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财经 > 医药 > 医药要闻 > 正文

字号:  

体制束缚成中国医改最大障碍 顶层设计缺乏

  • 发布时间:2014-12-10 10:22:0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孔彬彬

  9日发布的《医改蓝皮书》称,中国新一轮医改实施5年多,体制上的束缚已经成为医改的最大障碍。当前,与医疗卫生体制相关的十余部委权力分散,中央政府层面制定政策时虽然苦心孤诣,可是在下到省市区各级时,层层打折扣。

  2009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发布,中国新一轮医改正式启动。实施5年多来,医改实践效果如何,存在哪些改革障碍?

  12月9日,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和社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医改蓝皮书: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报告(2014-2015)》,梳理了中国新一轮医改的主要成绩,剖析了当前医改的诸多困境。

  报告称,经过5年多的医改实践,人们感受到了新医改带来的好处,但是,诸如“看病难、看病贵”没有得到实质缓解,“以药养医”还未根本改观,优质医疗资源进一步向大城市集中,医患关系未得到明显的改善等等,中国医改仍面临诸多困境。

  究其症结,报告称,新医改政策实施5年多,参与改革的利益相关方都深知改革的艰难,医改已经进入深水区。体制上的束缚目前已经成为下一步医改的最大障碍。

  “可以说,新医改正困在体制的‘十字架’上苦苦挣扎。”报告用“十字架”来比喻当前中国医改的体制尴尬。

  报告指出,“横架”上,与医疗卫生体制相关的十余部委权力分散,改革自己难下壮士断腕的决心与勇气,想改别人却又没相应的能力;“竖架”上,中央政府层面制定政策时虽然苦心孤诣,可是在下到省市区各级时,层层打折扣。

  谈及体制束缚,医改中的“九龙治水”现象被报告集中关注。以药政改革为例,报告称,药品从药厂到患者手中,整条产业链上,足足有多达十余个部委分掌部分权力。相关部委都抱怨自己“权小,管不了事儿”,而其他部门和企业却都抱怨它们“权太大”。

  对于破除障碍的改革路径,报告建议强化医改的顶层设计,在最关键的权利体制改革上,既需要“集权”又需要“放权”,将现在的从上到下各部各局各守一摊,改为“监管权集中,经营权放开”。

  所谓“集权”,报告建议要在中央和各省市层面,将医改的政策制定权和监督执行权集中到一个机构手中。报告举例,“在中央层面,应在可能的国情和条件下,尽力保证医改执行机构的权威和力度,甚至可考虑将国务院医改办的工作纳入深孚众望的‘中央深改小组’的直接管辖之下,大大强化其执行力。”

  报告称,如果仍然需要将国务院医改办设立在国家卫计委或其他部委之内,也希望能有稳定而强力的专项制度和资源来保障医改部门的工作职能,毕竟,医改部门是一个超越单个部委的特殊职能机构。

  在“放权”方面,报告建议,监管机构(如各地方卫生局等)能够建立健全机制,将监管与经营既衔接又分离。

  “比如,探讨设立公立医院董事会等制度,由各市政府聘请市里的各界精英组成公立医院董事会,就像成立一个个小的‘行业人大’一样,将经营权放开给这个董事会,并由卫生局监管各医院董事会,完全可以做到政府与市场的双赢、公平与效率的双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