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5日 星期天

獐子岛陷入8亿元“巨亏”谜团 曾被曝疯狂举债

  • 发布时间:2014-11-02 08:25: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齐雁冰  责任编辑:张恒

  “海底蓝筹”獐子岛三季报显示,因为北黄海遭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105.64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前三季业绩“大变脸”亏损8.12亿元。獐子岛事件让行业分析师也感到吃惊,认为其并“不正常”,有网友更是评论称,“獐子岛恐怕等待这个冷水团已经很久了”。”

  10月30日晚间,“水产第一股”獐子岛如约发布了2014年第三季度财报。系列公告旋即在市场上引发地震:公司称由于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几年前在海里播下的价值7亿元虾夷扇贝遭灭顶之灾,前三季业绩也因此变脸,由盈利转为巨亏8.12亿。这是2014年以来,A股市场最大的一起“黑天鹅事件”,包括社保、人寿在内的机构则又一次躺枪。而在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中,投资者最为担忧的是:獐子岛,会否成为另一个“蓝田”?

  事件

  三季报惊曝8.12亿巨亏

  半个月前,獐子岛即以“拟披露与公司底播增殖海域相关的重大事项”为由停牌。10月30日晚间,三季报临近收官之日,獐子岛终于发布公告,称受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因素影响,公司将对此计提损失7.63亿元,前三季度亏损8.12亿元。獐子岛股票继续停牌。

  据公告表述,今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公司于10月14日向交易所申请了停牌,并邀请海洋科学家和会计师到现场进行系统调查。

  根据公司存量抽测结果、中国科学院近海观测研究网络黄海站监测数据及开放航次调查数据,以及《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会议纪要》,综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场发生了自然灾害,灾害主要原因为北黄海冷水团低温及变温、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营养盐变化等综合因素。

  这场“诡异”的冷水团,导致獐子岛几年前在海底播下的虾夷扇贝颗粒无收。獐子岛称,“据抽测结果,决定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亿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放弃采捕、进行核销处理,同时对43.02万亩海域成本为3亿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2.83亿元,扣除递延所得税影响2.54亿元,合计影响净利润7.63亿元,全部计入2014年第三季度”。

  今年8月底獐子岛发布半年报之时,曾预计今年前三季净利润4413万元至7565万元。此番变脸,前三季利润一举降至亏损8.12亿元,同比下滑幅度高达1389%。獐子岛同时预测,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7亿—8.6亿。2013年,公司全年度净利润为9694万元。

  回应

  獐子岛强调确系天灾

  万亩海域遭灾,价值超过7亿元的扇贝“说没就没了”。由于“灾情”重大,獐子岛昨天在大连召开灾情说明会,董事长吴厚刚、副总何春雷、董秘孙福君以及相关专家悉数出席,公司同时在全景网互动平台上举办了投资者网上专项说明会。獐子岛高管公开道歉,并强调冷水团几十年不遇,确系天灾。

  董秘孙福君表示,这次事件主要原因是冷水团。公司已经采取积极措施挽回损失,包括争取降低海域使用金等。“客观讲是天灾,但也有现阶段国家对底播增殖行业的政策和技术支持不足,以及整个行业没有相应的保险机制等多个方面的原因。”

  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在说明会上做了专项说明。事务所表示,他们也进行了实地查验,对多个点位监测,但一网下去捞上来的都是死壳。由于采补产生的费用远高于收益,大概有100万亩海域准备放弃。

  獐子岛大股东表示,此番并非只有獐子岛一家遭遇冷水团,整个长海县全部遭灾。昨天晚间,相关媒体报道称,大连市政府正在研究对獐子岛所在长海县海域灾情进行救援补助。长海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10月29日下发《长海县政府十七届八次常务会议纪要》,做出如下决定:同意免收獐子岛集团深水底播受灾海域的部分海域使用金;同意对此次已确认的灾害区中2015年新转为常规的海域给予深水开发优惠政策。

  机构

  “黑天鹅”让社保、人寿躺枪

  这是2014年以来,A股市场最大的一起“黑天鹅”事件。昨天,獐子岛股票依旧在停牌之中。按照其公告,该股将在11月3日开市起复牌。尽管獐子岛高管们一再强调“本次灾害对未来年度的影响不大”,但复牌之后的暴跌在所难免。

  被称为“海底蓝筹”的獐子岛,一向为机构们所偏爱。据其最新股东的名单,社保基金、中国人寿或成本次“黑天鹅”事件最大的受伤者。

  据獐子岛三季报,截至三季度末,全国社保基金四一四组合、全国社保基金一零八组合、全国社保基金一一零组合分列獐子岛第五到第七大股东,三者合共持有超过2500万股,按照停牌前15.46元计算,市值近4亿元。而据獐子岛2014年半年报资料,四一四组合尚未进入前十大股东,也就是说,四一四组合在今年第三季度对獐子岛大幅加仓,持股比例升至1.48%,晋身第五大股东。一一零组合也从6月底0.9%的持股比例,增持至9月底的1.07%。

  相比社保与人寿,中国平安的万能险账户,称得上“先知先觉”者,6月底,该账户持有獐子岛488.9万股,至三季度末从前十大股东消失不见。

  股民

  忧獐子岛成“蓝田”第二

  诡异的“冷水团”,会让獐子岛复牌之后几个跌停,昨天已经成为股民们纷纷猜测的话题。但比“冷水团”更令人担忧的是,并不仅仅是突如其来的“天灾”。

  据了解,獐子岛事件让行业分析师也感到吃惊,认为其“不正常”的理由包括,第一,毫无征兆;第二,出事的海域中有2011年就底播的种子,至今已有三年,到了收获期才突然出现;第三是公司的监测制度哪里去了,究竟是天灾还是养殖不当?

  而比“养殖不当”更为悲观的推测是,有股民忧虑,獐子岛会否步“蓝田股份”的后尘。有网友评论,“獐子岛恐怕等待这个冷水团已经很久了”。

  翻阅A股历史资料,蓝田事件是中国证券市场一系列欺诈案之一。1996年上市之后,蓝田股份曾创造了中国农业企业罕见的绩优神话。彼时蓝田最为动听的故事之一,就是蓝田的鱼鸭养殖每亩产值高达3万元,而同样是在湖北养鱼的武昌鱼的招股说明书的数字显示:每亩产值不足1000元。同样是靠天吃饭的农业,同样是水产养殖,在铺天盖地而来的质疑声中,蓝田阴影笼罩着獐子岛。

  实际上早在2012年,业内人士“上善若水”就曾质疑獐子岛的存货金额畸高。作为海产品养殖企业,獐子岛第一大资产是存货,其2012年一季报显示獐子岛存货占总资产55%。而存货的主要构成是消耗性生物资产,也就是播撒在海底的虾夷扇贝、海参等海珍品,生长期长达3年。该人士对獐子岛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做了全面分析,其中疑点集中在:公司财务报表钩稽关系出现严重漏洞;公司资金短缺,疯狂举债,疑似资金被大股东占用,用于开发房地产;高管频繁离职,原因不明。

  观点

  气象专家和海洋专家最有发言权

  2002年,是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刘姝威写给《金融内参》的一则《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最终引爆了“蓝田神话”的破灭。此番,獐子岛是否如蓝田般造假?昨天,刘姝威在朋友圈发表看法称,獐子岛是否如蓝田般造假,最有发言权的是气象专家和海洋专家。

  刘姝威表示,“上午不断有朋友问我对獐子岛亏损8亿元的看法。我在大连市见过獐子岛董事长,本来计划第二天坐船去獐子岛,并且买了船票。因为晚上接到北京电话,第二天乘早班飞机回京。对獐子岛是否如蓝田般造假,最有发言权的是气象专家和海洋专家。如果气象专家说,没有发生自然灾害,或者海洋专家说,气象变化不会影响海产品,那么,獐子岛造假。否则,獐子岛就是遭受了一次自然灾害。” 文/本报记者 齐雁冰

  财经观察

  出事的为何又是农业股

  “獐子岛”巨额存货失踪,让投资者担忧深在海底的那些虾夷扇贝的有无和多少。这种担忧不无道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盘点中国证券市场历来经典的造假案例,农业类上市公司的的确确是造假生力军。远处有“农业第一股”的蓝田股份,之后有丰乐种业、草原兴发,近处是“中小板造假第一股”的绿大地,以及“创业板造假第一股”万福生科

  农业类上市公司为何如此偏爱造假?这一点,多数专业士认为,农业企业经营的特殊性,为造假提供了其他企业所不具备的“便利”。去年,监管部门在“财务专项检查”中,就曾表示应在“现金收付”和“存货盘点”方面,关注以农业企业为代表的公司内部控制问题。

  “面对一座山,你很难有确切的方法去验证究竟有多少棵树;面对一个池塘,你也很难数清究竟有多少尾鱼”。存货盘点,是与农业股造假高度关联的因素之一,而不可知的自然灾害,往往给农业类上市公司造假提供天然的屏障,如2004年前后的禽流感给草原兴发提供了造假的良机,公司虚构向养殖户赔款3亿元;2009年云南的持续干旱天气,也成为绿大地当年巨亏的原因。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系列农业类上市公司造假背后,往往是行业的不景气,行业景气度越低,财务造假动力或压力就越大。

  当然,担忧只是担忧,在谜团揭开之前,投资者能做的是,过往的那些农业类上市公司造假案例,刚好为股民们判断农业类上市公司财务真实性提供了分析样板,股民们在分析农业股的时候,也要多留个心眼。

獐子岛(002069)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