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孤独”厅官罗崇敏:担当身前事 何计身后评

  3月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当天,散会时,他被媒体围堵,是最后一个离开大会堂的代表,步履匆匆。罗崇敏,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教育厅厅长,以大刀阔斧改革被媒体关注,有“奇官”之称。

  30岁读初中,54岁拿到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学位。从云南基层起步,当过知青、工人、教师,38岁转干。2002-2007年任红河州党委书记,并在2004年推动了全国最大规模的乡镇党委直选和乡镇长直选。这项改革在他离开红河州调任云南省教育厅后中断,他并不遗憾,也不认为自己推行的时机有问题,并坚信今后的选举改革会朝着这个方向推进。

  “每一个人,特别是每个领导干部都在惜自己的历史”,罗崇敏不会留恋过去,他说喜欢从熟悉的环境里走出来,去发现新的开始。到云南省教育厅后,罗崇敏的改革没有停止,处级干部重新竞聘上岗、机关党委公推直选、因“减负不力”免职十多位校长、取消中考、主倡“三生教育”(生命教育、生存教育、生活教育,让学生认知生命的价值、增长生存的智慧、培养生活的信仰)……但是,减负教育让家长难以适应,取消中考被认为是难以推进,改革未上报,也遭领导质问。

  他还善于调集各方面的力量来做事,多次向省委书记、省长要政策要资金;汶川地震后,上书温家宝总理直陈云南还有680万平米学校危房;2010年,在李克强参加云南代表团会议时,主动用三分钟时间争取危房改造的10亿资金。

  “担当身前事,何计身后评”,罗崇敏吃饭快、走路快、工作安排快,决定要做的事情,他会义无反顾去做到底。在每一个岗位上做事情,他都会想着超越前人,“用一句调侃的话讲,扫厕所我都想比别人扫干净一点。”

  “我现在很孤独”,罗崇敏毫不讳言。今年60岁的罗崇敏,也是任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的第五年,他会走得更远吗?

  对话主持:艾锋

  问:怎么当上全国人大代表的?

  罗崇敏:先由所在选区推举,然后由省人大提名,并省人代会上通过。

  问:这个过程能不能详细讲讲,比如你怎么推介自己?跟你同时并列的候选人大概有多少?你的得票率是多少?

  罗崇敏:我现在记不清楚了,当时是选区直接推荐,当然因为我是教育厅长,可能要有这方面的基础,毕竟教育领域很大,涉及面很宽,被人们高度关注,需要有一些这方面的代表。我们云南代表团从事教育事业的,不光我一个,还有小学老师,大学教授。

  问:五年人大代表履职过程中,跟选民都有哪些交流?怎么代表民意?

  罗崇敏:我三次参与全国人大代表的视察,平时调研工作时,除了以教育厅长的身份参与,我也会跟他们说,我还是人大代表,我的选区是在昆明,其他地州不一定知道我是全国人大代表。

  我认为全国人大代表,虽然是分区选举,但可以突破选区来听取各个方面的意见。所以去年我还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在媒体上向全国网民公开征求意见,大家可以直接发到我的邮箱里。征集到240多条,最后选了17条有广泛代表意义的,提交了人大常委会。

  实话实说,我在教育厅长这个岗位上,有条件来解决一些问题,可能其他一些代表就没有这个条件。比如教育上的一些问题,我就直接跟省长、书记汇报、协调,跟财政协调。这时候我实际用了人大代表和教育厅长双重身份,解决一些问题。

  问:单靠个人的力量能解决所有问题吗?如何从制度上保证?

  罗崇敏:我个人是有限的,更多是把民意反映上来,为国家、省里、地区做出正确的决策做参考。至于个人的一些问题,我以双重身份去解决,这也是职责所在。

  提三生教育 培养学生生活信仰

  问:这五年,作为代表,都做了哪些实际的事情?在哪些问题上发挥了实际的推动作用?

  罗崇敏:我认为完成得最好的是三件事情:一是校安工程,落实得好,尤其在汶川地震后。我跟总理提过,跟我们省委书记、省长做过报告,也听取了选民意见。

  这四年,我们云南新建了800多万平方米的中小学校舍,排除了800多万平方米的危房,使我们很多孩子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来学习。

  二是营养改善计划的实施。云南边疆山区、贫困地区的孩子,他们都很聪明,但生活给他们带来压力,有些地方有10%的孩子辍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校点分散,学生生活补助、特别是初中阶段补助太少,我就提了建议,也有其他人提了建议。后来国家实施营养改善计划,对我们85个贫困县的农村初中学生实行了营养改善计划,寄宿制学校生活补助费也有提高。我们有129个县,省里有解决了一部分,现在我们129个县全覆盖了,都享受了营养餐补助,享受寄宿制学校补助。

  三是进行了农村中小学的布局调整和优化。云南中小学点多面广,战线长,一师一校校点有20000多个,教育质量很难提高。后来进行校点收缩,建了600多所寄宿学校,把孩子集中起来学习和生活。

  最后一个我感到更欣慰的是,我提了“三生教育”的建议,生命教育、生存教育、生活教育,被采纳,而且写进了10年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里。云南其实已经实施了4年,通过生命教育使教育者知道什么是有意义的生命,什么是自然生命、社会生命、精神生命,从而珍爱生命;通过生存教育使受教育者知道什么是生存,什么是有意义的生存,怎么来认识生存、学会生存、挑战生存、提高生存能力;通过生活教育,使受教育者知道什么是生活,什么是有意义的生活,怎么来热爱生活、奋斗生活、幸福生活,幸福包括个人幸福、他人幸福、家庭幸福、人类幸福,还包括自然的幸福。

  就是通过三生教育使受教育者认知生命的价值,增长生存的智慧,培养生活的信仰。三生教育其实在着力构建现代教育价值体系。

  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所提的这些议案,基本上是付诸实施的,当然也有好多没有实施,但都得到了回复。

  不主张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办竞技体育

  问:都有哪些建议没有实施?

  比如我提过要完善计划生育政策,允许生两胎,鼓励生一胎,禁止生三胎。

  还建议取消政府举办竞技体育,我不主张政府来举办竞技体育赛事,还提过建议撤销体育总局。我认为还是成立体育运动委员会,重点放在公共体育上,把竞技体育交给市场、交给社会。

  问:您觉得现在举国体制有一些问题了?

  罗崇敏:我认为不要否定他在历史上所做的贡献,我们举行竞技体育,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我们要珍惜。举国体制当然对办好体育盛会、树立民族尊严、促进城市建设有作用,但我认为发展到今天,应该调整,就放给市场。现在吹黑哨等问题,都和我们的体制有关。

  问:体育总局怎么答复你?

  罗崇敏:体育总局来函,都给了我回复。

  还有社保方面,我提出应该建立全国统一的、低水平全覆盖的社保制度,不要分城市农村,也不要分干部民众。基本的社保制度一定要平等、公平、一致的。你任什么职务,享受什么样政策那是另外一种规定,但作为社保障,就要面对全体社会成员,要面对全体公民,国民待遇要平等。

  对最高法报告投过反对票

  问:作为代表,在这五年,对一些报告和人事的审议,怎么行使作为代表的权力?

  罗崇敏:从三个方面来考虑,第一,首先要了解报告内容的真实性。第二,作为代表要听取下面对某一块工作的认可度。第三,要看这个报告对未来、对今年的指导意义有多大。我一般从这三个方面来判断投什么票,是弃权票,是同意票,还是反对票。

  问:有投过弃权票或者反对票吗?

  罗崇敏:我投过。

  问:在什么时候?针对什么?

  罗崇敏:我对最高法报告投过反对票,对财政报告投过弃权票。因为我对法院的执行还不太满意,执行率不高。财政报告为什么我要投弃权票?因为讲了那么多年4%的教育投入,却一直达不到,我有不同意见,所以我投了弃权票。今年通过了。

  问:以前大会往往是一致通过,这几年代表们更加敢于表达不同的声音。

  罗崇敏:财政报告反对票比较高一些,最多有三四百反对票,但最终还是过半,都还是通过的。

  现行体制下多一点官员代表未必是坏事

  问:现在的全国人大代表,我们也注意到各个省市,官员太多,基层代表太少,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罗崇敏:看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客观地来分析。官员本身也是公民,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官员有一定的比例也有好处,为什么呢?角度不一样,代表面不一样,影响力不一样。所以,多一点官员代表不见得就是坏事,特别是在现行体制下,不见得是坏事,关键是官员当了代表怎么真心实意为选民谋利,为选民说话,代表选民利益,这一点才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来自基层的代表,由于角度不一样,涉及的领域不一样,也有局限性,不可能广泛地去交流。

  比如说我这个厅长,实话实说,我现在有粉丝150多万,面向全国发一条微博,就可以听到各方面的声音。关键是你有没有肩负起作为代表的职责,作为一个代表的义务,到底承担了没有、履行了没有,这是关键。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陈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