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0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证券要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股市“疯狂” 哪些人将痛失绝大部分财富?

  • 发布时间:2015-05-06 09:25:25  来源:中国日报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又是一个全民炒股的时代,有关”大叔大妈戒舞进牛市“的段子越来越多,各种“一夜暴富”的故事被广为流传,阔别7年之久的大牛市仿佛真的来了。

  最新数据统计显示,中国沪深两市总市值已达63万亿,而2014年中国GDP首破60万亿,达到636,463亿元,同比增长7.4%。沪深市值已等于2014年全年GDP。中国股市估值背离基本面,火爆的行情可能令决策层头痛。

  在央企合并传闻刺激下,股市接连攀升,2015年以来,两市市值增幅已达50%,A股开户数创历史新高。

  2014年下半年以来,随着牛市的强势启动和持续演进,A股总市值大幅跃升。在4月29日的反弹后,沪深两市总市值再度刷新历史新高。4月以来,沪指已经大涨近20%。

  随着成交额的逐渐攀升的是股民的跑步入场,A股自3月14日起连续5周开户数破百万。

  在4月13日到4月17日的一周时间里开户数更是冲至325.7万,环比大增93.77%,这一单周数字接近2015年3月全月新增A股开户数的七成。同时,截至4月17日,期末A股账户数为1.95亿户。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中国结算)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20日至24日新开股票账户数413.86万户,比前周的328.41万增长了26.02%,再创历史新高。值得关注的是,期末股票账户数总量首次超过2亿户,达20119.69万。

  针对中国A股的亮眼表现,巴菲特认为,与美国市场相比,中国的投资环境相对年轻,这导致市场更多地受到投机影响,这可能会创造出机会,人们都寻找容易的方式,但容易的方式往往是错误的。

  朗维尤经济咨询公司指出,24个行业中有20个以超过30倍的市盈率交易。从长远来看,广泛投资于中国证券不大可能成功。

  但估价对于短期内的市场操作没有多大帮助,尤其是在投机性泡沫期间,而中国目前恰恰表现出投机性泡沫的所有征兆:公司匆忙上市,然后以市场所允许的最大幅度升值;小额投资者匆匆开立新户;基金经理称,他们的客户不肯多样化,生怕错过中国的收益。

  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称,第一季度新开股票交易账户同比骤增433%,达到约800万个。

  这些新增账户有超过62%是二三十岁的投资者开通的,他们为上证综指在过去一年里上涨一倍、香港股市4月份实现六年来的最佳月度表现作出了贡献。

  但他们也敲响了警钟。新华社称这些新投资者受教育程度较高但经验不足,股市监管部门则发出明确警告。

  中国证监会表示:“广大投资者特别是新入市的中小投资者要……牢记股市有风险,量力而行,不要被市场上‘卖房炒股、借钱炒股’言论所误导。”

  这些新投资者是在经济形势不佳的情况下拥入市场的。在沪深两市今年都不断攀升的同时,中国宣布其经济增速减缓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

  中国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稳定保持在50.1,但企业称总体需求低迷、出口订单减少。服务业PMI略微下跌至53.4。

  反过来,这种不尽如人意的经济数据也许会提振股市,因为这让政府为促进增长而进行干预的可能性加大。

  摩根资产管理市场驻香港的策略师GraceTam表示,想想令人失望的经济基本面,决定中国股市某些行业正在泛起泡沫,如果继续上涨,政府可能出台措施。

  如果不加辨别地将资金配置在中国股市,投资者可能会遇到麻烦。从中国经济发展状况及其错综复杂的市场来看,投资者应当深思熟虑。

  兴业全球总经理杨东在致投资人的信中写道,“目前市场上绝大多数公司的股价已呈现泡沫……泡沫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不断膨胀,让我们不得不开始考虑可能很快会来临的再一次泡沫的破灭,由于巨额杠杆资金的进入,这一次的股价崩溃对投资者的伤害甚至可能超越2008年。”

  本轮牛市正呈现加速阶段性赶顶的特征。充裕流动性助推的超级牛市,体现了投资者对未来改革和转型的强烈预期和信心,但市场过热让管理层担心“改革牛”、“转型牛”会异化为“疯牛”,这与大家期待的“慢牛”和“健康牛”背道而驰。

  考虑到改革转型之艰难,毕其功于一役的疯涨不可取,值得警惕。现在,一方面是成交量屡创新高,而同时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

  股市表现与实体经济走势出现显著背离的同时,增长改善与通缩预期相背离、潜在的流动性冲击与市场乐观情绪相背离。

  随着股指不断急速攀高,这几重背离如果在某个时点上遭遇偶发性“黑天鹅事件”的冲击,相互共振撞击,形成“戴维斯双击”,可能会酿成市场的系统性风险。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指出,A股已进入非理性繁荣。在4400点一线,A股除沪深300外的2368只股票平均市盈率为79.75倍(整体法、TTM),已经非常接近6124点时的82.02倍,股息率为0.37%,低于6124点时0.46%的股息率,伴随着股票供应增加、国际化推动、双向交易完善等既定政策的实施,A股绝大部分股票长期估值顶部已经形成。

  如果按静态股息率来计算,平均投资回报期要270年,就算以20年为一代的高效率,也要13.5代人才能完成此任务,远超6124点时的217年。

  财经评论员皮海洲认为,在一轮牛市上升的过程中,投资者赚钱确实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问题是,世界上没有只涨不跌的股市,一轮行情再牛,行情的终结都是不可避免的。

  “就像2006年—2007年的那波大牛市行情,指数从千点上涨到了6124点,股指上涨了5倍,不少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但最终股指又跌回1664点,投资者损失惨重,那些新入市的股民由于是高位拿货,他们更是成为了上一轮牛市行情的最大受害者。”

  因此,对于新股民来说,牛市赚钱是暂时的,一旦牛市终结,绝大多数的新股民都会成为牛市的买单人。

  在皮海洲看来,历史常常会重演,虽然本轮行情目前牛劲十足,但最终下跌的命运是不可逃脱的。毕竟本轮行情只是一轮政策牛市,并没有得到宏观经济面与股市基本面支持的。

  比如最近几年中国GDP一直呈现一种下滑的趋势,今年GDP指标更是调低到了7%。比如股市并没有解决圈钱市问题,没有解决大股东一股独大的问题,股市始终都是上市公司以及大小非们的提款机。在这种市场环境下,管理层之所以营造本轮牛市,为的就是让更多的公司到股市上市融资。

  也正是基于本轮行情只是一轮政策牛市的缘故,这就使得本轮牛市行情的根基并不扎实,导致目前股市的投资风险很大。

  比如,截止4月10日,创业板的平均市盈率整体站在百倍之上,中小板也站在了60倍之上,沪深两市市盈率过百倍的股票多达965只,其中市盈率千倍以上的股票97只;而2007年的6124点时,对应的市盈率也只是70倍。

  同时两市股价上百元的股票多达35只,其中200元以上的股票有5只。又如,两市日成交金额最高已达到1.55万亿元。所谓天量见天价,A股4000点附近的风险投资者不能小视。

  李大霄认为,“郁金香”的味道越来越浓,泡沫的影子越来越清晰,泡沫破裂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创业板在大家看空的情况下屡创新高,对于这样的现象,李大霄认为,创业板现在一共有446只,当前创业板市盈率为101.34倍,市净率为8.49倍。按最新的发行速度,创业板上市家数每年将增加79%。

  创业板屡创新高的原因有:1、创业板只有四百余股,而投资创业板的资金比较多,参与其中的投资者风险意识比较低;2、在融券标的和中证500成分股中,创业板品种占比较低,做空力量有限,不足以对冲高估风险;3、相比新三板500万的入市门槛,创业板投资门槛较低,大量风险意识淡薄的资金入市。

  而随着供应的倍增和注册制的到来,以“危五类”(小盘股、次新股、垃圾股、题材股和伪成长股)为代表的股票将出现长期估值顶部,追高者将痛失绝大部分财富。

  以次新股为例,李大霄说,这类股票的平均市盈率为69.67,平均市净率为7.39,平均股息率为0.17%,按此指标计算,一个投资人收回成本需要588年;伪成长股的平均市盈率为84.41,平均市净率为4.63,平均股息率为0.28%,按此指标计算,一个投资人要想收回成本,需要357年。

  “题材股,平均市盈率为89.85,平均市净率为5.01,平均股息率为0.24%,一个投资人需要416年才能收回投资成本。”

  皮海洲称,正是基于目前市场风险高企的缘故,一些资金开始相继撤离A股市场。不仅是外资开始从A股市场撤出,就连A股市场的资金也在寻求新的出口。

  “就在A股市场的场内资金开始回避风险,开始考虑撤离或正在分步撤离的情况下,新股民仍然是蜂拥而来,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了场内资金撤离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也让新股民陷入高位接盘的境地。”皮海洲称,一旦牛市真的调头,那么这些新股民就难逃为牛市买单的命运了,这恐怕不是新股民们乐意看到的结果。

  “所以股市并不是人人能够赚钱的地方。哪怕一些新股民在牛市中赚了钱,但在牛市结束后也会把赚的钱赔出去,甚至把本钱也赔出去。”皮海洲称,更何况现在一些新股民都是采取“资金+杠杆”的方式进场的,这更加放大了投资风险。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的高徒、招商迪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范棣表示,中国股市20多年平均投资回报为负,任何股民都不能幸免。他认为,总体上,90%的股民和投资者并没有通过投资股市得到任何回报。

  数据显示,到2011年,两市总共为企业融资近50000亿元,政府印花税收入约为6000亿元,券商佣金至少4000亿元以上,开户数达1.39亿户,实际开户数约为6000万人。

  截至2010年底,两市上市公司累计分红约5000亿元,加上基金分红约3000亿元估算,合计约8000亿元。

  也就是说,中国股市在过去21年里,从投资者身上拿到的现金将近60000亿元人民币,而股市回报给投资者的是8000亿元人民币。

  股市投资者投入资金后,在市场买卖的结果是,集体亏损52000亿元,以6000万个户头来算,户均亏损为86600元。

  “总体上,90%的股民和投资者并没有通过投资股市得到任何回报。也就是说,股海淹死的总是股民。”范棣说。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中国股市是一个典型的“散户市”,牛市一哄而上、熊市一哄而散,这是散户市的最大特点。这样的股市,不但牛市疯狂,而且熊市更可怕!每一轮的慢长熊市,都是对小散的财富打劫和身心打击。

  中国股市疯涨,一如既往、一步到位、疯狂涨过头,更为糟糕的是,它已严重脱离了中国宏观经济基本面的支撑,股价严重透支了上市公司未来三、五年甚至上十年的业绩成长。

  目前,中国重化工业产能严重过剩,房地产大开发、大泡沫破灭,10万亿的地方债务平台危机四伏,劳工成本大幅攀升,银行净利润增速从30%左右徒然滑落至6%左右,银行不良贷款大幅反弹。我国经济转型、产业升级困难重重、阻力巨大。

  财经评论人士肖磊认为,投资市场并不是一个“枪打出头鸟”的市场,尤其是股票投资,是一个典型的“先机”市场,谁能提前入市,谁赚钱的概率就越大、被套的概率就越小。

  在牛市当中,一旦入市较晚,就如同一个做零售的商人,以远高于竞争对手的价格进货,不得不期望卖更高的价钱,以获得跟别人一样的利润,但成本决定回报率和出手的难易程度,相比那些更早入市的投资者,入市较晚的人本身就存在最后“接盘”者风险。

  如果入市较晚,却依然希望赚得更多,会导致严重的“惜售”行为,丧失在牛市当中获利了结的时机,在行情出现反转的过程中,也就最容易被套。

  实际上牛市中“入市较晚”的人,恰恰需要比别人更快的节奏来应对风险,而不是更多的展现欲望。

  要明白一个道理,赶末班车的人,往往会错过末班车,因为当你需要赶末班车的时候,说明留给你赶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事实上,股市本来就是一种零和游戏,所谓“一赚二平七亏损”,何况现行的游戏玩法和规则,也有利于机构主力充分运作.

  散户在竞争激烈的市埸中,显得相对的弱势,加之一些不适当的心态和操作方法,更加剧了其处处被动挨打的局面,‘被套-割肉-再被套-再割肉’,也就再所难免、情理之中的事。

  在环球化的背景下,各国股市有联动的现象,比如随着中国股市暴涨,新加坡的龙筹股和中国概念股都随着起舞。如果中国股市最后失控,形成泡沫,并最后破灭,新加坡的股民也将受到影响。

  在市场狂热的时候,更需要保持冷静。千言万语,仍是那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