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财经 > 外汇 > 外汇资讯 > 正文

字号:  

人民币国际化:打铁还需自身硬

  • 发布时间:2015-06-16 07:47:53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张忱  责任编辑:田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我国进行技术评估,人民币纳入SDR加速——

  人民币国际化:打铁还需自身硬

  

  

  你来或不来,我就在这里。加入SDR对人民币国际化既有实际意义,更具象征意义,世界对人民币的信心并不只维系于此。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最终取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功”,取决于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占有的地位和分量。除了SDR,我们还有亚投行、金砖银行、丝路基金等新型国际金融组织的发展需要着力,这些新的组织和管理模式才是推动传统国际金融组织和货币体系改革的根本力量——

  6月1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机构已经派出团队前往中国,开展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简称SDR)货币篮子技术评估。如果能在评估中获得认可,人民币将有望在2015年纳入SDR货币篮子。此前,IMF总裁拉加德曾表示,人民币纳入SDR是时间问题。

  目前,已有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表达了对人民币纳入SDR的支持,我国也曾数次表达过推动人民币纳入SDR的愿望,以及将要采取的改革措施。如果人民币今年成功加入SDR,它将是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第一个真正新增的篮子货币,也将是第一个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的SDR货币。

  SDR已经30余年未扩容

  SDR是IMF创设的一种“准货币”。首先,SDR是一种计价单位,在使用时必须先换成其他货币;其次,SDR是IMF分配给成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可以作为成员国的储备货币,用以弥补成员国官方储备的不足,当成员国国际收支出现逆差或有其他支付需求时,可以用SDR向其他成员国换取外汇。因为它是IMF原有的普通提款权之外的一种补充,所以被称为“特别提款权”。

  目前,特别提款权的篮子货币有4种,分别是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特别提款权的价值由这4种货币的当期汇率确定,所占权重分别为48.2%、32.7%、11.8%和7.3%。当一个国家持有SDR时,实际上相当于该国持有一定数量的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在使用SDR时,持有国央行必须与其他成员国进行交易。交易的方式有两种:一是通过成员国之间的自愿交换安排;二是由IMF指定对外状况良好的成员用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从对外状况不佳的成员国购买SDR。IMF只是充当交易双方的中介。因此,也可以将SDR看作是应对国际流动性短缺的一个风险共担机制。

  1969年IMF创立SDR时,35特别提款权单位等于1盎司黄金。1974年,SDR与黄金脱钩,改用16种货币作为定值标准。1980年,IMF将一篮子货币简化为5种西方国家货币,即美元、联邦德国马克、日元、法国法郎和英镑。自那时以来,除了在欧元诞生后,由欧元代替了德国马克和法国法郎,还没有任何一个新成员加入SDR的货币篮子。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巍表示,目前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都表态支持人民币加入SDR,但从美国财长的最新表态来看,美国的态度还显得很犹豫。因此,除了技术性的评估,大国间政治关系的走向,也对人民币能否在今年纳入SDR有着重要影响。

  提升人民币储备货币地位

  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表示,加入SDR对人民币国际化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有利于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SDR货币通常被视为避险货币,获得此地位无疑将增加国际范围内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对人民币的使用。

  央行资料显示,2014年,人民币国际使用继续较快发展,人民币跨境收支占本外币跨境收支的比重上升至23.6%,主要离岸市场人民币存款余额约19867亿元,人民币国际债券未偿余额5351.1亿元,人民银行与32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资本项目可兑换取得进展明显。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2014年12月,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第五大支付货币、第六大外汇交易货币。

  渣打银行预计,人民币如果在2015年被纳入SDR货币篮子,全球投资人对人民币资产配置将大幅上升,到2020年的累计外资净买入中国债券和股票的规模,可能会达到5.5万亿至6.2万亿元。

  另外,纳入SDR还将提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分析说,SDR本身并不是一种重要的储备资产,但4种SDR货币共占全球外汇储备的92.9%。人民币纳入SDR将进一步鼓励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持有人民币计价资产。

  关键还在“内功”

  评判SDR篮子货币的重要标准之一是“可自由使用”。“可自由使用”要求一定程度的资本账户可兑换。当下,人民币只有少数资本账户项目完全不可兑换。因此,中国离实现人民币资本账户可兑换的目标并不远。央行行长周小川称,“中国正在寻求实现的资本账户可兑换不再是基于完全可兑换或自由兑换这样的传统概念,取而代之的是,吸取全球金融危机的教训,中国将采用的是‘有管理的可兑换’概念。”

  央行上周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5》,延续了周小川今年4月提出的进一步推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思路,主要内容包括考虑推出QDII2(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试点,完善“沪港通”和推出“深港通”、允许非居民在境内发行除衍生品外的金融产品,取消大部分事前审批,提高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我国资本市场便利性等。梁红认为,为人民币加入SDR创造条件而出台的政策措施,将推动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与开放,从而对中国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

  第一创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兴韵分析说,人民币成为SDR的篮子货币,固然有助于增强境外投资者对人民币的信心,但对人民币的信心并不维系于SDR。例如,日元作为SDR的篮子货币,就没有极大地提升日元在国际贸易与金融中的地位。长期来看,无论纳入SDR是“进行时”还是“完成时”,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还在于“内功”。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