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财经 > 外汇 > 外汇资讯 > 正文

字号:  

巴曙松:人民币加入SDR具有标志性意义

  • 发布时间:2015-11-16 10:24:47  来源:新华网  作者:刘红  责任编辑:张少雷

  近期,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的相关问题,再次引起广泛的关注。近日发布的“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今后中国将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推动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推动人民币成为可兑换、可自由使用货币。也将放宽境外投资汇兑限制,同时推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改进并逐步取消境内外投资额度限制。本报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教授认为,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看,现在可以说正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阶段。人民币在这个阶段加入SDR具有标志性的意义,特别是可以提升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关注和了解,从而为下一步全面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一个重要的参照。他从目前的趋势、“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等多个角度,从对中国与国际货币体系短期长期影响诸多方面对人民币加入SDR的标志意义与对金融改革的推动进行了如下分析。

  从目前的趋势看,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可以说一直是一个有序渐进的过程,在过去的十多年中,中国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很多方面取得了明显的进展。“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对能源、资源、金属类大宗商品的需求巨大。同时,相关商品价格的波动也将对“一带一路”项目的顺利推进和中国实体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从纳入标准上说,中国的对外贸易出口规模早已满足了加入SDR的要求并且超过几个已经加入的国家,而从自由使用程度上来看,仍然存在很大的改进空间。

  如果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全球180多个经济体会跟随SDR在外汇储备中自动持有人民币,这180多个经济体的央行自然会产生对人民币研究的需要,投资人民币产品的需要,这也会带动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在在岸和离岸市场的发展。

  从国际金融市场发展的历史看,一国货币在走向国际化的过程中常常首先呈现出区域化的趋势,即首先被与其经济金融联系紧密的周边国家和地区所广泛接受。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看,随着“一带一路”大战略的实施、中国与周边经济体国际产能合作的深化,越来越多中国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需要一个更为国际化的人民币来提供金融支持。这也为人民币首先在“一带一路”相关经济体中实现一定程度的区域化创造了重要的需求动力。

  由于全球金融危机中,主要的储备货币在危机冲击下出现了剧烈的波动,相比较来说,币值稳定的人民币表现出吸引力,并逐渐被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接受,这也可以说就是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的区域化和周边化。

  不过,与美元和欧元相比,人民币国际化还处于起步阶段,还需要在完善内部金融市场和外部基础设施等方面作出持续的努力。不过,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评估标准,人民币如果加入到SDR货币篮子,预期会占到其中14%左右的份额,这表明,至少在SDR的货币篮子中,人民币就可能成为与美元、欧元比肩的全球第三大货币,其占比可能高于日元和英镑在SDR中占据的份额。在当前SDR货币篮子安排下,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四种货币的权重分别为45%、36%、10%和9%。

  “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对能源、资源、金属类大宗商品的需求巨大,“一带一路”沿线涉及60多个经济体,大宗商品资源丰富,与中国商品品种关联紧密,预计未来十年沿线相关经济体与中国贸易额将达2.5万亿美元,发展潜力巨大。随着大宗商品贸易、基础设施融资、产业园区建设、跨境电子商务以及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多边金融体制的实施,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区域的认可度将会有较大的提升,人民币货币区有可能会在这条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走廊中形成。一方面,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沿线30多个经济体的中央银行签署了双边货币互换协定,并且大力拓展跨境金融交易管道,在全球14个清算行安排中,7个(港澳台、新加坡、卡塔尔、马来西亚、泰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有利于支持人民币成为区域计价、结算及投融资货币。另一方面,庞大的贸易和基建投资规模将推动人民币计价及支付走进当地市场,为人民币离岸市场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随着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和人民币汇率灵活性的提高,针对人民币的风险管理工具和产品早已存在。同时,针对IMF8月技术报告中指出的技术层面问题之一——人民币风险敞口对冲工具,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宣布通过以注册制的方式允许国外中央银行、主权财富基金和国际金融机构取得进入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和银行间外汇市场的资格,人民银行还批准一些机构投资者获得进入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资格。

  短期来看,如果人民币成功加入SDR,考虑到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熟悉和了解需要一个过程,中国在准备相关的金融基础设施和可供投资的产品方面也需要时间,因此并不意味着其他经济体会在短期内大幅增持人民币。SDR作为一种储备资产,全球各个经济体的央行增持人民币资产预计将是一个伴随着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不断丰富而稳步提升的过程。

  但对IMF而言,人民币加入SDR可能显著提升SDR的国际影响力,同时也提升SDR的代表性。事实上,目前SDR主要用于IMF与成员国之间的官方结算,私人部门的使用还很少。而人民币加入SDR,将有助于重新增强国际社会对SDR的关注,进而扩大SDR在各种领域的使用。

  SDR纳入标准是否符合的计算更多地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如果不将港澳台三地列为人民币跨境使用的范围,确实会对人民币在即将加入SDR的纳入指标计算中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长期来看可能对港澳台地区的离岸人民币业务发展产生一些不利影响,并可能会有意无意地激励一部分离岸人民币业务流向港澳台地区以外的伦敦、新加坡等市场。但是,总体上来说,香港的人民币业务依然占据优势地位,下一步在全球人民币业务竞争中能否继续保持优势地位,则取决于香港是否可以提供多元化的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在香港形成一个可自我循环的离岸人民币资产生态圈。

  从短期效果来评估,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影响是有限的,更值得关注的是,人民币在加入SDR货币篮子的过程中,通过这种开放措施推动中国的金融改革,进而提升中国金融市场的竞争力。近期中国出台了一系列金融改革举措,这些政策举措在客观上都形成了对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支持,例如:中国进一步改革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放开了人民币基准存款利率的波动上限,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同时,中国政府对外国央行等机构开放了国内债券市场,也创建了自己开发的人民币全球清算系统。

  从长远角度讲,如果可以继续通过开放来推动国内金融改革,则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就可以不断产生积极的影响。从人民币国际化的具体内容看,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其实可以说既不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也非充分条件,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取决于未来几十年内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发展,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情况和汇率机制的持续改革以及人民币计价金融工具的发展和风险管理平台的设立与不断完善等基本面的因素。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