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1月31日 星期二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80后独撑特殊教育学校7年 正值壮年发根已花白

  • 发布时间:2015-05-18 09:08:31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明江

  老师带着孩子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昨天是全国助残日,主题是“关心孤独症儿童,走向美好未来”,这是全国助残日首次将孤独症儿童群体列入主题。而在我们身边,一些志愿帮助孤独症儿童的人,早已在身体力行地帮助孤独症儿童。七年前,原本拥有殷实生活的杨坤开办了一家自闭症儿童培训学校,而如今学校陷入困境,希望得到爱心人士帮助以支持办学。杨坤说:“就算是要饭,我也不能让学校关门。”

  独自开辟“阳光路”

  阳光路教育潜能发展中心(下文简称“阳光路”)位于东城区国瑞北路上,穿过大厅,里面一个约一百平方米的大教室就是学校场地,教室内七八名孩子正在老师的带领下荡秋千、滑滑梯,“以前外面场地也是我们的,现在给不起那么多租金了。”学校的80后创办人杨坤说。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患者与他人交流存在很大困难。杨坤拉着壮壮(化名)的手希望他与记者击掌,但壮壮却在杨坤怀里不安地扭动,眼神飘忽,过了好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击掌。杨坤告诉北京晨报记者,自闭症患者和普通人就像生活在两个毫无交集的世界,“我们的工作就是进到他们的世界,把他们带出来。”

  杨坤的办学初衷很简单,“身边两个朋友的孩子是自闭症,我就想能不能自己开这样一个机构教自闭症孩子,也给自己找点事做。”当初小小的学校,现在已有一百多名学童。

  很害怕撑不下去

  为了照顾孩子,有的夫妇不得不有一方辞职。家长王女士一家四口仅靠丈夫六千元的月薪生活,去年一月王女士发现学校场地变小,询问得知学校经营困难,支付不了大场地租金。“阳光路的学费在全市都算低的,我们也知道,办这种学校基本是赔钱。”如今学校运营遇困,王女士十分担忧,“很怕学校撑不下去,没能力送孩子去更远的学校,也给不了更高的学费,只能放弃。”除了经济能力制约,放不下的还有家长和孩子对老师的感情,“电视里说自闭症孩子学不会跳绳,但阳光路的老师把孩子教会了;孩子从来都不亲妈妈,但会主动亲老师。”王女士说。

  七年来学校也收到过残联补贴和社会捐助共计四十万元。但近两年,越做越大的学校却给杨坤带来了更大的困难。一开始她用自己的积蓄办学,后来开了一家餐馆用以补贴学校,“只要学校需要用钱,餐馆收入就要往里投”。

  然而近期餐馆经营不顺导致她无法再负担大场地的房租,眼看积蓄就要见底,“每个月的工资、保险、场地、教具等支出有十五六万元,现在每个月我都要亏损五六万元。”

  学校遇困寻求帮助

  虽然不堪负重,但杨坤却不愿提高学费。曾有两位山西妈妈带孩子学习了一年,终因无法负担费用不得不放弃,她们离开北京时抱头痛哭的场景让杨坤耿耿于怀,“不少家庭只有一份收入,涨学费让他们怎么办?更不能因学费让孩子失去康复的希望。”杨坤告诉记者,学校现在十分需要帮助,“希望有爱心人士在资金、场地、教具等方面帮学校渡过难关。”

  三十五岁正当壮年,然而杨坤发根已有些许花白。中午时分阳光照进教室,她坐在窗边看着孩子嬉戏,许久说了一句:“有时候觉得他们很幸福,开心就笑,饿就吃,虽然拒绝对视,但眼睛总是明亮的。为了他们,就算是要饭,我也不能让学校关门。”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