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3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二股东筹划定增失约 ST景谷“空手”复牌

  • 发布时间:2015-06-03 08:47:57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沉寂多年后,ST景谷的投资者终于等来一次“资本运作”,然而,这次由第二大股东中泰担保单方面筹划的定增却在股票停牌十天之后,因上市公司未收到方案戛然而止,公司同时根据规定作出了“三个月内不筹划定增”的承诺。这场“未开始,已结束”的定增,是否给基本面乏善可陈的ST景谷注入新的变数或者预期,暂时只能留给市场去揣测了。

  定增“未开始已结束”

  6月2日,市场并没有等来ST景谷的定增方案,而与一般定增失利原因不同的是,ST景谷此番两手空空复牌,是因为方案爽约。回查公告,5月18日,第二大股东中泰担保突然通知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由此当日下午,公司紧急停牌。5月23日,公司发布进展公告,中泰担保表示不迟于5月29日向公司通报情况。到5月29日当晚,公司再度发布公告,中泰担保声称将同交易对手筹划定增,且计划于30日向公司第一大股东景谷森达提交方案并接洽,申请继续停牌。由此,公司表示,根据规定,若6月2日无法公告定增方案,将复牌并承诺三个月内不再筹划定增事宜。

  “这次定增是中泰担保单方面筹划,截至昨天,公司没有收到对方的方案信息,所以复牌。同时三个月内公司不再筹划定增也是按照规定执行的。至于中泰担保方面的方案是什么内容,公司并不知悉。”昨日ST景谷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

  二股东持股质押欲脱困?

  虽然定增没有了,但留给市场的疑问并未解决。

  一个是此次停牌的时点。ST景谷此次停牌虽然突然,亦非无迹可寻。5月6日,公司发布了就云南证监局监管函的自查报告,监管函针对的焦点即中泰担保所持公司3170.27万股中的3130万股长期处于质押状态,占总股本24.08%,监管部门由此要求公司对中泰担保的持股质押情况进行补充披露。

  经公司发函问询,中泰担保也对这一“历史遗留”问题作出了说明。主要系2005年5月,当时和中泰担保同属“泰跃系”的北京科技园文化建设有限公司申请3亿元流动资金借款,中泰担保以所持上市公司上述股权办理质押登记手续。多年以来,尽管借款方科技园公司股权被转出“泰跃系”,且后者已逐步淡出资本市场,但这一事关上市公司重要股东的股权问题依然未曾解决。而且,上述股权于2013年曾因法院委托被送上拍卖席,但却在拍卖前一天紧急叫停。

  长年质押的股权始终没有解除质押的动静,但就在5月6日公司第一次披露云南证监局监管函之后,ST景谷就于5月18日因中泰担保方面的动议停牌筹划定增,其时间关系无疑值得关注。同时,由于身处牛市并有所谓“变革”预期,低市值的ST景谷股价也随行就市,停牌前一天收盘价较2014年6月上涨超过140%。持股多年后,牛市的环境是否促成了中泰担保方面另有“想法”,其是否真有意通过筹划定增解决这一遗留问题,是各方关注所在。

   大股东态度不得而知

  另一个疑问则是第一大股东的态度。ST景谷第一大股东景谷森达及股东景谷电力合计持股比例为25.7%,而中泰担保及其一致行动人吴用持股比例为24.81%,因此,中泰担保3130万股的“主权归属”无疑影响着公司的股权结构,且其筹划定增时亦表示上述方案将会同景谷森达方面“接洽”。

  鉴于公司停牌无果,究竟是方案本身的“难产”,还是同景谷森达方面沟通后产生了新情况,也是疑问所在。而回溯历史,公司两大股东都曾坐上第一大股东之位,2010年还为控制权展开过较量,甚至影响到公司董事会按时换届。双方直到2014年才有“和解”迹象出现:去年,公司完成董事会换届,全新班底亮相,中泰担保对外亦表示两大股东已就公司发展的重大问题上达成一致,双方致力于帮助公司经营走上正轨。如果这次中泰担保定增能够引入实力投资者或者资金,也将有利于公司恢复造血能力。

  然而,就在想象和猜测刚刚开始时,ST景谷这一次定增方案却暂时和市场失约。昨日,公司股价高开低走,全天收于20.07元,跌2.38%。(赵一蕙)

ST景谷(600265)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