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陈天桥:互联网企业需要尊重创新文化

  • 发布时间:2016-03-15 03:32:07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身为国内最早一批创业者,全国政协委员、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在2011年就曾递交过大力促进“草根”创新的提案,“现在能得到政府的认可,特别高兴。”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他同时也提出,发展到现在的阶段需要重新审视一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陈天桥认为,在稳就业促升级中,真正的领头羊企业是中型企业,并呼吁社会关注他们的现实困境。“我们不但要重视从后场发球的,也要重视前场即将进球的。”

  资本市场过于放大“双创”概念

  新京报:你在提案里谈到“双创”与“稳就业、促升级”的思考,能否展开?

  陈天桥:我们希望创业创新所雇佣的劳动力在一个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企业环境里面,如果是昙花一现,今天创业了,明天解散了,这些人又面临重新去寻找工作的压力,甚至因为创业的失败经验失去了信心,对找工作浮躁。实际上不一定真的能够达到稳就业这一条。

  第二个是促升级,任何一个创业企业都要有核心竞争力,对社会有贡献。企业发展不是为了创业而创业。我见了很多企业,包括我以前的老部下去创业了,有些人跟我抱怨,企业本来发展很好,业务骨干全去创业了,也给了期权,给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但现在大家心态都比较浮躁。

  到底有多少是独创的商业模式和技术?现在有大量的低级竞争、短视、相互挖角,不重视知识产权,甚至说有很好的一个技术,下面技术骨干出去一模一样做一个,到底是分化技术能力,加剧恶性竞争,还是真正能够培养促升级的核心竞争力呢。我们要反思。

  新京报:创业是否过热?

  陈天桥: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从来没有说创新过热,会破裂。实际上,过去几年一直在呼吁改善创业环境,我自己在2011年就写了一个提案,叫大力促进草根创新,用当时流行的话“草根”,表达作为创业者的一个愿望,现在能得到政府的认可,特别高兴。我只是觉得发展到现在,需要重新审视一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资本市场对于创业创新的追捧是好事情,有时候过于放大创业创新所带来的概念,一下子10个、20个涨停板,真的这么有价值吗?反过来看,是不是资本市场加大了这种浮躁的心态。对实体经济,对本来发展中的企业造成的冲击某种意义上还是负面的。我就是最早的创业者,我们要重创业,更要重创新;重数量,更要重质量。

  新设企业的数量和稳就业促升级之间不一定有必然关系。我建议对非常早期小微企业的支持,转向对中型企业的支持,他们现在压力非常大。

  不重视中型企业容易“断链子”

  新京报:为什么呼吁支持中型企业,他们压力从何而来?

  陈天桥:我的核心思路是,在稳就业促升级中,真正的领头羊企业是中型企业,所以呼吁社会关注他们的现状和困境。

  一方面,中型企业经过快速发展、激烈竞争,稳定了业务模式和收入来源,不是依靠风投砸钱;另一方面,中型企业数量非常多,对中国解决就业问题将带来直接帮助。大企业里,职工可能有一万、两万,但中国总共有多少大企业?中型企业,职工可能只有200、300人,但数量却是大企业十倍百倍不止。

  对于大企业,他们可以要优惠政策,有影响力,有公关能力,对发展壮大中、可能产生威胁的中型企业,大企业可以不遗余力地打击。甚至抄袭、挖人、动用舆论力量,逼迫中型企业通过卖掉自己投身别人。

  对于小微企业,他们一定被打压很惨吗?不是,小企业有灵活性,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大量地从中型企业挖人,去简单复制模式,对中型企业挤压也比较厉害。

  如果分为大、中、小三类型的企业,那在两头都富起来的同时,应该注意给予中型企业一定支持,否则容易断链子。道理跟跳舞一样,左脚走三步,右脚走三步,会稳定朝前走,你老是出左脚怎么跳呢。我们应该帮助中型企业在未来成为真正的大企业。临门一脚了,不去前面帮他踢球,老是从后场踢,什么时候能进门?我们不但要重视从后场发球的,也要重视前场即将进球的。

  新京报:我看到委员有提案,希望体制机制上加强对互联网公司垄断监管。你认为这种垄断会对创业环境造成抑制吗?

  陈天桥:现在互联网领域比较大的几家,差不多都是1999年底、2000年初,算是和我同一代成长起来的,现在说到大企业还是他们几家。而在美国,雅虎、谷歌、Facebook,不断产生新兴企业,我们要深思。

  可以多看看美国的企业发展路径。美国有大企业,更有不断产生大企业的机制。尽管你是大企业,仍然允许看到别的企业快速发展。

  美国有一个“英雄”的概念,大家都愿意做出新模式、新的核心竞争力,来打败原来的巨人。所以会出现很多小巨人,Linkedin、Twitter、Facebook不是完全一样的东西,都发展起来。

  这可能靠的不完全是机制保障,更重要的是文化。互联网领域需要去审视垄断机制,更要尊重创新文化,这是应该去呼吁的。大企业的心态应该是:我乐意成为你的合作伙伴,不是迅速将你踩在脚下。这些不是体制机制一夜之间彻底改变得了的。

  给机构捐钱遭对方拒绝

  新京报:在创新方面,你在小组讨论里提到可以依靠社会捐赠,在中国是不是太理想化了?

  陈天桥:不理想化,这是非常现实的做法。盛大关注娱乐行业,以捐赠方式大力支持脑科学的研究,跟哈佛、斯坦福等大学全面沟通,我们发现,他们绝大部分创始资金来自私人捐款、机构捐款、基金捐款,他们没有中央财政的支持,同时加州体系里的所谓州立大学,40%的钱也是来自于基金会、个人捐款,60%来自州的拨款。

  所以说中国做不到不是模式问题,我认为是国有办学体制、科研经费机制遏制了整个民间慈善。

  我曾经要捐赠给某大学一笔资金,对方开始很高兴,我们说希望你给我一个报告,结果就不给。还有一次是希望捐赠儿童医院,约了院长两次都没有来,送钱都不要,就是不愿意报告。问题出在哪?第一,他们还是不缺钱,没必要和我打报告做乙方。第二,这样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我觉得这和养小孩一样,不能娇惯,就应该放在市场上,慈善法应当加强如何尊重捐款者,简化管理程序,包括在税收方面。如果慈善主要还是以管理为主,不是激励规范为主,那确实像你说的理想主义了。

  新京报:如果把你放在今天这个时代,会更加乐于成为创业者当中的一员吗?

  陈天桥:每个阶段都有优势和劣势,我刚创业的时候竞争可能没有这么激烈,但环境也没有现在这么好。我曾经还有一个提案,呼吁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回归。为什么大家都会去美国上市不在中国上市?2003年、2004年的阶段,中国根本没有VC、PE,只能接受美国人的钱,在美国上市让资金退出。但你的市场在中国,资本市场在美国,人家不理解你。

  我其实不是很赞同大家拿一个阶段去和另一个阶段比较。每个阶段都有不一样的优势和劣势,如果我现在创业,也还是会根据实际情况规避劣势,一样的道理。

  ■ 人物简介

  陈天桥,浙江绍兴人,1973年生。现任盛大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199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学专业,取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先后就职于上海陆家嘴集团和金信证券。1999年,陈天桥以50万元启动资金和20名员工为基础,创立了盛大网络有限责任公司,其后成为中国网络游戏业的领头羊。2004年,盛大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陈天桥跻身中国首富行列。2009年盛大网络拆分旗下盛大游戏,在美国纳斯达克独立上市。2012年盛大网络实现私有化,从美国退市。盛大集团逐渐转型为一家投资控股集团。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夏

新文化(300336)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