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4日 星期天

财经 > 银行 > 银行要闻 > 正文

字号:  

大行票据每月业绩:去年100亿 现在才5亿!

  • 发布时间:2016-05-06 01:33:39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刘筱攸  责任编辑:郭伟莹

  “去年几乎每个月都能做到100亿以上,最近这几个月,最高的也才做10亿元,一般都是5个亿左右。”小燕说,“今年2月以来,我很明显感到业务量少了。”

  小燕在一家国有大行的省分行金融市场部工作。一共16个人的部门,做同业的和做票据的对半分;小燕所处的票据团队,又分为直贴和转贴两条业务线。

  小燕专做转贴,即交易对手仅为银行。她是团队骨干,去年业绩冲到第一。但今非昔比,更让小燕郁闷的是,别家银行曝出的3宗票据案,却以一种无法躲避的方式深刻影响到了自己的业绩,还有收入。

  “行里要求往死里查”

  “不单单我们行,我们有个同业交流群,好多同行都说现在只拿底薪,没有提成了。”小燕无奈地说。

  首要原因是银行还未结束的票据自查。小燕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她所处的国有行,自上而下的自查已持续四个多月。总行不定期地来省分行巡查,而分行及市分行,则是风险合规部稽查业务部门。自查重点有三块:一块是实物票据保管,票据实物的出入库登记记录,会反复逐项核查;第二块是票据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审查,交易合同、发票、运输单据、出入库清单是一定要看的,已经贴现的票据要归档,所附的其他单据要在原件加注;第三块是清理票据中介和同业户(票据中介跑到大型银行开立的小村镇银行的账户,为票据中介所操控),审查客户资料,排查票据中介。

  “第三点还好,并不是一下说清就能清的。其实,跟我们合作的一些票据中介,还是比较规范。干了这么久了,彼此还是信任的。”小燕说,“现在最要命的,是以前企业要是手上还没有合同,打个电话给中介,中介总能想到办法拿其他的顶一顶,我们也睁只眼闭只眼;可是现在,行里要求必须得查,而且是往死里查,因为发票和合同全部联网,都可以查得到。”

  “业务真的难做了”

  除了一些区域银监局牵头辖下银行启动的风险排查,央行、银监会等部委“五一”之前还连发三文,持续为票据行业戴上紧箍咒。

  4月27日,央行和银监会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票据业务监管 促进票据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这份“126号文”的核心思想是将银行自查内容文件化,分为强化票据业务内控管理、坚持贸易背景真实性、规范票据交易、强化监督检查四个方面。

  4月28日,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通知主要针对银行信贷资产收益权的转让流程、会计处理、合规登记等规范举措,但因为票据也是信贷资产的一个类型,所以这份“82号文”也对票据业务产生了影响。

  好几个银行票据人士向记者表示,票据收益权以后将不但可转让给券商资管计划,还可以转让给银行理财和信托资管,最大的好处是,将不计入非标资产。当然,前提是要经过合法登记。

  让小燕困惑不已的,是最近被议论最多的营改增。她注意到一些分析人士说,财政部下发的营改增补充通知,明确指出质押式买入返售金融商品所获得的利息收入属于金融同业往来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所以营改增只会略微提高直贴利率,不会影响转贴和回购利率。

  “我在一线交流下来,真的感觉不管是直贴还是转贴,成本是有所提高的。当然我无法详细列举出在实际的缴税环节,有哪些内容和科目增加,哪些减少。但整体来说,票据贴现跟转贷等业务一样,取得的利息及利息性质的收入,要按照贷款服务缴纳增值税。”小燕说,“现在经我手的几单做下来,成本比以前要高大概0.1、0.2个百分点。”

  “业务真的难做了。”小燕感慨,想再创去年的辉煌,是不可能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