补贴。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