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8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康达尔直线冲涨停

  • 发布时间:2016-01-19 02:32:56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陈艳  责任编辑:李乔宇

  万科的股权之争随着公司停牌而暂时平息,相比之下,康达尔的股权争夺战正处于如火如荼的状态。随着康达尔18日一纸“野蛮人”林志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增持公告,康达尔昨天上午开盘仅3分钟便冲上涨停板。

  增持公告暗藏玄机

  康达尔18日公告,“野蛮人”林志、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京基集团”)和王东河方面的持股比例进一步提高。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间,京基集团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买入康达尔股份1953.84万股,占康达尔总股本的5.00%。目前,京基集团已持有康达尔3844.64万股,占总股本的9.84%。至此,林志、京基集团和王东河合计持股比例由最近一次披露的29.68%增至29.74%,微增0.06%。

  康达尔实际控制人华超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总股本的31.66%,本次权益变动未使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对此,公司在披露上述权益变动书的同时强调:“公司公告京基集团方面送达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系基于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履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义务,不代表公司对该公告所述事项的认可或确认。”

  康达尔还指出,京基集团方面存在的两项信披瑕疵:一是没有具体披露增持达到5%是在1月的哪一天;二是未充分披露向其转让股份的12名自然人的信息。

  在这份火药味十足的公告发布后,康达尔昨天集合竞价就大涨5.7%,开盘后仅3分钟便冲上涨停板,全天再未开板。

  增持引发诉讼官司

  康达尔进入公众视线源于2015年12月9日晚间的一则公告。公告称,广东省高院已受理公司诉林志、京基集团、王东河等人违法增持公司股票一案。当时上述人士合计持有康达尔24.74%股份。康达尔称,自2013年起京基集团与林志等相互串通,非法利用他人账户进行交易,涉嫌操纵股价。康达尔的诉求十分“犀利”,请求法院判令冻结上述举牌人表决权,同时减持至持股5%以下并上缴至少5亿元“违法收益”等。

  对康达尔而言,林志等堪称“不速之客”,第一次出现就已是持股15.81%的股东,这让控股股东华超投资措手不及。而华超投资“初识”举牌人林志,还是靠深圳证监局的监管。

  2014年11月25日,深圳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林志作出决策,委托匡某某在其办公室具体操作林志、陈木兰等13个个人账户陆续买入康达尔股票;自2013年9月5日至2014年3月11日,合计持有康达尔15.81%股权,达到峰值后至2014年7月20日皆未卖出。深圳证监局决定对林志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罚款。

  在此情况下,康达尔于2014年9月停牌筹划重组,不过,因各种原因,康达尔被迫公告终止筹划重组并复牌。康达尔于是决定向广东省高院提起诉讼。在此期间,林志、京基集团、王东河名下的股份已经增持至24.74%。

  >>溯因

  地产收益引发股权争夺

  康达尔曾一度更名为中科创业,是本世纪初著名妖股之一。在吕梁黑庄事件后,华超投资接手,改回最初上市时的名字康达尔,不过是一只业绩平平的农业概念股。2014年三季报,每股收益仅3分钱。而到了2015年三季报,每股收益就达到了0.43元。据公开资料,康达尔2015年利润来源,主要为深圳市宝安区山海上园项目一期部分楼盘的销售收入。

  2011年11月,康达尔获得了深圳市西乡和沙井两块商住土地的开发权。其中,西乡项目只是象征性地交了1000余万元的土地出让金。该项目周边生态环境极佳,而极低的土地出让金压低了成本,使得康达尔在这个项目上的潜在利润巨大。2014年就有人估算,其可售的35万平方米的住宅面积的销售收入接近百亿,15万平米的铺面和写字楼价值也达60亿到80亿。国家统计局2016年1月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12月份深圳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涨47.5%。山海上园项目未来收益,将远超2014年的估值。2015年三季报中提到的山海上园项目,正是4年前的西乡项目。而沙井项目,据业内人士估算,目前估值也接近50亿元。另外,有研报显示,康达尔在广东东莞流转了几千亩土地作为养殖基地,且保留作为旅游与地产发展用地的可能。

  康达尔在地产方面的潜力,无疑对京基集团这样的老牌房地产大鳄、曾经的深圳第一高楼京基100的缔造者有着巨大吸引力。

康达尔(000048)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