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4日 星期一

浙江团女代表:我们不是政治花瓶 都在认真履职

资料图

  3月8日,在这个属于女性的节日当天,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浙江代表团的30位女代表没有集体穿旗袍亮相。饱受争议的“旗袍秀”看似结束,但讨论并未终止。

  为何参政议政的女性总容易引起讨论,甚至围观?女性独有的性别色彩,是否在履职过程中有所体现?

  没秀成旗袍,感觉冤枉

  “很可惜。”3月8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提到浙江女代表的“旗袍秀”被取消,全国人大代表、临沂市第一实验小学副校长张淑琴说。

  觉得可惜的还有一些男代表。“这本来是一个弘扬丝绸文化的很有文化味儿的活动,没想到成了被集体质疑的事件。”江苏团一位男代表说。

  “浙江团工作人员通知说,由于非官方组织的‘旗袍秀’活动在网上引发争议,经综合考虑,决定叫停此活动。”浙江团女代表崔巍说。

  3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记者遇到浙江团女代表周晓光,这位女民营企业家身穿一件蓝色丝绸上衣,没有穿旗袍。周晓光说,取消后,她觉得比较冤枉。

  “女人自有女人的特色”

  “女性代表和男性代表确有差异。”张淑琴说,“我们有自己的性别特色。”

  但不容忽视的是,女性的性别色彩,却在每年两会上成为热炒的对象。比如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倪萍、杨澜等,媒体除了关注她们的提案外,更关注她们的一言一行,甚至衣服、包乃至首饰等。

  “男性代表除了蓝灰色就是蓝灰色,没什么值得关注的。”一位媒体记者说,女代表委员往往喜欢化妆,更爱美,“她们给两会带来的是亮丽的颜色,这种因为性别特征带来的氛围,更容易引发公众的兴奋。”

  “如果女代表委员也都穿着蓝灰色衣服出现,那种景象也挺可怕。”一位记者感慨,“女人自有女人的特色和优势,政治不该异化女性的本色。”

  “不是靠穿着打扮当选人大代表”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歌舞剧院副院长刘春梅,因为在人民大会堂即兴放歌自己的成名曲《过河》,迅速蹿红网络,被称为“HIGH歌姐”。

  “当时进场前不少记者堵着我,让我谈文化话题。后来人越来越多,有记者提议让我唱首歌,我就唱了,我想用歌来答谢记者朋友。”刘春梅说,“很无奈,没想到被炒作成这个样子。”

  在她看来,唱歌并不影响她认真履职。“当代表以来,我提了不少议案,都是围绕文化惠民的。”她说。

  “我们不是政治花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浙江团女代表说,“我们每个人都在各自领域内认真履职,不是只靠穿着打扮当选人大代表的。”

  “女性还没有撑起半边天”

  “作为女性代表,能从自身特点出发,提出一些和女性相关的建议或议案。”周晓光笑了笑说,“比如说我这几年一直在提女性退休年龄延长5年的议案。我建议男女退休年龄同等相待,真正体现男女平等。”

  一位前去参加浙江团和江苏团小组审议的记者说,女代表发言时视野很开阔,“金融改革、民间融资、教育改革等等,她们谈得都很好,尤其是在一些教育问题上,可能是因为站的角度不同,她们提的问题都很深刻。”

  “比如有的女代表更关注学前教育和未成年人犯罪。”这位记者说,“这跟女性所具有的细腻感情有关吧,很多女性代表委员更关注弱势群体。”

  而在代表比例上,每届女代表比例都有所增加。目前,女性全国人大代表占代表总数的比例超过21%。全国人大常委会中的女性也比上一届增加5名,占总数的16.5%。

  “整体来看,女性现在还没有撑起半边天,很多人也在用审视男性的眼光审视女性。”浙江团的那位女代表说,让她欣慰的是,现在女代表的话语权的确多了。

  •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郭静 张洪波
  • 编辑:陈娟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