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黄藤:政府重视人大代表建议 从没有敷衍过

  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第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西安外事学院院长黄藤接受对话,讲述人大代表履职之路。他表示,

  提出的议案大部分得到落实 我很感慨

  问:在这十年的人大代表之路上,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黄藤:这十年里,我最大的感受还是国家的发展与民主法治的进步。从细节上来讲,这十年来代表提出的建议,越来越受到政府重视,答复、落实、完善的程度越来越好,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民主建设的步伐是非常的快。在这十年里,国家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法治体系建设也是突飞猛进,人大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包括我在内的代表们在这方面也提出了很多重要建议。

  问:你这十年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黄藤:我作为人大代表,首先是要审议和审核政府报告、预算报告,同时要对关系的国计民生的重大事件、自己关注的事件、以及群众反映的事件进行呼吁,提出建议,也联名提了很多议案。在这十年里,我们提的议案包括法律修改,包括对一些大型工程的意见。我是陕西代表,我们陕西的渭河治理,也是来自于人大代表的议案和呼吁。

  作为个人,我觉得也有重要建议得到了落实。我曾建议对民办学校和民办学校的学生进行助学和贫困补助,要和公办学校一视同仁,教育部、财政部都非常重视,很快就落实了。现在全国民办学校的贫困生都享受到了国家财政补助,民办学校学生也能拿政府给的助学金。

  另外还有一些具体个案,比如说退休职工、转业军人,他们有不平,要求人大代表来替他们呼吁,我们把他们的信件呈转给有关部门,有关部门的领导也接见了这些同志,得到比较好的反馈。

  这十年里,我自己独立提出和联名提出的议案建议可能有几百条之多,应该说大部分都得到了落实,还是很感慨的。这个渠道是非常畅通的,各级政府都非常重视代表建议,人大也提供很多方便。给了很多的信封和信纸。即使是在闭会期间,你无论有什么样的建议和意见,就可以提出来,不仅仅局限在开会的时候提。

  问:你每年为了写建议和议案都要调研,是否需要很长时间?

  黄藤:当然了。调研分两种,一种是集体履职,就是由我们省人大组织全国人大代表或是全国人大会组织代表,进行一些专题和专项的集体调研。更多的是我们自己对自己关注的问题进行实地调研。像我提出的吸烟问题、学前教育问题、为民办教育进行补助的问题,我之前都做了大量调研,在意见中要列举很多数据。也就是说,提出建议时,要有准确事由、解决方案,以及对方案可行性的基本论证。不花大量的功夫,很难保证建议的高质量。

  二三年内幼儿园问题会有比较大的改观

  问:你刚才谈到学生教育,你认为幼儿园问题是否是值得关注的民生问题?

  黄藤:政府在这方面下的力气还是非常大的。这两年,无论是国务院还是各地政府,都拿出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突击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我想,在二三年时间内,幼儿园问题就会有比较大的改观。因为建设还需要一个过程,尽管政府的钱已经投下去了,入园儿童的数量在增加,提供的服务质量也在提高,但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得到缓解。

  问:你对机关幼儿园是否进行过调研?

  黄藤:无论是小学、中学、大学,还是幼儿园,它都有自己特定的服务对象、区域对象,我觉得这种情况是客观存在的。当然,我们希望所有学校、幼儿园都公平对待每一个民众,但在实施环节仍然存在地域、行业等指向性问题,这也是客观现实。我们只能逐步解决,不可能所有问题都在一夜之间得到理想化的结果。

  问:你是如何当上全国人大代表的?

  黄藤:全国人大代表是经过一层一层的选举产生的。具体来说,就是由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选举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大会的代表,这个过程在全国范围内都是统一的。

  政府重视人大代表建议 从没有敷衍过

  问:你在履职过程中如何行使自己的的监督权?

  黄藤:监督权是国家赋予代表,或者说赋予所有民众的一个基本权利。监督权的行使分为三个不同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在大会期间,像在人民代表大会上,总理要向我们做工作报告,检察院和法院要做工作报告,中央财政和中央的计划报告也要拿到这里来审议,还要报告去年的财政结算。每一项报告代表都要认真听,认真看,要发表自己对报告的看法,满意不满意,出问题和建议。这就是集中履职,也是代表履职中最重要的事情。

  第二个层面是在大会以后。如果代表发现国家机关或者政府人员并没有按照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规则去执行办理,我们就有义务把情况用个人或集体联名的形式进行反应。

  第三个层面是,如果代表自己没有发现问题,但是群众发现了问题,他们就会希望你去关注。我们会通过正常的、合法的渠道,把这些呼声反应给不同部门。对于人大代表给的信件,政府部门和人大都还是非常重视的,都会给予书面回复,从来没有敷衍过。

  问:你在人民代表大会上投过反对票吗?

  黄藤:投过。有一些选举事项,我个人是不同意的,就投了反对票。还有一些是针对事件的,比如说对一些法律条文的修改,我也会投反对票。

  人大代表身份意味着终身责任

  问:你能谈一下人民代表大会吗?

  黄藤:人民代表大会是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个非常重要和基本的制度,这么多年来,做了非常有价值的良好的探索,我希望它能够真正按照宪法的准则,完成宪法赋予它的责任,使得我国的政治制度在世界上作出很好的表率,为把我国建设成一个繁荣、昌盛、强大、富裕的国家,作出应有的贡献。

  问:对你而言,人大代表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黄藤:人大代表意味着一种责任。现在平均每六十五万人产生一个人大代表,在我们国家政治制度下,自己感觉到自己身上肩负着六十五万人的这一份责任。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职责履行好,在任期内要责无旁贷,即使下一届不当了,由于有人大代表的经历,我们也要利用在履职过程中积累的经验,继续反应人民的呼声。我觉得这个责任是终身的。

  问:你如何看待基层选举现状?

  黄藤:我觉得基层选举是中国民主建设一个非常重要,或者说非常好的尝试。尽管在选举过程中仍然有贿选、舞弊、暴力、拉票等不健康现象,但这毕竟是中国走向全民选举的最基本、最基础的尝试,会为国家的民主建设和将来的选举积累经验。至少这是一个进步,是非常值得肯定的,我觉得这条路还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这是我的看法。

  本文专供凤凰网使用,第三方未经同意,不得使用。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陈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