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3日 星期天

财经 > 保险 > 保险要闻 > 正文

字号:  

举牌狂“护盘”不任性:刘益谦押的是国企改革

  • 发布时间:2015-08-24 09:13: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曾剑 胡敏超  责任编辑:郭伟莹

  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刘益谦有着“资本猎豹”、“法人股大王”、“增发大王”、“艺术品收藏家”等一系列的名号。从法人股大王到定增之王,再到如今的“二进式”举牌;从细心经营天茂集团(000627,收盘价8.41元),再到现在的四处撒网掘金国资改革概念。种种称号的变化,刘益谦不停刷新着他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足迹,而这并非任性,他的行踪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这个市场自身的变化。

  豪砸逾30亿元狂举牌

  从早年的出租车生意开始,刘益谦似乎始终和“暴利”行当站在一起。早年开店与开车的不错收益让刘益谦赚得人生第一桶金,而令其成名的是2000年开始的法人股投资,并由此获得“法人股大王”称号;2009年以后,刘益谦大举参与众多上市公司的增发,又新添“定增大王”的称号。

  近年来,刘益谦的操盘方式还在不断变化,不同于以前重点投资定增的风格,目前,股权受让、二级市场买入等高举高打的方式成为其投资的主要手段。

  今年4月,刘益谦旗下的新理益集团100亿元受让海尔投资持有的长江证券(000783,收盘价10.62元)6.98亿股股权,成为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今年5月,刘益谦旗下的国华人寿还通过协议受让方式,接手了有研新材(600206,收盘价14.89元)大股东协议出让的2300万股上市公司股票。

  记者注意到,7月初,在A股发生股灾之际,刘益谦突然高调宣布将出山“为国护盘”。不少投资者对其护盘对象也是颇感兴趣,但一直没有得到答案。直到7月7日晚间,有研新材一份公告才揭示,刘益谦旗下的国华人寿通过股权协议转让、二级市场交易的方式增持了公司股票。截至7月7日,国华人寿持有公司股份6301.1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51%。

  资料显示,国华人寿5月份协议受让有研新材2300万股的价格为15.95元/股。此后,其于6月份在二级市场减持1800万股。以有研新材6月加权均价22.304元来看,国华人寿前期已经在有研新材上获得了不少投资收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7月份以来,国华人寿累计买入有研新材5801.12万股,其中单是7月7日便增持5762.64万股。

  7月7日,有研新材股价多数时间躺在跌停板上,股价保持在9.55元/股,不过尾盘最后十分钟有研新材突然直线拉升至涨停,并保持至收盘。公司股价突然狂飙,显然来自于国华人寿的强力介入。

  对于护盘有研新材,刘益谦本人也是十分得意。7月7日晚间,刘益谦在其微信上发表个人感言称,增加资本市场流动性不一定跌停板接盘,涨停板更能增加流动性,涨停板更能增加市场信心,金融与产业的结合,人生有几次精彩。

  至此,刘益谦的“护盘”大幕也宣告正式拉起,并一发不可收拾。此后,国华人寿还举牌了国农科技(000004,收盘价34.42元)、天宸股份(600620,收盘价18.13元)、华鑫股份(600621,收盘价14.79元)、东湖高新(600133,收盘价10.92元)、新世界(600628,收盘价20.75元)等。

  综合算下来看,7月以来,国华人寿光举牌上述几家上市公司累计耗资已超过30亿元。

  操盘风格骤变“二进式”

  在对上述上市公司的举牌中,国华人寿并非点到为止,部分公司甚至遭其2次甚至3次举牌。8月21日,新世界发布公告称,公司8月20日收到刘益谦旗下国华人寿通知,8月19日至8月20日期间,国华人寿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了公司股票2658.99万股,占总股本的5%。粗略计算,国华人寿此次耗资约为5.68亿元。这已是国华人寿二度举牌新世界,其持股比例上升至10%。

  从国华人寿的举牌情况来看,其此轮增持的一大特征便是“快准狠”。大部分举牌都是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并且在二级市场引起了狂风暴雨。

  如8月14日至8月17日(仅两个交易日),国华人寿通过二级市场买入了东湖高新3171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5%,买入均价为10.22元/股,耗资约3.24亿元。国华人寿在两个交易日中便完成了对东湖高新的举牌,而这两个交易日东湖高新股价均是以涨停价报收。

  据知情人士透露,8月20日,在新世界宣布获得国华人寿二度举牌后,刘益谦在个人微信上发表了“新理念,新收益,新世界。二进式。”这样一段话。

  事实上,以这一段话来总结刘益谦近期操盘的手法无疑十分恰当。通过二级市场上迅疾的买入方式,这与其当初参与上市公司法人股买卖以及定向增发的方式获得财富增值,显然是完全不同的。

  押宝国企改革题材

  事实上,刘益谦的举牌标的看似散乱,实则蕴含一定的规律。从抄底式举牌有央企背景的有研新材,到举牌地方国资背景的东湖高新及华鑫股份,其举牌逻辑跃然纸上:押宝国企改革题材。

  如刘益谦在这轮股灾中最早举牌的有研新材,该公司控股股东是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以下简称有研总院),具备强烈的国资改革预期。有研新材是有研总院的唯一上市公司平台。今年4月中旬,有研新材宣布,有研总院拟协议转让持有的公司不超过8300万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9.9%)。5月中旬接盘方出炉,其中就包括国华人寿。

  此外,国华人寿近期举牌的新世界也是国资改革概念股。新世界的控股股东为上海黄浦区国资委。由于传统百货零售行业发展进入增长瓶颈期,新世界亟须寻求突破与转型。6月中旬新世界发布定增预案,公司拟募集17.46亿元用于大健康产业拓展项目、百货业务“互联网+全渠道”再升级项目及偿还部分银行贷款。

  此外,国华人寿举牌的华鑫股份亦有国资改革概念。华鑫股份属于仪电系旗下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是上海市国资委。8月初,上海市国资委在上海仪电召开了上海仪电与上海电动工具研究所联合重组工作会议,折射出仪电系“混改”在加速。国华人寿或许是基于此才闪电举牌华鑫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在举牌东湖高新之后,刘益谦在微信上表示,“宝宝爱死湖北了”。从地域上看,刘益谦祖籍湖北,他说这段话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表达对家乡的爱慕之情;但作为一个资本大鳄,其这番话恐怕并不简单。

  资料显示,东湖高新也隶属于国资门下,该公司控股股东为湖北联合发展投资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湖北国资委。巧合的是,就在国华人寿举牌后不久,8月22日,东湖高新宣布,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股票将自24日起停牌。

  鉴于其此前已经成功入主长江证券,刘益谦爱死湖北的原因恐怕不止于押宝国企改革。

  一位熟悉长江证券的幕后人士向记者表示,虽然湖北国资委并不是长江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但长江证券董事长多年来一直由湖北国资委任命,因此,其属于湖北国资委实际控制的券商。由于长江证券为其旗下唯一上市的券商,湖北国资委似乎并不愿意就此放手。已经升级为大股东的刘益谦也显然不愿意看到控制权旁落,因此,其收集湖北国资委旗下其他上市公司股权,或许有变相逼宫的含义。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