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亚太实业申报增发时遭起诉 原告有无证据受到质疑

  • 发布时间:2015-03-19 07:39:03  来源:环球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从“*ST寰岛”到“*ST联油”再到“*ST亚太”,遭遇监管层多次处罚,近年亚太实业(000691.SZ)通过更换实际控制人逐步脱离是非漩涡。

  去年4月,该公司推出定向增发方案,拟向实际控制人亚太工贸募资收购伟慈制药,谋求转型医药。申报材料正呈递给中国证监会审核,不料遇到“搅局者”。

  3月11日,亚太实业收到海口市龙华区法院传票,获悉公司遭万恒星光、星光浩华起诉,起诉理由是操纵股价,串通会计师事务所让增发方案顺利通过股东大会表决。

  万恒星光、星光浩华不是别人,其董事长于振涛曾短暂做过亚太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并担任过董事兼总经理,2011年遭中国证监会处罚,3年市场禁入。目前,两公司拥有的大市投资则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

  对于这起诉讼,亚太实业方面回应,万恒星光不过是担心亚太工贸抢了他们大股东的位置。于振涛对此说法颇有异议,却也没有否认,他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自己若能接手上市公司,会计划联手他人,注入数个建材市场。

  要申报增发项目时遭起诉

  万恒星光在起诉书中指出,2014年5月,亚太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亚太工贸为牟取利益,通过人为压低股价的方式,主导董事会决定以4.5元/股的价格向其增发股票,用于收购及投建“血红素”项目。

  亚太实业召开董事会时,并没有通知万恒星光,原本代表万恒星光利益的董事也没有向他们征求意见。

  由于收购及投建的“血红素”项目盈利情况不理想、不具市场前瞻性,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定增议案遭到了投资者强烈反对。

  为使方案表决通过,亚太实业及亚太工贸通过人为拉高股价,让打算投反对票的投资者出售部分股票获利,以此换取弃权、赞成票。

  之后,亚太实业及亚太工贸又多次派人到北京,与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李尊农等人秘密协商,诱使其以大市投资破产管理人的名义代表大市投资投赞成票。

  万恒星光得知相关信息后,曾于当年11月24日函告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指出亚太实业的定向增发方案损害股东和债权人利益,警告他们不得代表大市投资投赞成票,却未能奏效。该定向增发方案最终于11月28日获股东大会通过,上市公司的股价因此出现暴跌。

  对于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的行为,万恒星光怒斥他们“背弃职业操守和法律”,认为赞成票应属无效;对于亚太实业的增发,万恒星光则指责程序违法,请求法院予以撤销。

  通读这份起诉书,投资者可以看到,万恒星光起诉的根源是亚太实业的增发。

  其实,亚太实业计划投资的不是“血红素”,而是“凝血酶”;推出增发的时间也非5月,而是4月。

  方案显示,公司计划向亚太工贸发行不超过1.5亿股,募集6.75亿元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收购兰州伟慈制药100%股权、投建凝血酶及中成药项目。

  资料显示,伟慈制药成立于2004年3月,注册在兰州,生产厂区在白银,现已停产;公司主要生产板蓝根、小儿感冒颗粒等产品,同时拥有凝血酶、六味地黄丸等26个药品生产批准文号。

  伟慈制药规模不大,财务状况也不佳。

  该公司早已资不抵债,截至2014年3月底,净资产为-1466.75万元。2013年实现销售收入194.70万元,全年亏损823.40万元;2014年1-3月的收入不足11万元,亏损金额则为36.87万元。

  亚太实业仅花了400万元便将其收入囊中,收购之后再增资5.2亿元,让伟慈制药在兰州经济开发区生物药业产业片区上马凝血酶及中成药项目。

  需要说明的是,凝血酶主要从人、猪血液中提取,通过它可以生产止血药。

  2014年11月28日,亚太实业将这份增发方案交给股东大会表决,尽管收到约10%的反对票,最终仍获通过。表决出炉之后,二级市场公司股价见顶,随即暴跌约26%。

  按照时间推算,增发方案现应该处于申报材料阶段。3月16日,《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公司询问进度,一位马姓工作人员透露:“就因为万恒星光起诉,现在材料还没有报呢!”

  于振涛希望接手做建材

  万恒星光、星光浩华是何来头,他们有什么权利指责亚太实业增发?

  原来,亚太实业的大股东是大市投资,持股数量为3222.02万股,占比9.97%。大市投资现正处于破产清算阶段,根据相关判决,这家公司99%的股权归万恒星光所有,另外1%则归星光浩华。

  亚太工贸的持股数量比大市投资少,仅为二股东,但他们和三股东太华投资是一致行动人,两家合计持有上市公司4945.44万股,占15.3%,因而实际控制着亚太实业。

  通过对比可知,双方的持股数量相差1723.42万股。若亚太工贸主导的这次增发得以顺利实施,此差距将扩大至1.67亿股。

  “万恒星光起诉,不过是担心亚太工贸抢了他们大股东的位置。”亚太实业方面回应,“起诉书里说的那些东西,又没有什么实际证据。”

  万恒星光真的没有证据?

  3月16日,《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了万恒星光的法人代表、董事长于振涛,他在电话中反问道:“没有证据,法院能立案吗?”

  于振涛透露,亚太实业、亚太工贸通过人为拉高股价,让打算投反对票的投资者出售部分股票获利,以此换取弃权、赞成票,“百分之百是事实”。

  “北京那几个做亚太实业的信托公司操盘手我都认识,现在已经跟他们闹翻了。”与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李尊农等人秘密协商的人则叫陈罡,“他们有没有往来,大家可以去调监控录像。”于振涛说。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了亚太实业的资料,该公司的确有一位董事叫陈罡,他还兼任常务副总经理一职。

  另外,在亚太实业2014年半年报中,公司十大流通股名单里也确实出现了信托公司的身影,分别是“中融信北一号信托计划”、“中融信北二号信托计划”、“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尊嘉ALPHA信托计划”,分列第四、第五、第七位。

  定增方案出炉之后、尚未表决之前,2014年7-9月,亚太实业的股价从5.22元/股上涨至7.00元/股,涨幅为34%。上述三个信托计划皆大幅抛售,并最终从亚太实业2014年三季报十大流通股名单中消失。

  于振涛指出,他之所以选择起诉,最关键的是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违背了他们的意愿,对一个没有市场前景的项目投了赞成票。

  “伟慈制药就是一家乡镇企业,我曾问过朱全祖(亚太工贸的实际控制人)项目(凝血酶)要做几年,他说要五六年。五六年股东怎么可能等得了?另外,据我调查,国内根本没有(凝血酶)提取设备,都要进口,全部做下来起码得花二三十亿,亚太工贸这样做就等于给大家画了一个饼。”

  于振涛希望亚太实业方面能够修改方案,或选择卖壳,“转给一家高新技术企业,我们跟着坐轿就行,股价涨到十多块钱,大家都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再不然就让他接手做建材市场。

  做建材市场?这恐怕会勾起亚太实业不太愉快的回忆。

  资料显示,2007、2008年,公司曾先后耗费1亿元增资北京蓝景丽家,后者的业务正是售卖建材。孰料,这些款项最终却不知所踪,为此亚太实业还曾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名将于振涛告到海口市人民检察院。

  “那次是他们遇到了骗子。”于振涛解释。

  在结束采访之时,于振涛不经意间吐露心声,表明万恒星光方面确实有些“想法”, 亚太实业的回应也非全无道理。

亚太实业(000691)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