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财经 > 产经 > 公司新闻 > 正文

字号:  

一汽系四大耽搁恐陷集体诉讼 徐平退休前难打太极

  • 发布时间:2016-01-06 08:32:35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臧允浩  责任编辑:吴起龙

  2015年12月30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在这股振兴东北的政策暖风下,东北大地上的汽车工业长子——一汽集团能否借此一扫沉疴呢?

  2015年,对于一汽集团和旗下诸多上市公司,可谓命运多舛。今年以来,随着徐建一的落马,一汽反腐余震不断。有媒体报道称,自2012年被卷入反腐风暴之后,一汽集团内部的多项研发工作停滞不前,导致“十二五”期间很多目标无法实现。

  除了反腐风暴的影响外,一汽集团旗下的多家上市公司也“各有各的不幸”。其中,一汽富维与一汽集团的关联交易四度遭否;一汽夏利连年巨亏,陷入保壳泥潭;而在今年股灾时,一汽股份立下的增持承诺,至今尚未完全兑现。除此之外,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也未能按承诺尽快解决。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公司不能按时解决,有可能引发投资者与该集团的纠纷。

  回望2015年,在一汽集团命运多舛的这一年中,临危受命的徐平曾被寄予厚望。但现在看来,徐平履新一汽集团董事长的7个月里,并未给一汽带来多少改观。一位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一汽系积重难返,徐平年届退休,或已懈怠,无力解决公司各项难题了”。

  一汽富维向大股东输送利益超100亿元?

  一汽富维与控股股东一汽集团的关联交易问题,一直为投资者所诟病,这也导致一汽富维的关联交易议案屡遭股东否决。

  最近一次发生在12月29日。当天,一汽富维发布2015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其中,《2015年度日常关联交易计划的议案》未能通过。投票结果显示,1286万票反对,占投票总数的占比97.61%。同意票仅有31.63万股,占比2.39%。

  在雪球上,一位投资者感叹:“这次关联交易的议案再次被否,是中小股东参与公司经营治理的又一次行动,尤其欣喜的是2015年10月份召开的关联交易投票表决中投反对票的票数是468万股,而这次投反对票的票数激增到1286万股,这说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小股东觉醒了,而一个年度里就关联交易的四次表决全部被否,但上市公司依然我行我素,那么元旦后就只能走法律程序起诉公司管理层了”。

  一汽富维关联交易被否,与相关业务的低毛利率有关。一汽富维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汽车轮胎业务营业收入为35.26亿元,毛利率为1.91%,比去年有所增加。其去年年报显示,公司2014年汽车车轮业务的毛利率为1.76%。

  记者查阅了与一汽富维同行业的S佳通双钱股份的定期报告,发现S佳通及双钱股份今年上半年轮胎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4.27%和12.67%,去年轮胎业务的毛利率则分别为 21.23%和13.93%,均远好于一汽富维。

  有投资者曾向媒体质疑:“公司轮胎业务毛利率实在是太低了,怀疑一汽富维把车轮实现的利润全部转移给一汽集团,要么就是存在严重的腐败行为,高管把车轮利润悄悄的鲸吞了。”

  实际上,一汽富维的毛利率并未一开始便如此。据悉,从1998年至2002年一汽富维的毛利率一直在11%以上,最高达到20%,这也与公司公告披露的毛利相符。然而时间到了2003年,毛利率骤降至3.5%,公司利润总额(扣除对外投资收益的数据)从2003年开始,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直至2010年稍有回暖,紧接又是3年的连续亏损。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4月9日,正是一汽集团和一汽富维签署了一系列的关联交易协议的开始。

  经估算,从2003年至2014年这12年来,扣除对外投资收益,一汽富维的利润总额累计亏损达10.58亿元。其中,一汽富维2005年毛利居然是负数。

  日前,据《证券日报》引述一位财务人士的观点称:“一汽富维用从控股公司分回来的利润,弥补了这一亏空。如果按照1998年至2002年的平均毛利14.67%计算,一汽富维向大股东输送利益达73.97亿元;如果按照此前公司澄清公告宣称的毛利达到20%的话,那一汽富维向一汽集团累计输送利益超过100亿元。”

  对于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一汽集团、一汽富维证券办,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违背解决同业竞争承诺 恐面临诉讼

  一汽系上市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一汽股份曾痛下决心解决,并立下承诺期,但至今仍未能摆脱这一问题。

  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到,由于一汽股份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与一汽夏利,以及这两家企业均与一汽股份旗下其他轿车生产企业,存在同业竞争关系,一汽股份曾承诺,将力争在收购完成之日3年内,以合理的价格及合法的方式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解决途径包括但不限于资产和业务重组、合并、清算关闭等及证监会、上市公司股东大会批准的其他方式。按照上述承诺,一汽股份应该最迟在2015年4月5日前解决上述问题。

  然而,一汽股份没能按时解决这个问题。今年4月4日,一汽夏利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事项的公告》称,“一汽股份不能在上述日期,彻底解决一汽轿车、一汽夏利与一汽股份下属企业的同业竞争问题,以及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一汽股份拟在条件成熟时,启动此项工作。”“一汽股份拟根据国家相关部门的进一步改革措施制定解决方案。”

  如此,投资者只能期盼一汽股份曾做出的另一项不可撤销承诺,也就是将在成立后五年内即2016 年6 月28 日前,解决旗下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很多证券研究机构的研究员将这看成是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最后期限。

  申万宏源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蔡麟琳表示,整体上市是解决一汽集团旗下企业同业竞争的重要手段,整体上市后大家都在一个平台上,不存在同业竞争的问题。集团内部资源可以更有效利用,形成协同效应,更有助于提升公司业绩。一汽集团通过整体上市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同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完全吻合国家完善国有企业治理结构的相关政策。

  不过,蔡麟琳也提醒投资者,押宝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仍然存在风险,如一汽集团变更承诺时间,延迟整体上市进度。也就是到2016年6月28 日,一汽集团仍然无法准备好整体上市,只好违背原来的不可撤销承诺,当然一汽集团如果这样做,有可能引发投资者与该集团的纠纷,但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股灾时四家公司承诺增持 仅花费两千多万元

  2015年6月15日,上证指数从5178点高位突然掉头向下,大跌103点,市场陷入极大的恐慌和大面积踩踏之中。至7月9日,上证指数在18个交易日内暴跌1803点,最大跌幅近35%;8月18日至8月26日,上证指数在7个交易日内暴跌1155点,最大跌幅约29%。在6月中旬至8月末,有21个交易日指数大幅下跌或暴跌,17次千股跌停。

  一汽系上市公司的情况也同样惨烈,其中,一汽轿车7月跌幅为33.92%。启明信息6月份跌幅为35.38%。*ST夏利7月份跌幅37.58%。

  在这次股灾中,上市公司股东纷纷借增持维稳股价。一汽系上市公司也不例外。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9日,一汽系公司一汽轿车、一汽富维、启明信息、*ST夏利等上市公司均发布公告称,称近期境内证券市场出现异常波动,为保护上市公司股东合法权益,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公司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承诺在证券市场异常波动时期不减持所持有的一汽轿车股份,并将根据证券市场情况,通过合法、合规的方式增持公司股票。

  不过,2015年已过,这一增持承诺并未完全兑现。中国经济网记者梳理发现,截至发稿前,除一汽轿车、*ST夏利有增持公告外,其余均未发布相关增持公告。

  根据一汽轿车公告,该公司于7月10日接到到公司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一汽财务有限公司通知,一汽财务于 2015 年 7 月 9 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 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02%)。以当天均价估算,耗资555.76万元。

  根据*ST夏利的公告,2015 年 7 月 10 日,公司接到控股股东中国一汽股份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人—— 一汽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财务”)通知,一汽财务于 2015 年 7月 9 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2708575股(占公司总股本 0.17%)。以当天均价估算,耗资1904.13万元。

  此外,启明信息、一汽富维均未在增持承诺后,再发布相关增持公告。而*ST夏利的另一位股东天津百利机械装备集团已于10月27日增持20万股。

  *st夏利陷巨亏泥潭 保壳措施无力

  一汽集团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一汽夏利正面临退市危机,而巨大的亏损泥潭正让这家公司陷入到保壳的挣扎中。

  今年12月5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为调整产业结构,已与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资产转让及股权转让协议,涉及资金累计超过29亿元。这被视为一汽股份对一汽夏利的保壳之举。

  历年财报显示,2013年和2014年,一汽夏利分别亏损4.8亿元和16.59亿元。由于已连续两年亏损,一汽夏利自2015年4月2日起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夏利,也就是说一汽夏利若2015年不能实现盈利将正式告别A股。然而,2015年一汽夏利仍在继续亏损。去年前三季度,一汽夏利营业收入仅为26.59亿元,净利润亏损8.5亿元,同比下滑22.88%。“此次资产转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避免退市。”民族证券首席汽车分析师曹鹤曾对媒体表示,在距离2015年结束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巨额亏损的一汽夏利要完成自救显然不可能,而原本寄希望四季度一汽集团能完成整体上市的计划也落空了,只能启动此应急方案。一汽夏利已经被纳入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盘子里,如果退市,会影响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所以作为控股公司的一汽股份此时也不得不出手相救。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连年亏损的背后,意味着一汽夏利内部出现较大问题。正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所言:“一汽夏利的问题太多,体制、产品等各方面,不是轻易能在短时间缓解的。”

  对目前的困境,一汽夏利在其“2015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中作出了解释: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产品结构升级调整正在进行中,目前的产品盈利能力较弱。

  有观点认为一汽夏利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与市场的需求变化逐渐脱轨,当国内汽车市场的需求已经呈现多元化时,夏利仍然没有能够推出与时俱进的产品,这让一汽夏利在国内汽车市场的竞争力出现下滑。

  《中国汽车报》曾分析称,除去产品更新慢,销量一路下滑,品牌边缘化等因素,一汽夏利之所以亏损如此严重,与其产品以及公司在集团的地位也脱不开关系,夏利在被一汽收购之后,在集团内部一直被边缘化,没有被集团作为旗下主要品牌去培养。

  在民族证券首席汽车分析师曹鹤看来,一汽夏利已是强弩之末,如今,最好的结局就是等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但此次资产转让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意味着一汽整体上市将更扑朔迷离。“说明一汽整体上市又要延后了,至少是明年下半年的事情。”曹鹤说。

  廉颇老矣:徐平退休前懈怠?

  2015年,一汽集团始终未对外提出全年销量目标。但是,根据“十二五”规划,一汽集团要在2015年完成年整体销售500万辆及自主品牌200万辆的销售任务。就当前而言,这个目标已是无望,即使让一汽集团要追平去年销量也是困难重重。

  2015年已过,2016年刚至,这对于上任一汽集团董事长不久的徐平来说,无疑是个不好的兆头。徐平能带给麻烦缠身的一汽什么呢?日前,有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一汽系的诸多问题不见起色,这是否与徐平即将退休,已经对工作懈怠有关呢?”

  公开资料显示,徐平1957年1月出生,目前已经59岁。按照中组部和国资委的规定,原则上,央企领导班子成员退休年龄为60岁,根据情况可以放宽到63岁。也就是说,徐平离退休越来越近了。

  这个在一汽反腐大潮中上位的老将,曾带给外界不少期望。2015年3月15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不久之后的5月7日,一汽集团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五局局长毛定之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徐平同志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在外界看来,徐平个性沉着稳健却一贯低调,在治理东风的五年期间,完成了东风发展大方向的梳理。自2010年出任东风汽车董事长后,其主导了“大自主”战略,整合各合资公司资源,提出“和”文化;促成东风沃尔沃合资,让挂有东风logo的商用车走向海外;入股PSA,为自主事业输血。这些事关企业发展的“大动作”也让东风乘风破浪走向事业全面开花的道路。这正是基于此,业内对徐平履新一汽后的“改革”寄予厚望。不过,从现在来看,一汽的问题仍然棘手。

  今年6月,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徐平是人不是神,一汽的问题数年累积而成,新任领导需要一段时间观察、调研,才能总结出自己的施政纲领,徐平来一汽后,对几家问题突出的子公司给出过指导意见,除此之外并无大动作”。

  “与徐建一相比,徐平思路清楚,但立场强势不会在短期内改变现状”。上述知情人士称,一汽内部对徐平的改革举措并未抱极高期待。

  现在,一汽的改革步伐整体落后于其他央企和同行。在北汽、江淮上市后,一汽集团成为唯一一个游离于资本市场之外的国有大型汽车集团。而现在央企改革速度正超乎市场想象。中信整体上市业已完成,光大、中石化等集团在积极推进整体上市或混改,在此情况下,作为汽车行业“长子”的一汽,饱受同群压力。

  “由于反腐风暴尚未收尾,一汽整体上市工作还未提上日程。”上述知情人士称,上完“思想课”的徐平,下一步工作是将庞大的一汽自主业务重新梳理,以便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良方。然而,留给徐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热图一览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