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17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康恩贝子公司“被公告”购非法银杏叶提取物

  • 发布时间:2015-05-28 02:34:53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恒

  持续近一周的“银杏叶”事件呈现出“多米诺”骨牌效应。继仟源医药方盛制药云南白药后,5月26日,随着云南白药的一纸公告,上市公司康恩贝也被卷入这场风波:云南白药公告信息显示,康恩贝全资子公司云南希陶绿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希陶),从云南白药旗下子公司(中药资源公司)手中购买了产自桂林兴达的违法银杏叶提取物。

  5月27日,云南希陶公司办公室主任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正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对于记者提到的“该批银杏叶提取物是否涉及上市公司康恩贝相关产品”等问题,该名负责人拒绝回应。据记者了解,康恩贝自身为国内银杏叶制剂主要生产企业,公司生产的“天保宁”牌银杏叶片和银杏叶胶囊产品,被作为公司的重点产品。

  涉事子公司称正配合调查

  5月26日,云南白药公告称,旗下子公司中药资源公司“响应下游客户云南希陶安宁分公司开展对外业务的需求,从具备银杏叶提取物生产资质的桂林兴达采购五批计6.9吨银杏叶提取物,并销售给云南希陶安宁分公司,截至目前,货物已全部发往云南希陶安宁分公司。”云南希陶为上市公司康恩贝的全资子公司。

  截至目前,康恩贝尚未对这一事实进行公告,也没有对外作出公开回应。公司证券部和董秘的私人电话均无人接听。5月27日,云南希陶公司办公室主任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已经就该事件进行了自查,并正在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对于记者提到的“该批银杏叶提取物是否涉及上市公司康恩贝相关产品”等问题,该名负责人拒绝回应。目前康恩贝股票正处于连续停牌中。

  外购原因:或出于产能及成本因素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自身具备银杏叶提取技术且实力雄厚的企业,康恩贝子公司从第三方公司采购银杏叶提取物,“或是出于成本因素”。“康恩贝自己生产的成本可能比较高,而桂林兴达相对便宜,”他表示,但也有可能是康恩贝自身的产能跟不上。

  记者翻阅康恩贝年报发现了关于产能的表述:报告期内……银杏叶提取物产品供不应求,但受产能限制,收入增长22%达到6100万。值得注意的是,年报显示公司涉及银杏叶产品的两个项目还获得政府补贴共2000多万元。

  作为专业生产银杏叶制剂的药企,为何采购到了不合标准的违法提取物?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国家药品原材料采购的相关标准,只要有效成分达到所规定的量就属合格,并不检验工艺流程和毒性等项目,且生产银杏叶提取物的企业需要具备相关资质。“据我所知国内拥有这一资质的企业不足10家,出事的桂林兴达正是其中之一。”

  目前,涉事银杏叶提取物是否影响到康恩贝旗下明星产品“天保宁”银杏叶片和银杏叶胶囊,尚无从得知。记者从好药师网上药店和北京兴事堂等大型药房了解到,天保宁银杏叶片和胶囊目前仍有在售,其并表示未接到任何下架通知。好药师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该平台的天保宁胶囊的生产日期是2014年8月份。

  ■ 延伸

  云南希陶拥有提取基地

  记者了解到,康恩贝自身为国内银杏叶制剂主要生产企业,公司生产的“天保宁”牌银杏叶片和银杏叶胶囊产品,被作为公司的重点产品。2013年,康恩贝年报显示,“天保宁”销售收入“突破2亿元”(2013年公司年营收29.2亿),子公司云南希陶拥有“云南省内最大的提取生产基地之一,年中药材加工量达6000 吨,银杏叶提取物产能可达100吨以上。”

康恩贝(600572)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