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7日 星期三

财经 > 医药 > 医药观察 > 正文

字号:  

号贩子太猖狂!700个专家号非法获利超30万元

  • 发布时间:2016-03-28 07:50:41  来源:中央电视台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吴起龙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2016年1月底,一段“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在网络上热播,视频中一个女子怒斥黄牛将300元的 专家号炒到4500元,害得她从外地赶到北京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这段视频引起了人们对打击号贩子的持续关注,政府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了对号贩子的打击力度。就在这名女子发出视频一个月之后,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公安分局多警种合作,辗转七省八市,在各地警方的配合之下,一举打掉了一个长期盘踞在北京空军总医院,借助网络贩卖专家号的号贩子团伙。

  北京警方辗转七省八市,一举打掉大型号贩子团伙

  2016年2月28日当天,海淀警方分别在九处抓捕现场,搜查出犯罪嫌疑人从事非法交易的大量证据,其中包括有医保卡、就医手册、涉案电脑、身份证和账本、手机账本等作案工具。

  公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副局长赵磊砢:2016年2月2日,侦查部门在侦查工作中,接到群众举报,发现在空军总医院周边,窝藏着大量的涉医号贩子,他们利用抢票软件和人海战术来获取专家号,来贩卖专家号获取利益。

  去医院看病挂号,人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兜售专家号的号贩子。很多人会有这样的认识误区,误认为现在医院挂号都是实名制,这些号贩子能拿到抢手的专家号,是他们半夜排队弄来的。但事实上这些都是号贩子过去的手段了,如今他们开始利用手机APP应用、114挂号平台,在线上,号贩子们雇佣大量人力在网上疯狂预约专家号获取巨额利润,大肆倒卖从网站上抢来的紧俏号源。严重影响了医院正常的就诊秩序。

  疯狂人海战术抢号源,号贩子倒卖获利高

  接到群众的举报后,海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立即开始了紧锣密鼓地调查。为了彻底摸清这些“号贩子”的行踪轨迹,海淀警方的办案人员首先从空军总医院的网络预约挂号开始入手。通过走访,办案警员发现,当前空军总医院对外网上预约挂号办法主要有两个。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刑侦支队侦查员:通过我们的走访调查,在空军总医院网上预约挂号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通过“114”预约挂号平台,二是通过健康之路医护网。

  起初的调查,让办案警员疑惑不解的是,这些号贩子和普通的患者同样,也是按照规定,通过“医护网”进行预约挂号,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难道是报案人传达信息有误吗?

  起初的调查,让办案警员疑惑不解的是,这些号贩子和普通的患者同样,也是按照规定。

  办案警员一筹莫展,而就在这时,无意中,一个奇怪的微信群闯入了警方的视线。

  侦查员:一个名叫“龙商会”的微信群,进入我们的实现,该群共有33名成员。

  侦查员:号贩子因为便于他们协调和协商,然后建立一个以龙商会为名的微信群,在微信群内互通有无,然后互相介绍客源,在我们侦查中发现,成员里的33人,其中有23人曾经被医疗、挂号,还有扰乱社会秩序被治安拘留过。

  侦查员:经过调查,我们发现,这伙号贩子主要是在网上挂号平台上进行预约挂号、抢号。

  在官方预约挂号平台上抢号,让办案警员感到吃惊,警方意识到,这个团伙与传统的、靠人工排队倒卖专家号的手段完全不同。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侦支队政委毕波:一是有抢号人员,二是号源批发人员,三是一线兜售人员。首先他雇佣了大量的人员,在早上起来医院一放号的时候,在健康之路这个平台上,提前把姓名就诊的情况都输好了,然后就开始抢,瞬间就把5个、7个专家号抢到手,这层人员收费基本上是五块到十块,第二层的号源批发商拿到号之后,一线沾活人员跟他联系,这个号的加价,基本上就已经加到一百、两百了。一线兜售号源的人,拿着号之后就卖给患者,一线兜售号源人加多少钱呢?有可能加一千,加五百都有可能。

  面对这样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北京市公安局立即抽调各个警种的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

  专案组成立之后,对“龙商会”微信群细致地搜索,在微信群中,一名网名叫“小宇”的女子进入警方视线。

  侦查人员:根据我们侦查发现,在这个犯罪团伙中,有一个叫宇某的号贩子,她就是我们现在在侦的网络特大号贩子犯罪团伙的头目之一。

  根据线索,2月24日,专案组民警前往福建,在“医护网”的配合下开始进行取证工作。侦查员发现,从2015年10月至2016年2月24日,这个团伙所使用的账号就在网上挂号2362次,其中预约成功的数据就有1511条。最终使用小宇名下银行卡支付挂号费的记录就有1033条之多。除此之外,另外一名姓王的男子的银行卡下,也有350余条交易记录。王某随即进入警方的侦查视线。

  虽然其他挂号者的身份信息并不是小宇,但最终使用小宇名下银行卡支付挂号费的记录就有1033条之多。

  今年3月20号北京市海淀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破获这一案件,涉案的29名成员被抓获,其中14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主犯之一小宇在警方审讯时交代,她利用一款“抢票软件”,在官方预约挂,所有号源都是她雇人从“医护网”上抢挂而来的。“抢票软件”的幕后操作者另有一人。

  侦查人员:调查发现,在幕后操纵所谓的抢票软件的是杨某,而杨某是嫌疑人宇某的同学,两人关系比较密切,在北京曾经共同一起打过工。

  那么,杨某究竟是怎样利用所谓的“抢票软件”实施犯罪的呢?

  侦查人员:犯罪嫌疑人杨某供述,她是通过健康之路app在网上找了一些亲戚,大概有50多人,每天七点半的时候,健康之路发号,所有人都通过小宇提供的这些号源的信息输上之后,然后他们准时利用人海战术进行抢票,谁抢到票以后,给予5块钱的报酬。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截止2016年2月29日,杨某成功抢挂了700多张专家号,使这个犯罪团伙非法获利高达30多万元。

  调查时,警方向记者透露,事实上,犯罪嫌疑人小宇和幕后操作者杨某,对外宣称的“抢票软件”并不存在,他们主要的犯罪手段就是专门组织“枪手”,在网站上实施犯罪活动。之所以要拿抢票软件做噱头,目的就是吸引其他的票号子找她批发号源。

  侦查人员:在侦察过程中其实并未发现小宇有抢票软件,他他们只是通过熟练的操作和先期准备,缩短抢号时间。

  调查时,警方透露,“号贩子”团伙的三个层次分工明确,杨某带领雇佣来的“枪手”在后台负责抢号;抢到专家号后,通过小宇和王某进行号源批发人员;最后一个环节是,小宇和王某以数百元不等的价格再兜售给一线人员,这些一线人员向病人或家属倒卖专家号挣取差价。

  警方透露,“号贩子”团伙的三个层次分工明确。

  审讯人员:一个专家号挂号费多少钱?

  王某:7块,14块。

  审讯人员:7块 14 ,还有9块钱的,你卖了多少钱?

  王某:有100的,80的,200的。

  号贩子们抢占了紧缺的专家号,导致真正需要专家诊的患者无法正常就医。其实有关部门对号贩子的打击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但倒卖专家号的行为却屡禁不止。就在海淀警方打掉“龙商会”号贩子团伙新闻发布会的第二天,我们的记者在北京市的部分医院进行了调查,发现号贩子依然存在。

  屡打不绝,屡禁不止,资源紧张滋生号贩子生存土壤

  3月21号早晨6点,记者来到301医院挂号大厅,“严厉打击‘号贩子’,整肃医院诊疗环境,维护患者合法权益”的醒目大字,在挂号大厅的电子屏幕上来回滚动。距离挂号开始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家属就挤满了整个挂号大厅。1个多小时,才终于轮到《经济半小时》记者开始挂号。

  距离挂号开始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家属就挤满了整个挂号大厅。

  挂号大厅旁边有自助挂号机,但是上面显示的是“号源已满”。记者走出挂号大厅,准备次日早点过来排队挂号,而就在记者走出大厅不远,一名红衣男子突然来到记者身旁,直接搭讪兜售专家号。

  301医院的专家号14钱,但是这名红衣男子给记者的开价是1000元。

  号贩子:你找我办可以办,价钱在这放着呢,你这号你都不舍得掏,别说你住院更不舍得。

  除了兜售专家号,这名红衣男子还向记者炫耀,通过他还可以确保患者尽快住上院。

  倒卖专家号的情况几乎出现在每个大医院门前。在北京另一家三甲医院附近,《经济半小时》记者刚刚下车,就有人上前拦住我们,询问是否需要专家号。除了挂号费以外,还要另外加钱。

  当记者说价格太高,准备自己去医院挂号时,这位东北口音的男子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根本不可能挂到号。

  随后,《经济半小时》记者朝着协和医院门诊大楼方向走去,还没走两步,一个小伙子突然又追上来了。

  号贩子:你记一下我电话吧,挂不上你出来给我打电话。

  门诊大厅里,《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每个挂号窗口都挤满了长长的排队患者,所有的专家号都是一票难求。

  《经济半小时》记者:挂张保如的,皮肤科。

  医院人员:皮肤科的号都挂完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普通号有吗?

  医院人员:全部挂完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专家号普通号都没了?

  医院人员:都挂完了,全部挂完了。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自助挂号机预约7日内的专家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后的号源也全部约满。而在这家医院外,倒卖专家号的人依旧不绝。

  看到记者在询问挂号的事,周围突然聚集上了几个人,他们七嘴八舌地向记者兜售专家号。

  调查时记者了解到,倒卖专家号的号贩子由来已久。号贩子之所以有从生存的市场空间,最主要的是,我国的医疗资源紧缺,好医院名医生的资源紧张。

  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刘国恩:号贩子的成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在大医院挂号,这个号源紧张,这是它最根本的一个原因。

  那么专家号的号源有多紧张呢?仅以北京三甲医院为例,一个专家最多每天可以看十个病人,但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却高达成百上千,专家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满足数量庞大的患者需求。这样一来,专家号就变得紧缺而抢手。

  在自助挂号机前一位远道而来的姑娘正在为专家号发愁。

  近些年,倒卖专家号的行为屡打不绝,屡禁不止,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刘国恩对此作出这样的分析。

  刘国恩:要治理号贩子,就是要使得我们大医院的号源不紧张,不紧张显然就需要我们对医疗服务进行重构。

  刘国恩:通过分级诊疗,让大量的普通全科服务,需要全科服务的病人,你转移到我们社区去,让我们分级诊疗的作用能够发挥,让大医院真正做大医院应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急诊服务、住院服务、手术服务等等,而不包括普通性的全科医疗服务。甚至最后大医院取消了门诊服务之后,你只剩下住院服务,那那个时候号贩子想存在,也没有存在的土壤了。

  号贩子在一些医院周围,通过多种手段,获得专家医生诊疗的权利,并加价转让牟利。在这种交易之中,扰乱了医疗秩序,还严重影响患者得不到及时就诊。

  号贩子在一些医院周围,通过多种手段,获得专家医生诊疗的权利,并加价转让牟利,严重影响患者得不到及时就诊。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两会的时候我提了一个提案,建议国家将号贩子入刑。实质上号贩子危害了我们国家医疗卫生的价格政策,号贩子这种行为,他牟利了,但由于他的非法经营,非法活动,他逃避了国家的税收监管,通过倒卖所谓的号,影响公民公平公正地获得国家基本医疗保障服务的权利,所以我说,它不仅是一个一般性的破坏经济秩序的问题,同时影响我们公民的基本健康权,打击号贩子,不仅是我们患者的呼声,也是医护人员的呼声,他是社会一致的一个呼声。

  方来英认为,倒卖专家号实际上是一种非法交易,在屡打不绝、屡禁不止的情况下,应该用法律加以严惩。

  半小时观察:打击“号贩子” 需要组合拳

  “号贩子”是生长在医院的毒瘤,也是城市管理的牛皮癣,他不仅严重侵害了医院正常的问诊秩序,还侵害了患者获得医疗服务的公平权利。事实上政府在不断加大整治号贩子的力度。国家卫计委日前部署了打击号贩子专项行动,北上广等城市则保持着打击号贩子的高压态势,近日北京警方甚至动用刑警打击网络号贩子,这些都表明了政府坚决整治号贩子的决心。但要想真正根除号贩子,还要采取治本之策。

  号贩子现象的症结在于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就医分级分流的不科学。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从医疗资源配置入手,改变目前的优质医疗资源过度集中的状况,逐步建立科学的分级医疗制度,这样才能破坏号贩子生存的土壤,为患者提供公平优质的医疗服务。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