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0日 星期五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留守女孩毒杀童年唯一玩伴 提父母大叫恨他们

  • 发布时间:2015-07-16 09:36:07  来源:新京报  作者:卢美慧  责任编辑:张明江

  2015年6月10日下午,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一个名为界牌的小镇上,两小姐妹在放学路上被人投毒致死,后经警方调查,凶手是镇上12岁的留守女孩陈晓雯。

  陈晓雯有着典型的留守特征,孤僻怕生,极度不爱说话。杀人的动机,在成人看来,不过鸡毛蒜皮之事,但在这个无人分享心事的女孩儿心里,杀死对方,是她的世界里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

  除去极端的杀人案件,寻衅滋事、打架斗殴、藏毒贩毒、性侵害等类别的未成年犯罪也有连年上升趋势。

  就未成年人犯罪问题,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曾做过一次抽样调查,发现只有36.3%的未成年犯在入监之前能够同亲生父母长期生活。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有过相关统计,截至当年,我国各级法院判决生效的未成年人犯罪平均每年上升13%左右,其中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

  一瓶可乐

  银瓷完小学六年级老师黄婷婷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她的学生陈晓雯把老鼠药混进了可乐瓶,然后递给了几乎是整个童年唯一的朋友。

  6月10日下午五点多,班上学生汤晓霞倒在离学校不足一公里的山坡草丛中,当场死亡,她的妹妹汤溪林倒在不远处的路边,被村民发现紧急送到卫生所,抢救无效死亡。

  黄婷婷和学校另外几位老师很快配合当地警方,寻找案件线索。

  黄婷婷第一时间找到陈晓雯家,当时她想两个孩子平日形影不离,或许陈晓雯能给警方提供些信息。

  黄婷婷记得,推开陈晓雯的家门,正和两个妹妹玩耍的陈晓雯从里屋走出,看不出什么异样。

  “知不知道汤晓霞姐妹出事了?”黄婷婷问。

  “放学后汤家姐妹被两个大孩子、男孩带走了,剩下的就不知道了。”陈晓雯答。

  黄婷婷对此深信不疑,她觉得这是有效的目击线索,就带陈晓雯去了镇上的派出所。

  接下来流传出两个版本的案情,一是两姐妹吃下在垃圾堆中捡的食物,中毒身亡;二是两姐妹被两名年龄稍大的男孩哄到山里,喝下有毒可乐后身亡。

  后经衡阳县警方证实,两种说法都是陈晓雯编出的谎话。

  黄婷婷一直陪在陈晓雯身边,一直到案发后第三天,陈晓雯亲口说出,两姐妹是被下了药的可乐毒死,那瓶可乐,是自己递给她们的。

  唯一的陪伴

  在黄婷婷的班上,汤晓霞和陈晓雯算是特殊的孩子。

  汤晓霞的家原本在十多公里外一个山村,因为村里没有小学,一家人就搬到了界牌镇上住。

  父亲汤和平天不亮就要去别人的工厂上工弹棉花,农忙时还要赶回来打理家中的七八亩田地。

  母亲是智障人,在镇上捡垃圾度日,能给两姐妹的照顾仅仅是把饭弄熟,所以两姐妹几乎是银瓷完小学最脏兮兮的孩子。

  或许是受母亲影响,13岁的汤晓霞头脑也不是很清楚,六年级了,10以上的加减法算不出来,汉字只能对着课本抄写有限的几个。

  陈晓雯的情况更为复杂,12年前,母亲挺着大肚子嫁到镇上,3个月后陈晓雯出生。这个不属于陈家的女童8岁时,母亲离家出走,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过,留下晓雯和两个妹妹跟爷爷奶奶生活。

  父亲陈友生常年在外打工,只会在春节在家待上几天。陈晓雯自小不爱说话,但也不惹是生非,在邻里的印象中,这孩子脾气古怪,不怎么理人,自顾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时汤和平见陈晓雯找女儿玩,但见到汤和平,陈晓雯从不打招呼。

  同样惨淡的童年,让两人自小成了好朋友,汤和平说,女儿从一年级就和陈晓雯一起玩,是自小长到大的朋友。

  在学校,年龄相仿的两人也是彼此唯一的陪伴,接手班级一年了,黄婷婷几乎没见陈晓雯同汤晓霞以外的人说过一句话。

  “我恨他们”

  在班里,两个人成绩一直倒数第一和第二,都没什么朋友。跟彼此之外的世界,也并没有太多交集。

  黄婷婷刚接手班级时,试图走进两个孩子的世界,轻声细语地找她们谈心,收效甚微,这位出生于1993年的年轻老师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打开两个孩子的内心。

  在两个孩子的世界里,汤晓霞唯一比陈晓雯多的,就是她智障的母亲。

  小孩子之间有些小摩擦在所难免。汤晓霞从小的处理方式就是,跟自己智障的母亲求助。而母亲的解决方法也简单,追着陈晓雯掐几下,拧她的耳朵,或者言语不清地骂上一顿。

  陈晓雯84岁的爷爷陈一丰是个暴脾气,常常是汤晓霞的母亲找过来闹一顿,会骂孙女几句,有时也会打一顿。除此之外,这个儿女常年不在身边高龄留守老人,并不知道怎么去教育这个实际上跟自己没有血缘的孩子。

  在陈晓雯对警方的供述中,此次投毒的起因,也是汤晓霞跟她的智障母亲告状,对方掐她耳朵,弄得她“好痛好痛”。

  通过有限的词汇,陈晓雯叙述了她唯一朋友“背叛”自己的愤怒,也冷静地说出了从20多天前买毒、藏毒、投毒的全过程。

  但与“杀人”的冷静相比,审讯过程中,陈晓雯激烈的情绪表达,都出现在询问她父母情况的时刻。

  黄婷婷说,前后都很平静,警察问,她答,没有什么异常。但每当问到她的爸爸妈妈,陈晓雯会突然哭喊,尖声叫着“不要提他们,我恨他们。”

  对于5年前出走杳无音讯的母亲,她抗拒得更加明显,“我没有妈妈,她早就死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