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8日 星期二

财经 > 医药 > 医药观察 > 正文

字号:  

民营医院资本战车开启 公立医院暗潮涌动

  • 发布时间:2015-03-28 07:32: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马巾坷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协和医院妇产科已经有3名拥有高级职称的医师到我们这里执业,还有一名多点执业合同正在签订中,其中一位副主任医师去年10月从协和医院辞职,到我们医院担任妇产科主任。”北京美中宜和医院一位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加上两年前从协和医院妇产科跳出“体制墙”的副主任医师龚晓明,以及网络红人、被誉为“急诊女超人”的协和医院急诊科大夫于莺,美中宜和医院目前至少有5名原协和医院的大夫在该医院执业。

  北京另一家外资妇产科医院和睦家医院多点执业的医师更多。一位和睦家医院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已经有超过50名来自北京各个三甲医院副高以上职称的医师在该院执业。

  去年8月1日起,新修订《北京市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办法》开始施行,该法规在行业内被认为是各省市多点执业新规中步伐迈得最大的。

  有行业人士认为,在政策利好下,公立医院医生不愿意脱离体制的传统观念正在发生改变,而转折点发生在部分民营医院拥有技术和资金优势的专科领域。

  民营医院受追捧

  “在美中宜和即将开业的万柳医院,我担任妇产科主任,同时还担任集团妇产科方面的管理工作。”正在深圳出差的丁西来在电话中说。

  丁西来去年10月辞去北京协和医院的工作,跳槽到美中宜和医院任妇产科主任。做出这一举动,颇令丁西来的同事感到吃惊。因为他并非到了退休的年龄,而是40刚出头,年富力强,这样的年龄就决意脱离体制,离开协和医院妇产科这个国内响当当的平台,不能不让人惊讶。

  “不愿意待在公立医院的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你在公立医院可能需要一天看100个病人,短短的时间里,你谁也没有看仔细,”丁西来解释,“医患问题、病人对医生的不信任就此发生,而你也感觉自己只不过是台机器,而在这里,我一个病人可以看20分钟,甚至半小时,完全可以解决病人的焦虑。”

  个人简历显示,丁西来1996年毕业于山西医科大学,2001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取得妇产科学硕士学位,后考入协和医院,师从著名妇产科专家沈铿,2004年毕业并取得博士学位。毕业后丁西来留院工作,2009年成为协和医院副主任医师。

  除了丁西来以外,另有两名协和妇产科的专家来美中宜和执业,其中包括协和医院妇产科一位学科带头人。

  早在两年以前,从体制出走的协和医院副主任医师龚晓明选择就职于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同时,他也选择了位于北京的美中宜和作为自己多点执业的地点。而另一位吸引眼球的人物是“急诊女超人”于莺。

  2013年6月于莺宣布脱离协和医院急诊科之后,这位网络红人在公众视线消失了一年,去年7月,她宣布担任美中宜和综合门诊中心CEO。今年4月,这个显得独特的“综合门诊中心”即将在北京开业。

  北京另一家颇有实力的民营医院和睦家也在最近大半年的时间里吸引了不少国内知名医疗专家加盟。和睦家医疗集团市场部经理武秀琴介绍,去年下半年以来,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副院长沈明教授、朝阳医院普外科主任医师马颂章都选择到和睦家医院多点执业,目前选择在和睦家多点执业、来自北京各大三甲医院的医师已经超过50人。加上以前即加盟的国内高级职称医师,比如曾任上海东方医院血管外科主任的张强,到和睦家担任血管外科主任,在和睦家执业的国内三甲医院医生不在少数。

  “虽然公立医院是基本,但是未来民营医院的替代作用不可或缺,科技力量也会逐渐追赶上来,来民营医院,我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也对民营医院的未来充满信心。”丁西来表示。

  公立医院劣势

  “中国的公立医院体制,就像一个怪胎,应该打破才行。”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直言不讳。

  庄一强表示,医生这一职业自古以来,不管古今中外都是一个靠手艺吃饭的行业,医生就像手艺人、艺术家一样,是自由执业者,靠技术和经验在市场中竞争。但是,目前国内的医疗行业,公立医院依靠级别和编制,把医生都束缚在固定的医院内,医疗资源无法自由流动,外来资本有心无力,无法发挥资本的优势参与市场的竞争。

  医疗行业内一个普遍的看法是,目前国内的多点执业政策只能算一个过渡的政策。从多点执业开始,医疗资源应该逐步打破公立医院体制的束缚,走向市场化。最终,医生应该形成自由执业。

  庄一强认为,对于公立医疗体系来说,要想将医改推进下去,必须做两件事,才能解决市场中迫在眉睫的矛盾。第一是取消所有公立医院的行政级别,这一条虽然以前在医改文件中提了多次,但是始终不能有所推进。第二是取消医生的编制,让其成为自由人。

  目前,国内所有公立医院的护士体系已经基本上取消了人员编制,但是医生却基本上都属于在编人员。医生不流动、公立医院的市场垄断地位无法撼动,这一局面和许多发达国家的医疗体制迥然不同。

  据行业人士介绍,在美国,80%的医院属于私立医院,公立医院只占20%。但是,80%私立医院中,有80%又属于非营利性医院。

  “目前,医疗资源向民营医院流动只发生在几个民营医院具有优势的专科领域,比如民营医院力量比较强的妇产科,未来还有牙科等等,但是将来,越来越多的领域民营医院会逐渐占有优势,那时人员流动将更为广泛。”庄一强分析。

  就职于著名咨询企业的资深医疗管理专家刘宇刚认为,目前对于市场需求来说,医疗资源的流动是迫在眉睫的问题,急需解决医改才能够推进下去,但是这并不表明医改这个复杂的问题就只有这一个矛盾要解决。

  “医改是势必要改,否则一个个矛盾都会逐渐显现出来,”刘宇刚分析,“不管情愿不情愿,卫生主管部门正在推动医生多点执业,希望把医生的生产力释放出来。但是,未来支付制度不改,医保报销只有一个社保买单也不可能形成市场竞争和选择,这个矛盾日后也会逐渐爆发。”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